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renm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uarenmin

博文

手帕的故事

已有 4612 次阅读 2009-3-17 10:39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手帕, 坑道

现在年轻人的口袋里恐怕极少有手帕的,代之以一小包或几张纸巾,用过就扔,十分方便,不像手帕还要洗——而这似乎是很烦人的事。不过,从环保的角度来讲,大量使用一次性的纸巾肯定会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所以环保人士已经在呼吁大家少用纸巾,选择手帕。对此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倒不是证明我这个人环保意识特别强,而是几十年来一直如此,习惯了,也觉得很好。
手帕除了擦擦汗、擦擦眼泪鼻涕之外,也有一些其他的小用处。在过去没有塑料袋的日子里,手帕偶尔可以当作一个小包袱,尤其是我们男人用的手帕比较大,很可以用来包一些小东西。譬如我们在西北做野外地质工作的时候,有时在回住地的路上买一些老乡的红枣、核桃、花生、柿子甚至鸡蛋,都可以用手帕来包。
至于手帕的故事,古典文学或传统戏曲中倒是有些这方面的内容,无非是才子佳人悲欢离合故事中的一个小道具吧。我今天要说的手帕故事则与此大不相同。
那是1996年的夏天。我带着我的硕士生小胡到福建的紫金山金矿去调查研究。当时的紫金山还远远没有象今天那样名震华夏,但经过十年的勘查,储量不断增加,规模不断扩大,也已经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上山几天后的一个星期天早晨,我和小胡从住宿的矿部出发到紫金山东南方的铜矿勘查区去。去的时候是有人带的,午饭后回来就只有我们师徒二人。在大约10公里的路途中间,有一条长长的运输巷道,如果借道于此,那就可以省去不少上坡下坡和弯路,路程就要便捷得多。因为我们在前几天曾经走过其中的几段,所以那天就很自信地钻进了这条坑道。
因为是星期天,所以这条水平巷道没有开启照明设施。巷道里非常安静,我们打着手电筒向坑道的深处走去,一路上除了我和小胡之间偶尔的谈话声外,只有自己脚步声相伴。大概走了2公里多的时候,我们开始闻到炮烟的气味,而且越走烟味越浓重。这表明,巷道里有放炮作业;虽然放炮的地方不在这条运输巷道上,但是因为它是与其他一些正在施工的坑道相连的,因此向外扩散的炮烟也通过岔路进入到这条巷道里来了。
恰好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手电筒因为电池耗尽而先后熄灭了。坑道里顿时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
由于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小胡情不自禁地惊叫了一声,马上又急切地问我“怎么办”。我一面暗自后悔自己不该冒险走这条巷道,一面安慰小胡不必紧张,告诉他后退是我们的唯一选择。
我们转过身子,在黑暗中手牵手地摸索着往回走,由于环境实在太黑,因此行走的速度非常之慢,而且脚步踉跄。不过,慢倒不是什么要命的事,问题在于我们走的运输巷道并不是笔直的,而且还有岔路。如果有照明,我们完全可以避免走岔路;但是在漆黑一团的情况下,却完全有可能走进岔路,那我们的“前途”就比较可怕了。
我记得,我们进入这条巷道后曾经经过两个岔路口。如果我们想安全地回到洞口,就一定不能走到那两条岔路上去。
小胡非常紧张。这个身材瘦小的湖南伢子一定是被吓坏了,他紧紧地拽着我的手,不时地问“华老师怎么办”。我只能把他那双微微颤抖的小手握的更紧一些,不停地安慰他、鼓励他,让他相信我们很快就能走出坑道。
但是,实际情况并不那么简单。因为走了一阵以后,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们是在沿着原先的路向洞口靠近呢,还是已经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某个岔路,正在向坑道的深处走去。
突然,小胡“啊”的惊叫一声,身子一歪,差一点跌倒。原来,他一只脚踩进了巷道边那条窄窄的水沟。下过矿井的人都知道,正在使用的坑道里都有一条水沟,大概是用来排水的吧。我一把将小胡拽住,不让他摔倒。就在这时,我猛然想起,巷道里的水沟既然是向外排水的,那么我们只要沿着水流的方向走就是正确的,就一定能走到洞口。
接下来的问题是怎样判断水沟里水的流向。我把手伸进水沟,水沟很浅,水流很慢,我的手指判断不出水的流向。这时,我想起裤子口袋里的手帕。我拿出手帕握在手心,外面留出大约三、四寸长的一个角,然后把这手帕的一角放进水沟里,耐心地等了几秒种,用另一只手去水中触摸,看这手帕的一角是朝哪边漂浮的。果然,尽管水的流速很慢,但是这一角手帕还是能被流水带动而显示出向一个方向漂浮的状态,而这一状态是可以用手触摸感知的。
手帕指示的流水方向与我们行进的方向是一致的!这给了我们极大的安慰,也使我们信心倍增。我们已经在黑暗中摸索了一段时间,虽然仍然是伸手不见巴掌,但毕竟已习惯了一些,行进的速度也稍快了一些。为了不再犯错误,我们每走大约几十米,就再用手帕来测量一下水沟中水的流向,以确保我们正在走向坑道口。
渐渐地,坑道里的黑暗程度有了好转。当我们终于看到前方那光亮的洞口形状时,顿时感到无比激动和欣喜。小胡挣脱开我的手,高兴地向洞口跑去。我望着他的背影,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这就是我的手帕故事。十多年过去了,这块立下功劳的淡绿色手帕至今还在我的某一个抽屉里保存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5072-220809.html

上一篇:万物生长靠大地
下一篇:晒晒我的政协提案

2 俞立平 李光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08: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