求法德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futao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博文

【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64)

已有 3087 次阅读 2016-1-5 12:44 |个人分类:回忆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四0  

 

   我的舅舅出身贫寒,青少年时吃了不少苦,他还只有两三岁时,我的外公就牺牲了。为躲过被铲草除根,我的小脚外婆带着我舅舅和比舅舅大点的六岁姐姐在湖荡逃命,母子女靠挖野菜和捡拾人家收获后地里的弃薯根,萝卜根等度日。他们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没有机会进学堂门。我舅舅非常聪明,他虽然没有上过学,但是凭着舅舅的刻苦勤奋精神和苦难给他练成的优秀品质,他自学会了识字和技术,慢慢成长为一名国家干部,最后官至局级。后来能看文件,写工作计划、工作报告和工作总结。

舅舅为人本分、忠厚老实、吃苦耐劳、踏实肯干、说话和蔼、处事细腻、严于待己、宽于待人。舅舅对子女关怀备至,关爱有加,他对我也特别爱护和关心,他非常喜欢我,给了我一生中多个第一次,令我永不忘怀。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每逢节假日,就喜欢到舅舅那里去住几天,在他那里可见到政府办公室大场面,我在舅舅那里第一次吃到机关食堂的美味,第一次听他讲工作的处事之法,为人之道,我在他那里学到很多在家和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在我眼里,舅舅是我们亲属中最有知识,最有能力,最亲切的人。

在我十岁的时候,过生日那天,舅舅骑着自行车从很远的地方给我送来生日礼物—— 一双回力白球鞋。我第一次见到和穿上漂亮的洋鞋,原以为鞋子都是家里大人做的,想不到还有卖的,而且这么漂亮舒适的鞋。我把鞋拿在手里,一股浓浓的橡胶味扑入我的鼻子,好清新香溢。至今每当我在商场看到货架上的球鞋,立马想起舅舅,每当我想到球鞋,那股浓重的橡胶味就仿佛出现在鼻息中,那是舅舅对我的一股浓浓的深情。

我从小到大直到读初中时,穿的衣服和鞋都像从南泥湾来的,全是自力更生的自家产物,衣是妈用她自己织的土布缝的,连织布前纺线和棉花都是自产的。那一身土气让人也很温暖,要是现在反而还洋气呢。大约是我读初中三年级时,舅舅出差到河南长葛县,回来时给我买了一斤多枣红色羊毛线,专程送到我家,这种稀罕的贵重物,我们是第一次见。那之前,我们都是用自家纺的棉纱,多股合成粗线,再编织成“毛衣”,从未穿过真正的毛衣。经过我快十岁的妹妹精心编织,我第一次穿上舅舅给我的毛衣,那种打心眼里的高兴、感激之情随着毛衣紧贴于心。那件毛衣陪着我读完高中,妹妹拆了又重编,复新的毛衣又跟随我读完大学。每当我穿上这件毛衣,就像舅舅陪伴在我身旁,从身上暖到心上。

我初中毕业时,考上了县城的一中读高中,那时全县只有四所中学,其中只有二所办高中班,每个学校每年招收两个班的高中生,一个学校一年共计招60多人,也就是说全县一年只招四个高中班,120多学生,所以我们那里方圆近十里地包括我只有两个高中生。那时正好我舅舅也在县城工作。他十三、四岁时,就在本地集镇上一家亲戚办的作坊当学徒,主要是打罗柜,好像就是磨筛面粉,然后做饼类食品卖。解放后,他参加了工作,一直在粮棉油系统。他从职员做起,后来升股长、组长、站长、经理、科长,最后调到县里当上粮食局长,负责粮棉油统购统销工作。

