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ex603 在科学的道路上艰难爬行的小毛虫

博文

最爱母亲

已有 2899 次阅读 2012-2-26 19:29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离开家不到一个月,最近竟生起一股莫名的思乡情来。想念家乡的草木,想念儿时的玩伴,想念母亲做的饭菜,想念那种在唠叨声中懒心懒意起床的生活。托物言情,最想念的还是母亲。

母亲五十多岁,无情的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一道道皱纹,头上的白发可见度越来越远。以前需要走进才能看得见的苍老现在远远地就显现了。右手的手指由于常年在工厂中劳动已经呈现出一种非常规的形态,手指上起茧,指甲增厚。肩关节也开始出现一些老年人才有的疼痛。

母亲身体上的不适几乎都是由于长时间的劳动造成的,万恶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劳动力如此廉价,剥削也无影无形。普通人的小小心愿总是需要做出巨大的牺牲才能实现。母亲呢,总是习惯于这种劳动,仿佛是命中注定的,无法改变。同样无法改变的是她身上的一种真实的朴实和平凡的伟大。

这种平凡的伟大让人觉得无法继承,不仅是因为做不到,有时甚至难以体会得到。现代生活的浮躁让人慢慢失去了体验平凡和脚踏实地工作的能力,对于别人的付出可以感到麻木。母亲总是甘愿付出,尽管并不被老板重视,甚至,我也并不总是能够理解。

记得有一次,父母所在的工厂组织员工外出旅游,由于母亲职位不高,她如果参加需要另付费用。母亲说,不去,舍不得花钱。我们姐弟几人一致劝她,机会难得,几百块钱又不是出不起。母亲执意不去,她说情愿放假几天安安静静的在家里呆着,去外面跑太累。我当时很难理解,觉得母亲一点娱乐心都没有,让父亲一个人出去也着实有点不讲情义。后来慢慢体会到,一个人做自己的事情,不管他人看来是对是错,是苦是甜,只要他认为高兴,就值得去做。在她的影响下,我有时也会近乎偏执和不讲情义,但是没有办法,我的身体里面留着她的血,摆脱不掉。

在中央电视台看到一个节目,一位在幕后工作的记者得到一个在节目中讲述他的故事的机会,他没有说自己的事情,而是讲述了一段他爸爸妈妈之间一段单纯而朴实的爱情。他讲得非常激动,有时声泪俱下,但言辞依然清晰,在场的人都颇为感动,可在节目的最后,他说他的父母已不在人世,满座之人无不热泪盈眶。

可恨我不是记者,也无法把发生在我母亲身上的故事完整而生动的讲述出来。但愿有一天,我能够足够强大足够睿智,借助先进的科技手段,把她身上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永远的保留下来。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4255-541596.html

上一篇:华丽的书签
下一篇:生命诚可贵
收藏 IP: 58.240.39.*| 热度|

4 张玉秀 黄晓磊 高绪仁 wwsoul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8 04: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