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忽略你的口音
杨佳 2010-4-6 22:34
多年前,我曾经和人争论,我认为说英语一定要发音标准。工作一段时间以后,我不这样想了,因为世界各地的人们说的都不是标准的英音或美音,但是大家必须通过这些有口音的英语来交流。所以有口音没关系,重要的是如何听懂这些有口音的英语。我的转变得到了赞赏,甚至有人说, ...
个人分类: 外国语言|3541 次阅读|1 个评论
自然与社会的共性
杨佳 2010-4-1 22:49
前两天想到路径依赖,这其实是物理学和社会学共通的一点。都是惯性的反映。其实还有别的,比如热力学第二定律,我记得当年读《信息学概论》的时候,书中提到过--大概是说,熵和社会的秩序是本质相同的东西,社会的自然状态是从有序变为无序,而信息(熵)的介入又使其从无序走向有序。这本书我是自学的,当时身边并无人可以 ...
个人分类: 随心随记|3269 次阅读|没有评论
路径依赖
杨佳 2010-3-30 13:23
路径依赖的理论有点像是社会学中的物理学中的惯性定理, 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比如我第一天做便当的时候顺手拿了一个绿色的袋子,以后不管家里谁做便当,都拿那个绿袋子装,就好像它已经被打上了便当袋的标 ...
个人分类: 随心随记|4550 次阅读|1 个评论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杨佳 2010-3-22 13:16
我们大厦的一楼装了几个电视,叫城市电视还是什么的,等电梯的时候,我就看几眼电视。最近看到两个公益广告,都是姚明的。一个是他以打篮球的姿势扣掉飞向大象的子弹,一个是他面对着水箱里因割鳍而受伤的鲨鱼、要求服务员退掉餐桌上的鱼翅汤,从而带动餐馆里的其他人也纷纷 ...
个人分类: 环保卫士|3605 次阅读|没有评论
墙,终究是要倒的
杨佳 2010-1-18 16:28
中国人自古就有造墙的历史。最古老也最著名的,就是长城。几千年来,历经了那么多王朝,每一代都在修。不知道现在的长城是否还有军事防守的意义? 关于长城,最让我感动的一刻是在2008年。国际奥组委的某位官员说,北京奥运 ...
个人分类: 环保卫士|3072 次阅读|2 个评论
1个年轻科学家胜过20个老政治家
杨佳 2009-12-17 22:42
去电影院看了《2012》。影片中美国总统对男主人公说,他不上诺亚方舟了,因为你这样1个年轻科学家胜过20个老政治家。看到这里,我不禁在心里暗暗点头。 回家后在网上搜了一下,网民们对这句话褒贬不一。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不是 ...
个人分类: 随心随记|4099 次阅读|1 个评论
后知后觉-终于明白google为什么上CCTV了
杨佳 2009-12-16 20:15
开复最著名的信仰,就是那段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并且有足够的心智区分两者的不同。 半年前,Facebook被封,我还能勉强用点小技术登陆一两次,和太平洋对面的朋友say hi。尔后,Facebook彻底被封,啥技术也上不去了;无奈,只好和对面的人断绝来往, ...
个人分类: 随心随记|3413 次阅读|3 个评论
只向前迈一步
杨佳 2009-8-20 16:27
有一个小游戏:有 n 个人,每人给出一个从 0 到 100 之间的数字。把所有人的数字求算术平均值。谁选的数字最接近这个算术平均值的 2/3 ,谁就赢得整场游戏。有人分别组织了 100 人、 200 人和 1000 人参加这个游戏,有趣的是,赢得游戏的数字总在 21 到 22 之间。 为什么会 ...
个人分类: 关于学术|5733 次阅读|8 个评论
精英与草根
杨佳 2009-6-5 23:53
我认识一些很精英的人,我的朋友之中,也有自认为很精英的人,当然按照社会的普遍标准,他们也确算是精英的。我自己呢,很草根的,既没有什么名头,也不是博士,无论哪个方面都离精英差一大截,不过生活在精英之中倒也从来不自卑。我是个自信的草根。 我一直以为草根都是我这样的穷人,今天认识了一位身价上亿的 ...
个人分类: 关于学术|5886 次阅读|7 个评论
从读研到工作的这几年
杨佳 2009-4-26 19:19
我刚来中信所的时候,曾经拜访过老所长梁战平,我说我想做数据挖掘。梁老师说做这方向,数据来源是个关键,他的一个学生在中国电信工作,对电信上近百万的数据做了分析,论文做得很好。我心想自己一个应届本科生刚来北京,上哪能找到一个地方给我上百万的数据呢?大家说武夷山老师是业内的知名学者,当时我对他的领域并 ...
个人分类: 关于学术|5577 次阅读|3 个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4 1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