 我读高中时和初中一样,也是住读生。这期间舅舅经常在下班后,抽空去看我。他知道我十多岁离家住校的感受和心情,所以每次他来,我感到特别的温暖和舒心,有时候他离开我的时候,悄悄地塞给我两元钱,说给我作为生活补贴,并叮嘱我不要让舅妈知道。那时候的两元钱可不少了,可以买100个鸡蛋,或吃20碗三鲜米粉,或理40次髪,或看20场电影。我们那时住校的全月伙食费8元,一日三餐,中晚餐还有几片肉在菜里。再说他那时的工资也是一月几十元,他家里三代六口人要养活,除了舅妈,都是老的老,小的小。就是这种情况,舅舅还是想法接济我,他知道我们乡下没有钱,父母每天在生产队出工只有10多分,10分算一个工,年度结算分配一个工就68分钱,扣除分配粮食、柴草等物资钱,所剩无几,好的年成可以分到二三十元钱,还有些户是超支户呢。

 舅舅给我钱,使我在交学费、书本费和伙食费之后,第一次手上有余钱。以往,我常到县城书店里去看看,里面有那么多好书,只能翻翻、看看,没有钱买,只好放下,念念不舍地空手离开。这次,我跑到书店,买了一本几毛一本的俄语词典,因为我俄语成绩很好,老师经常表扬我,我想学得更好。平常都是自己把学过的俄语单词编成字典(至今我还保存着),舅舅让我有条件第一次买了喜欢的书。

   

                         保存的自编俄语词典

 过几天,我又第一次买了一本《四角号码词典》,我特别喜欢这个词典,词典好,查字方便,看到不识的字,看着四个字角就能出号,依号翻词典马上找到,注音除了拼音,还有汉字注音,字下有词解。我想这个词典已经想了几年,舅舅终于让我得到了满足,使我在学习上多了帮手。此后我换过多次四角号码词典,有一次我到北京出差,在西单商务印书馆一口气买回两本,因为《四角号码词典》除了好,使用方便之外,它承载着舅舅的一片深情,总让我回想到舅舅对我的关心、帮助和爱护。《四角号码词典》总像是舅舅的身影一样陪伴着我,至今我家里还收藏着两个版本的《四角号码词典》。

在我读高中一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有一次周末我留校未回家,舅舅骑自行车来看我,我看到骑自行车跑得快,说到要是骑自行车回家,三十多里路可能要比一直步行回家省不少时间。那时虽然有长途汽车可以回家,但是来回一趟要六角钱,真舍不得浪费这笔钱,所以每次回家都是和同学结伴步行。舅舅听我这么说,马上说:“我今天休息,有时间,我教你骑自行车。”我能骑洋马?我瞪大眼睛,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我们乡下老人们把自行车叫“洋马”,乡下时髦点的年轻人则把自行车叫“溜机凳”,少有叫 “脚踏车”。记得刚解放时,有区里的大官骑洋马,挂着盒子炮到我们村里视察,我们小孩围着车转,看、摸、议,好不稀奇,羡慕。今天我也可以骑洋马?真是太幸福了。舅舅推着车和我一起来到学校宽阔的操场。首先,舅舅给我讲了骑车的要领、注意事项后,便扶我上车,然后他叉开双腿,在车后双手紧扶车架,让我往前蹬,我斜着身子,扭着腰,歪着屁股,犟着胳膊,把个自行车扳得歪歪扭扭,就是走不顺,一会儿人就掉下来,一会儿就人仰车倒,舅舅扶在后面十分吃劲,没有多大会儿就满头大汗。我看到他那样,又怕把车摔坏了,就说不学了。舅舅鼓励我:“学,刚开始都这样,练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只要坚持,肯定学会。你连高中都考得上,还学不会骑车?”在他的鼓励下,我硬着头皮继续学,只是累苦了舅舅。学了大约两个多小时时间,舅舅说我有进步,身子比开始正些了,不像先时屁股往左,身子和头往右斜成快要歪下来了的样子,现在只有开始时的一半歪了,等到能坐直坐正了就快会了。舅舅说,不要一次就想学会,先体会体会,下周我再来教你。

