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ikelif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likelife

博文

灵魂是否存在?请大家看一篇季羡林老先生的文章

已有 11978 次阅读 2013-11-5 10:4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文章, 季羡林, 灵魂的存在

  由于在“正统教育”的熏陶下长大,我一直都不相信“轮回说”或是人死后灵魂还会存在之类的言论。后来读了南怀瑾先生的一些文章,心里有了一点动摇,但还是觉得云里雾里,加上又不可考证,还是觉得没有信服力。最近偶然读到了季老的一篇文章,着实给了我一些震动。把文章附在下面,请大家也来感受一下。

                            我的母亲

                                 ——季羡林 《忆往述怀》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我是一个最爱母亲的人,却又是一个享受母爱最少的人。我六岁离开母亲,以后有两次短暂的会面,都是由于回家奔丧。最后一次是分离八年以后,又回家奔丧。这次奔的却是母亲的丧。回到老家,母亲已经躺在棺材里,连遗容都没能见上。从此,人天永隔,连回忆里母亲的面影都变得迷离模糊,连在梦中都见不到母亲的真面目了。这样的梦,我生平不知已有多少次。直到耄耋之年,我仍然频频梦到面目不清的母亲,总是老泪纵横,哭着醒来。对享受母亲的爱来说,我注定是一个永恒的悲剧人物了。奈之何哉!奈之何哉!
   关于母亲,我已经写了很多,这里不想再重复。我只想写一件我决不相信其为真而又热切希望其为真的小事。
   在清华大学念书时,母亲突然去世。我从北平赶回济南,又赶回清平,送母亲入土。我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黑棺材,母亲的面容再也看不到了。有一天夜里,我正睡在里间的土炕上,一叔陪着我。中间隔一片枣树林的对门的宁大叔,径直走进屋内,绕过母亲的棺材,走到里屋炕前,把我叫醒,说他的老婆宁大婶“撞客”了——我们那里把鬼附人体叫做“撞客”——,撞的客就是我母亲。我大吃一惊,一骨碌爬起来,跌跌撞撞,跟着宁大叔,穿过枣林,来到他家。宁大婶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嘴里却不停地说着话,不是她说话,而是我母亲。一见我(毋宁说是一“听到我”,因为她没有睁眼),就抓住我的手,说:“儿啊!你让娘想得好苦呀!离家八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你知道,娘心里是什么滋味呀!”如此刺刺不休,说个不停。我仿佛当头挨了一棒,懵懵懂懂,不知所措。按理说,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应当嚎陶大哭。然而,我没有,我似乎又清醒过来。我在潜意识中,连声问着自己:这是可能的吗?这是真事吗?我心里酸甜苦辣,搅成了一锅酱。我对“母亲”说:“娘啊!你不该来找宁大婶呀!你不该麻烦宁大婶呀!”我自己的声音传到我自己的耳朵里,一片空虚,一片淡漠。然而,我又不能不这样,我的那一点“科学”起了支配的作用。“母亲”连声说:“是啊!是啊!我要走了。”于是宁大婶睁开了眼睛,木然、愕然坐在土炕上。我回到自己家里,看到母亲的棺材,伏在土炕上,一直哭到天明。
   我不能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希望它是真的。倚闾望子,望了八年,终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独子,对母亲来说不也是一种安慰吗?但这是多么渺茫,多么神奇的一种安慰呀!
   母亲永远活在我的记忆里。

   这篇文章出自季老散文集《忆往述怀》第一篇阅尽沧桑里面的寸草心,在这里也可以读到这篇文章http://read.dangdang.com/content_741367?ref=read-2-D&book_id=3752

   季老本身不信奉佛教和其他宗教,所以这篇文章更有几分真切,不知大家怎么看。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118680-739169.html


下一篇:请高手帮忙辨认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植物
收藏 IP: 106.88.133.*| 热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3 07: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