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朝华午拾:小妹》

已有 3808 次阅读 2010-3-26 08:54 |个人分类:朝华午拾|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小妹, 朝华午拾

《朝华午拾:小妹》 (4802 bytes)
Posted by: 立委
Date: November 27, 2007 12:33AM

 
《朝华午拾:小妹》 

作者:立委 


我们兄妹仨各相差两岁,我在中间,小妹最小,全家都疼爱她。大哥天生的学生领袖,在外闯荡闹革命(见《朝华午拾:永做毛主席的红小兵》),常把我们撇在一边。小妹在家多由我这个二哥领着玩儿。 

 

我小时候身子虚弱,很敏感,对家人常常过度牵挂,小妹更是我最牵挂的人。记得很多次,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大哥小妹,因故没按时回家,我就在家胡思乱想,老怕家人出什么意外,越想越怕。领小妹出门玩,我从来不敢大意。只要小妹不在眼前,心里就扑通通地担心不已,怕小妹被人贩子拐走。 

 

从小到成年,我一直是受照顾的对象,父母外婆大哥自不必说,在学校也因为年龄小成绩好,也常受老师的青睐和同学的优待。这样的环境使我总是有点倚小卖小,觉得被照顾是理所当然。在我的世界中,只有小妹比我更小更弱,需要我的怜爱照顾。 

 

我们家下乡的那年,我五岁,小妹三岁。我常常带小妹到家门外青石板的街头玩耍。记得对门是个铁匠铺,我和小妹常常看邻居铁匠兄弟俩打铁出神,感觉很奇妙。风箱呼呼拉着,烧红的铁料,在一轻一重有节奏的锤打下,火星四溅,从通红变暗红,慢慢成型,花为铁锹锄头镰刀,淬火后发着黑光。铁匠兄弟憨实友好,常招呼我们,我们因为害怕铁铺堂前的一具油亮亮的大棺材而不敢进门,那是预备给他家年事已高的祖母的。 

我还常常逞能背着小妹当街跑,逗得小妹咯咯直笑。小妹虽然瘦小,我背起来还是很费劲,常常背不远就慢慢滑溜下来。有一天,我让小妹站在一个高高的台阶上,这样背下来,重心提高,感觉能轻省一些。没想到重心太高也不行,刚挪了几步,正得意小妹这下高高在上,滑不下来了,小妹却一个倒栽葱,"啪",翻过我的头顶摔下来,鼻青脸肿。我心疼后悔了好久好久。当然,小妹从此再也不敢让二哥背了。 

我们家后面不远处有个小池塘,我带小妹去玩。水里漂着一个诱人的小菱角,小妹用手去捞,只差一点没捞着,小妹于是伸手再去捞,身子一倾,扑通掉进塘里了。我吓坏了,使劲在塘边哭。正在对面钓鱼的是铁匠大哥,听到哭声,赶忙跑过来跳进水中,把小妹捞起来。可怜,三岁的小妹头发散乱,脸色发青,湿淋淋的,吓得都不会哭了。铁匠大哥送我们兄妹回家,把外婆也给吓坏了。从此我们再也不许走近池塘了。傍晚,迷信的外婆还念念有词,领着小妹和我,沿着池糖绕一圈,说是这样可以收回我们受到过分惊吓的魂魄。 

 

小妹很乖巧,宠而不娇,在学校同学老师都喜欢她,在家有全家的呵护。我小时候得到零食,也总想着小妹,小心翼翼给小妹留下一半。跟外婆要来零用钱两三分,常到街头买回一小块红薯头,回家来跟小妹分享,又甜又香的红薯,总给我们莫大的享受。我有时会跟哥哥抢吃的,可是对小妹,从小到大,永远是护让和怜爱。偶然家里开荤吃红烧鸡的时候,我和我哥常常两双筷子同时去抢夹美味的鸡肠,这时候,妈妈就用剪刀从中间断开,小妹就在一旁乐,她不爱吃这些鸡杂,鸡腿是她的专属。 

 

当年水果算奢侈食品,家里不常有,爸爸妈妈偶然买了苹果或梨子回家,一家就像过节一样。小妹吃水果很细很慢,总是留下大大的果核由我们收尾,我和我哥总把自己的水果啃得干干净净,然后觊觎小妹手上吃剩的果核。每次小妹朝我们笑笑示意,我和大哥就比着嗓子吆喝:"收核子站开喽,收核子站开喽!"小妹很喜欢这样的游戏,但并不以嗓门高低为凭,总是很公平,上次把核给了大哥,这次就给二哥。 

我从17岁离家插队,就开始了一生流浪的足迹,过年回家,也是来去匆匆。但是对小妹的牵挂始终不减,直到小妹出嫁。妹夫是个实诚聪明懂得关爱人的人,科研事业也很出色,做哥哥的这才感觉放心一些。小妹的孩子也很有出息,知识面广,有作文天才,后生可畏。娇生惯养的小妹也磨练出来了,做事干练,不怕吃苦,人缘也很好。妹夫家在偏远的农村,小妹过年常常陪丈夫孩子摆渡去看望公婆,一点没有城市小姐的娇气,极受夫家好评。 

我出国留学,一去10年才得以返乡探亲。太多的话不知从何说起,来到小妹家跟小妹一起唱卡拉ok的老歌,儿时兄妹玩耍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吃罢小妹做的晚饭,聊起来,才知道小妹两次大难不死。一次是骑电动车,不知道哪个机关失灵,莫名其妙被甩出去几丈远。还有一次病危,严重缺钾,全身瘫软,脖子差点顶不住脑袋,好不容易才脱险。说得我心惊肉跳。我问,以前信件电话怎么不告诉我啊?小妹苦笑:告诉你有什么用?天涯海角的,不是让你瞎担心嘛。小妹叹口气,泪眼迷离,凄切切地说:都说两个哥哥有出息,当老总的,留洋的,可一点也不实惠,连面也难得一见。看人家兄弟姐妹在家乡,逢年过节大周末的,一大家热热闹闹。说得我心酸。 

转眼我们都快半百了,可在哥哥眼中,小妹永远是小妹,让人牵挂,需要呵护的小妹。 

 
我小时候给小妹画的临募



《朝华午拾》总目录(置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306310.html

上一篇:《甜甜花絮:Practice Makes Perfect》
下一篇:mirror - 好生厉害的“散文”
收藏 IP: 192.168.0.*| 热度|

1 李世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13: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