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大全》《朝华午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wei999 曾任红小兵,插队修地球,1991年去国离乡,不知行止。

博文

《朝华点滴,不成故事 》

已有 3154 次阅读 2010-1-8 17:38 |个人分类:朝华午拾|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班干部,不是学习委员就是副班长。这官当长了,就觉得理所当然。升高中,两个学校合并,加入了一批第二初中的人。新班主任是个秃老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还是他没有尽心研究我的履历,总之是他决定把我排除在班委会(相当于政治局常委)之外,给了我一个小组长的头衔(相当于政治局候补委员,一个班有四个小组长,管本组收作业,但不能参与班委会决策)。当时真觉得天要塌了。少年失意的心情很难描述,心灰意懒,无所排解,转而很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现在理解了,搞政治是很辛苦的,当官不成应该是很痛苦的。

在这仕途艰难之时,有一句温暖的话,让我至今感怀不忘。有一位第二初中新来的女同学,梳着两条又粗又黑的长辫子,为人落落大方,笑容很灿烂。她就是我们班新当选的文娱委员,能唱会跳,男生都很喜欢她。不知怎么,她察觉了我的失意,跟我说:“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是我占了你指标。” 我至今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觉得是她当了文娱委员,把我的班委会入围指标(quota)占用了。学习委员的位置是第二初中来的一个语文不错的臭小子占据的,倒是副班长这个虚职,如果我入围,应该可以安置我这样的六朝元老。可是那是班主任独裁的体制,入围与否他老人家说了算。无论如何,她能这样说话,真地让我感激得很,尤其是出自这样一个性格阳光和人见人爱的女孩。她的性情特别好,善解人意,让人舒服。后来几次交往也加深了这种好印象。

有一次从二楼教室下楼,我随口一啐,没想到她正好在楼梯口,不偏不倚落在她袖口上。当年不懂五讲四美,随地吐痰并不觉得是恶习,可口水吐到了女同学身上,还是羞得我无地自容。可她一点不恼,自己擦去,一样笑吟吟地从身边点头走过,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她姐姐性格也特别好,在我们医院做护士,常常到我家来玩。她父母也认识我父母。但是,在她高中来到我们班前,我没见过她,只听说过她。她此前当然听说过我,也知道我成绩好。我们家兄妹三是小城里有名的好学生。

到这个岁数了,人特念旧。同学聚会遍地开花,我的中学同学也不例外,还给大家建立了通信册。于是去年过年给老同学打电话拜年,聊了很久,她还是那样的好性格,不过我因为长期不跟家乡人通话,不大能赶上她乡音浓重的快言快语了。

12月 7th, 2008 in 朝华午拾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62400-285378.html

上一篇:mirror - 读武老师给的“讲话”
下一篇:《朝华点滴:掐架的境界》
收藏 IP: 192.168.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1 14: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