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法德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futao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博文

【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87)

已有 2114 次阅读 2016-9-19 10:38 |个人分类:回忆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六八  我的叔叔


今天晚上我打电话给我妹妹时,她告诉我说:“我的叔叔去世了,死因是发高烧不退,又没有又没有去医院治疗,所以一病就死了。”我听后好难过。本来,我是打电话问妹妹看乡下因久下大雨淹水了没有?我的叔叔不知怎么样?我担心受灾了没有人管他,他受苦,看能否帮助他一点,谁知他竟然走了。我好难过!他是我过继的爸爸。

我叔叔待人心特好,对我更好!听我妈说,我小时候,叔叔最喜欢我,总是抱着我到处玩,总说要我给他做儿子。这事在我7来岁时,果然成真了。因算命先生说我不好养,要过继给别人做儿子,才能躲过劫。我们家举行了仪式,办了酒席,把我过继给叔叔了。那时,我叔叔正年青,大约20多岁,他还没成亲,好像还没有对象。所以我是名义过继,过继不离家,可是叔叔还真把我当儿子。

叔叔有四个儿子,二个女儿,儿子都成家了,女儿都出嫁了。叔叔劳累一辈子,就这么走了,好苦啊!

我的过继妈,本来对叔叔开始还可以,因为日久变化原因,对他差些了,叔叔心中有数,因为自己身体小残,只好自认。前些年,继妈突然死了,那是她天天连续搓麻将,熬夜过度,中风而死在麻将桌上。继妈是一个好人,又漂亮、又能干,把六个子女拉大不容易。她是一个热情的女人。继妈对我特别好,因为她认为是我的“妈”。继妈死后,我叔叔就更加辛劳、困苦,毕竟生活没有人管了。

每当我有好事时,叔叔总替我高兴,我考上重点初中、重点高中时叔叔替我高兴。记得有一次,我住读初级中学,他还去看我。我高中毕业后,因文革原因,只得回乡了,要我下地干活,我从小长到20岁,从来未干过农活,这次要下陡坎,好难熬、好难受,好难过。盛夏时节,我在地里干活感觉好像天天要中暑一样,有时候眼冒金星,两耳轰鸣,大汗淋漓,天地旋转,口内发干。我干重体力活时,力气不够,技术不行,任务完不成,担心遭人白眼。这时只要叔叔在旁,他会帮我。有一次晚上扯晚秧,每人100个,完成了的就可回家。我不熟练,扯得慢,扯的还比不上别人的一半,我叔叔在旁边拼命干,把扯了的扎好悄悄放在我身后。别人完成100个时,叔叔笑着帮我数,也有100个了。我和大家一起回家。春末,我们划船到外地打草,两人组成一个班子驾一条船,一趟下去60里水路,要划船去。因为我是学生出身,我不会划船,没人愿意和我搭班子,多数时候是叔叔带我和教我。我划船时不快,落后了,叔叔就接手加劲划,赶上去。别的船上两人轮换划船,我们船没人换他,他一个人包干,多累。出发打草时十几条船队要一起去,一起回,不能掉队,因为队里给的粮草菜集中保管,要集体煮饭,不集体行动没有饭吃。我割草慢,挑得少,叔叔挑重担,把我的损失由他补回来。叔叔为我不知吃了多少亏,但他从不表功,从无怨言,心干情愿。有时候叔叔没有去,就由春叔带我。

我上大学时,是叔叔给我挑上行李,一直送我到村头老远。那时,他有几个小孩,负担很重,很少有钱。但分手时,叔叔没说话,只是往我手里塞了二元钱。他觉得少,我觉得沉,二元钱让我终身难忘。要知道,他那时没有经济来源,在城里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9元,有时还能吃上几片肉。在农村,0.16元一斤的盐一家子要吃好长时间呢,二元钱可是一家人要过好长一段日子。

读大学期间,我每次回家,仅仅给他们带点礼物看望叔叔和过继妈,他们总要宴请我,他们认为是儿子回来了。

我的叔叔给我这么多,我什么也未给他。他听力不好,我一直想给他买个助听器,由于他没有来,不好试听,未兑现。曾经听说他日子过得不太好,我想把他请来做门卫,由于他耳朵不好,年纪又那么大了,不能做这事,未想出其它办法。这些年,总想去看他,总是说家里家外的事多走不开,到底没去,这次确定要去,他老又走了!

听说他去世了,我半天呆楞着,眼泪不停流下来。这下没有机会报答弥补了,终身遗憾,哎……。妹妹从电话中听出我很伤心,安慰我说:“他活着受罪,死了还好些。”

我叔叔好苦,我欠他太多!我好难过!我无法弥补了。

                                                (1998.8.2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288-1003706.html

上一篇:【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86)
下一篇:【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88)

1 董焱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4: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