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commi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ucommia

博文

刘实:纠正世界高端学腐启迪中国科学发展

已有 6803 次阅读 2010-12-16 12:52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刘实, 启迪, 科学公众人物, 高端反腐

《科学网》提议http://2010people.sciencenet.cn/ ):让我们一起寻找,在即将过去的2010年中,哪些科学公众人物给我们以启迪,不管他们是成功还是失败,是理性还是争议,是荣耀还是警示……
 
这个提议好得很!我举双手加双脚赞成!
 
看到有人提了方舟子,还有人提了饶毅和施一公,我认为这几位是公众人物,但他们对中国科学发展的启迪作用是微不足道的,他们的作为甚至于是有害于中国科学发展的。
 
我这话是不是有点耸人听闻?
 
首先,让我们明白何谓启迪?何谓对科学发展的启迪?怎样才能把中国的科学发展启迪到正确的轨道上?
 
我以为,启迪就是开导或启发。对科学发展有启迪,就是对科学发展有开导或启发的作用。
 
方舟子在科学上开导了什么?启发了什么?他当了一辈子的“生化学家”,可他唯一的科学发现还避不了造假的嫌疑。他写了大半辈子的科普,可大部分的文子已被证明为剽窃,他只对华人的假打假打了十年,结果打出了世人鄙视中国无真的后果。他对肖传国的多年“打假”,逼得一介儒生动锤,肖传国的这一锤倒可启迪人们看到医学的发展需要大众的理解和支持。而方舟子“一锤三伤”除了可从法院得到两倍250的赔偿外,不仅不能启迪中国科学的发展,而是启迪人们看到他在破坏中国科学的发展。
 
饶毅和施一公归国前对外国的科学做出了一些有影响因子的贡献,但回国后的科学研究有几项是有开导和启发意义的?恕我无知。的确,他们积极参加了中国科研经费分配的“改革”,但那也只是把钱换进了不同人的腰包而已。科研经费分配的不公和失衡解决了吗?搞关系的恶习根除了吗?是谁把关系搞到了更高的官系上了。而饶毅和施一公在美国《科学》杂志发社论把这些不公归罪于中国文化,Nature更进一步把剽窃造假也归罪于中国文化。现在揭露出来的大批的在那些顶尖杂志上造假而宣布撤稿的是受了中国文化的影响吗?至今未息的世界金融危机是华尔街金融寡头造假的恶果,与中国文化有关吗?这些本来是资本主义的劣根性传染给了中国,制造了现在中国的严重两极分化和社会不公,他们却一股脑地归罪于中国文化,这是对中国科学发展的启迪吗?这一点连中国科技部都批驳为不妥,众多海外华科都看不下去。所以,饶毅和施一公也不应成启迪中国科学发展的人物。
 
那么,谁最有资格也最后实绩成为启迪中国科学发展的最有力人物呢?
 
我首推、而且只推刘实。
 
为什么呢?因为刘实是通过纠正世界高端学腐来启迪中国科学发展的。而他的超一流科学家地位也是当代无人可比的。作为一个华科,他更应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是的,很多人不了解刘实,甚至于都不知道刘实。我跟刘实“网交”了两年,也还不知他长的啥样。
 
不在网上或媒体上抛头露面甚至露屁股,不等于就没影响。原创的科学发现(细菌也有衰老和细胞分裂产生的是一个母细胞和一个子细胞)和精辟的科学批评(如对iPS研究)不被后人引用或赞赏也不表明没实际影响。通过对刘实科学活动的观察,我可以这么说,刘实不愧是方迷所称的“高人”,因为他实际上是以一超一流科学家的智慧在牵着一些世界一流科学家的“牛鼻子”转,他以不付工资的方式引诱或逼迫世界科学界的一些牛人做了他们不心甘情原的事,偷偷地证明了刘实的一些发现。但等刘实把诺贝尔奖抱回时,大家就会明白:原来科学里还有最尊重原创的时候。
 
科学力求发现而不只是发文,这就是刘实给世界科学界(重新)带回的启迪。而通过其科学的实力把世界高端学府的学腐修整的服服帖帖,刘实至少让我看到了谁是真正影响世界科学的大腕。而那些只能在小小的一些局部的华人圈为些经费而斗,把最崇高的目标锁在发几篇CNS论文的人,对科学的“启迪”何足挂齿?
 
所以,我劝大家还是真正了解一下刘实。而要了解他,也不是太难。
 
 
有趣的是,刘实的博客还开有《批方舟子》专栏,我想这应是比饶毅《批判方舟子》一文更强、更全面的批方言论了。可刘实那么批方舟子,方舟子就是不反驳,这里面的奥秘也是够启迪人的。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4542-394120.html

上一篇:SCIENCE的10天民主
下一篇:活到老,学到老-答meta
收藏 IP: .*| 热度|

3 王水 霍天满 侯成亚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6-2 19: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