下一个周末,我又没有回家,学骑车的瘾劲儿勾引着我,我感觉骑车有瘾,越是不会越想学,越想骑。星期天的早上,舅舅又来了,他带我到操场上,继续保护和教我骑车。他扶着车跟在后面快走,慢慢地,我的身体越来越正,姿势越来越好,踏车的速度也逐步加快,舅舅也跟着越跑越快,直累得他满头大汗,气喘嘘嘘。他还在后面不断地肯定我、鼓励我。有一次,我骑得很快,感觉到车也听使唤了,舅舅说:“对,就这样往前。继续!”我骑了一段距离,感觉到后面没有舅舅的脚步声,心里一紧张,车子晃了两下就倒下了,我也跟着摔躺在地上。舅舅从后面跑上来说:“好了,你已经会骑了,刚才我早就放手了,你骑了那么远,还蛮平稳。”就这样,我在舅舅的帮助下,第一次学会了骑洋马。

1975年,我长时间出差到罗布泊参加核试验工作,得到了一笔放射性补贴,回家后心想买一辆自行车,可是那时候买车凭计划票,那可是非常稀缺的东西。在无奈之下,我又想到了舅舅,我向他求援,能不能搞到一张自行车票。过了一段时间,舅舅用送棉花包的便车给我带来了一辆崭新的永久牌28型自行车,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名牌自行车,比别人现在有一辆宝马汽车还要高兴和满足。这辆车一直跟着我到20世纪九十年代,一次被人偷偷地撬开锁借走了,我心疼了好久。至今我还保留着那辆车的当时每年交年审费和合法行驶的依据——《自行车证》,具有特别的意义。

1959—1960年,全国遇到了三年大困难。1960年底,我家在吃了几个月树皮草根之后,我们已是面黄肌瘦,家里实在是什么吃得都没有了,我妈迫于无奈,便到县城去找舅舅想办法。其实那时候城里比乡下也就好那么一点点,他们有少量的维持生命的计划粮供应,没有其它办法补充,因为他们没有树皮可剥,没有草根可挖。我听大人们说,当时我们村里有几个人驾船运了一些萝卜到省城去卖,想换回一点钱用于再生产。他们回后说:在卖萝卜时,他们自己也拿萝卜充饥,咬一口萝卜,吃萝卜肉,把皮吐到地上,居然有几位穿着漂亮,脚蹬皮鞋的男士把萝卜皮检起揣进口袋。在饥饿面前,他们也无法讲究身份和风度了。我妈从舅舅那里回来,背回了半袋莲子壳和半块棉饼,这在过去莲子壳是垃圾壳,棉饼是肥料,可是当时是充饥的好食品。我妈把莲子壳用水泡胀,倒去酱油红色的水,把莲子壳在磨子上磨成糊状,再放点盐在锅里做成深褐色的粑给我们吃。虽然放到嘴里满口跑,又涩又糙,感到还是很解馋、解饥,好久未吃这种接近食物的东西,感激舅舅让我第一次吃到了一辈子未吃过的救命食物,缓解了长久的饥饿。那时的棉籽,因为技术原因,榨油时无法去壳,是带棉籽壳一起加工,所以出来的棉饼除了棉籽渣,还有带短绒纤维的棉壳。我们把直径近半米的半个棉饼砍成小块,放到草木灰中烤热烤焦,拿出吹吹灰,香气扑鼻,放到嘴里啃咬,虽然有一些苦、麻和涩,还有棉籽壳和短绒棉满口跑,但是那时的感觉,啃棉饼比现在吃肯德基好吃得多。我们第一次吃到了世人都很少吃到的特殊点心。妈说:“别看这点东西不好吃,舅舅还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这一点,因为他们也缺吃,也在为难之中。”

