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hao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iendshao He does not play dice.

博文

At thirty, I stand firm(三十而立) 精选

已有 10043 次阅读 2016-12-30 08:17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如果活得快乐,那么光阴就会过得很快;如果活得悲伤,那么度日如年。猛一惊,已到了2016的年尾;2017年,就三十了,即将迈入奔四的行列。


(A) 三十年


三十年过得怎样?


有苦难、有幸福;有无知、有奋斗;有失败、有释怀。——总体来说,前十年挺辛苦、挺乐呵,后廿年有进步、太匆忙。简要阐述如下:


(A1) 前十年


那时候,邓先生还没有南下讲话。


在闭塞的农村,各种条件都不好,家里也是穷苦得漏雨掉瓦。可是,由于还小,尚不能体会到太多忧愁,也算得到了一个相当完整的童年——到处疯玩,捉泥鳅、钓龙虾、玩纸牌、抠蜂窝、打泥仗,哭、笑、疯,狗爬游泳、火烧草垛烤番薯/烤年糕,我就是那只最土气、最泥泞的小孩。


由于没有太多食物,从小也就贪吃(如,捡村里“有钱人”扔了的西瓜皮吃);有点营养不良、常年生病。——现在想来,真是辛苦了起早贪黑劳作的父母。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6、7岁的时候也就开始帮着干农活、做饭,捉龙虾/泥鳅去市场卖钱补家用。


PS. 18岁后去了北京,认识了很多城里人。聊起他们的少年宫的童年,我常为自己的“泥巴”童年感到幸运和自豪。很多人过的是时间,我有幸过了光阴。


(A2) 再十年


由于家里的苦难,我立志要好好学习、改善家的未来——典型的我党教育下的应试生。孔先生“十有五而志于学”,我自然不敢跟圣人相比,但也算是一颗爱学习的种子。从落后的“祠堂”小学(已拆)到了小镇的初中(已拆),又到了城里的高中(尚存),我保持着一种从落后猛追先进的趋势,最后竟然(真的是太出乎意料啦)压着分数线考到了北京大学(当年高考再少1分就只能去清华了);北大的录取,令我父母感到骄傲。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我那段时间很爱阅读,从粗俗的《故事会》到高雅的高尔基三部曲都有涉猎。现在算来那时读📚肯定超数百本——真心感谢图书馆——对我后来的世界观有较大的影响。


(A3) 又十年


北京大学,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北大让我接触到了五湖四海的朋友,与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光让我获益不浅,让我认识社会、认识世界,让我体会到生活的冷暖与规律。北大也让我触摸到了学术的大门,让我花了十个春秋攻得两顶花翎(黑穗的学士、红穗的博士)。不知道在旧朝,我算不算得是个名门秀才?😝


北大校园的神奇土地使我成家。梦荃的温柔,是我三十年来最大的收获(此处没有“之一”)。她从烟台徐徐搬来,住进了我们灵魂最温暖柔软处的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然这十年也不得不提在莱茵河边上小城波恩的两年。波恩,这是个让我稳步走上学术之路的城市。另外,也要提一下现在居住着的风景优美的“大农村”波茨坦,梦荃和我孕育的第一个新生命——可爱又讨厌但还是可爱的果子——诞生在这个安宁祥和的小城。


(B) 二十而立


2007年的一月,我是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那年想通了很多疑问、琢磨了很多事情,提出了转战物理学院、走上学术之路的纲领。那时的我,自认为有了个跟马克思列宁主义一样“绝对真理”的世界观,洋洋洒洒在博客写下了一篇《二十而立》。


平心而论,20岁的我确实开始逐渐形成世界观、人生观,但还远不到成模成型的地步;且人心过于自负、浮躁、清高又贪大喜功。所以,二十而立,仅是个跟入大学前的“我是姚狂人、风歌笑孔丘”一样的笑话罢了;从正面来讲,最多能作为一种愿意向着阳光生长的植物姿态而已。


PS. 讥讽的是,后来博文《二十而立》还弄丢了。——正好,少去些尴尬。


(C) 三十,立不立?怎么立?


既然闹了“二十而立”的笑话,那么三十还立不立呢?我的答案是,我要努力着去立,但最后立与不立要学着知天命。以下简单列出三点,希望自己能够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C1) 养身


养身有两个方面:健康的身体、健康的性情。


虽然就要进入三十,但健康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损坏,健康的性情却还没能养成。身体需要锻炼(当然是带着家人一起锻炼),性情需要自制与培养。“见贤思齐,见不贤而思改之”的同时,也要学会理解各种不公与浮华;在理解不公与浮华的同时,却不能丧失自我,以免误入到不公与浮华的幻影下。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用善意对待社会,用严格要求自己。


(C2) 立业


这里我不是说永久职位,因为这个只是表面;我说的是职业上的(非浮夸的)成就。


既然选择了做学术,而不是做paper、做新闻,就要抵制住那些浮夸的学术之风。在国内的学术制度下,这些不良之风难免生长。虽然有些人能够凭此获得各种既得利益,但却得不到内心里真正的平静、学术上真正的长进、圈子里真正的敬意。我不能、也不想掉入这个浮夸的陷阱。所以,要平心静气地做踏踏实实的学问,不可急于跑步、掉入沼泽,与最初的梦想相背——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梅先生说过,大学之大,乃大师之大,非大楼之大之谓也。所以,我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要朝着“大楼”看,而应该自律自制、谦卑自知地匍匐、专研在“大师”和“大学问”之前。这样的学术之路,才能避开“学术政治”的铜臭味,才能享受学术职业的乐趣,与心里头的安宁。


(C3) 顾家


这里说的顾家,核心是跟梦荃和子女的家,但同时也包括与父母、岳父母的家。一方面,要担起家庭的责任,疼爱妻子、引领子女,给他们创造一个温馨可人的家庭环境;另一方面,也需要及时向父母、岳父母行孝心,报答他们为了培养我们长大成人所付出的辛苦和青春。——这些年奔波得太匆忙、太辛苦,一直都很难有尽孝的机会;实属憾事。


虽然工作很忙,但要尽可能地多花时间、多花意愿陪家人过“无意义”的家庭时光,就这么陪着妻子,散散步、看看花和夕阳、在朝露间溜溜小孩,相视而笑、乐此不疲,体味家庭的美好,体验生命的意义,享受匆匆又徐徐的光阴。


(D) 人的一生


近三年我开始琢磨一些历史:宇宙的140亿年的历史,地球的45亿年的历史,人种的20万年的历史,社会的几千年的历史。


人的一生有百年,虽然从自然学科的时间尺度下来看很短,但在社会的几千年的历史框架下来看,其实不短——百年与千年的差别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历史社会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切不可妄自菲薄、浪费生命。


过一生,就从现在做起、从三十岁做起,做个快乐、知足、有担当的人吧!三十而立、或者不立,又如何?做个幸福、温馨、有负责的人,足矣。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3790-1024196.html

上一篇:老舍《老张的哲学》:别躲,打脸啦!
收藏 IP: 80.84.216.*| 热度|

20 蒋德明 余鹏飞 高景 张志镇 梅卫平 吉宗祥 孔梅 杨绪洪 谢开钰 余国志 黄仁勇 李永冲 唐剑锋 邓小钊 江文婷 xlsd neilchau biofans htli qx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7 0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