我的舅舅很正统、很原则、很马列。我高中毕业后,因为文革原因,没有书读,呆在家里不行,只得被迫出工去当修地球的助理工程师。从小到大未干这么高强度的吃力体力活,我实在受不了,整天闷闷不乐。我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起先想用成家来安抚我。和我同龄、大和小我几岁的伙伴们的小孩都快要上小学了,可是我坚持不成家,我另有打算。我妈感到后果难料,急忙去找舅舅,他那时已是局长级的人物了,希望他能帮我找个不修地球的事干,未想到我舅说:“招工有政策、有原则,他不能破坏规矩。”爱莫能助。后来,附近集镇上棉花采购站招临时工轧花、打包,我妈托人让我去了。我在采购站干了近一年,成天轧花、打包、堆垜、巡夜,也比种地轻松不了多少。有一天,我舅舅——县里管粮、棉、油的局长——下乡来检查统购统销和管理工作,采购站的黄站长认真准备、接待。舅舅在加工车间看到我,和我说了几句家常话,黄站长才知道他是我舅。过后,黄站长责怪我没有早告诉他,非常关心地要给我调整部分工作。我未接受,仍和同伴朋友们一起干活。我想,如果我舅早先和站长提到我,恐怕我的活要轻松得多,可是他在一年时间都未提过。

我舅舅的脾气特别好,忍耐性极强,对家里人、对同事很少发火,批评人,遇事总是细心细意地讲,所以我感觉他特别和蔼可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那时舅舅可能刚参加工作不久,有一天我去外婆家玩,看到家里布置一新,原来舅舅已结婚了,家里还洋溢着未散的喜气,记得舅舅亲切地给我糖吃,让我就在那里玩几天,反正那时我还小未上学。

 过了些时,我再去舅舅家的时候,堂屋当中多了一台复杂的织布机,外婆说是舅舅买的,准备让舅妈在家里织布。又过了些时,我再去,发现织布机没有了,大概是舅妈学不会或不耐烦织布。没过多久,舅舅又给舅妈买了一台缝纫机,那时候可是洋玩艺,用脚踩就可以把衣服缝起来,比手工不知道要快多少——而且针线均匀平整。从此,舅妈便终生以缝纫为业了。

我舅妈和我外婆好像天生犯冲似的,我外婆忠厚老实,胆小怕事,不善言词,只会做事,从不计较,只会忍气吞声。我舅妈脾气暴燥,经常出口伤人,急了就动手打人。我认为我舅妈是少家教,她从小父母去世,在没有人管她的情况下,我外婆收留了她。因为外婆人特别老实,管不住她,更是从不打她,所以也无法教她,让她养成了那种我行我素、无拘无束、称王称霸的性格。我外婆一辈子受她欺负,外婆每次到我家来,我总是看到她向我母亲诉苦,外婆边说边哭,十分可怜。196342日,我外婆在被舅妈欺侮挨骂羞辱一顿后,在走投无路下被逼投水自尽了,外婆当时73岁。听说这次我舅和舅妈闹了一阵子矛盾,后来迫于有几个小孩未成年,事情还是过去了。

记得他们婚后不久,我在外婆家玩,为舅妈欺负外婆的事,我舅说她,希望她不要欺负我外婆,要改正坏毛病。舅妈听后大发雷霆,把结婚时购的开水瓶、瓷罈、盆子、碗等都往地上砸碎了,把舅舅气得脸发青。外婆反而一边向舅妈赔不是,一边安慰舅舅,以免把事闹得更大。我当时吓得往外跑。他们往后好长时间打冷战。再后来,因为舅妈脾气暴躁,横不讲理,对我外婆又凶又恶躁,舅舅和舅妈也闹过多次矛盾。最后,总是因为有几个小孩,舅舅非常爱他们,不忍心让他们受苦,只得妥协了。

舅舅老了后,慢慢发生脑萎缩,身体不太好,最后两年走路不太稳。有一年春节前我去看望他,专门给他买了台彩电送去,让他在家可以看看。两年多以后,舅舅瘫痪了,子女们都已成家,不在身边,就由舅妈和一个媳妇照顾,听说舅妈对舅舅很不耐烦并有虐待。20021024日,我舅舅结束了痛苦升入天国,享年73岁。听到舅舅去世噩耗,我悲痛欲绝,赶去送行了,给他烧香磕头也于事无补。舅舅出殡那天,我们三步一跪,一直把他送到殡仪馆。


                      (2016.01..05.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7288-948220.html

上一篇:【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63)
下一篇:【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65)

6 董焱章 王振亭 徐令予 胡文政 翟自洋 科苑往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14: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