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读已死之人的书之175:孔飞力的《叫魂》

已有 1538 次阅读 2024-2-10 20:5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R-C (11).jpg

假期里随手翻了一本前几年曾经很火的书《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这是美国汉学家孔飞力教授的代表作。孔飞力教授是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的第二代掌门人(费正清退休后,接替他的工作,至于是否是第二代掌门人我也不确定,考虑到学术成就应该没有问题),他也是费正清和史华慈的学生,那两位老先生也都是国际知名汉学家。

叫魂的事件很简单,1768年,乾隆33年,所谓的太平盛世,一种名为“叫魂”的妖术在苏浙地区悄然蔓延。那年春天,一个姓吴的石匠参与维修坍塌的浙江德清县城东的水门和桥梁。就在工程快要完工的时候,一个叫沈士良的陌生人向人打听吴石匠。 沈士良当年43岁,带着老母和两个侄子住在一个院子里,却常年遭受两个凶残的亲侄子虐待暴打。 他最后他决定借用阴间的力量,把写满两个凶恶侄子名字的纸片,拿到吴石匠的面前,问他能不能“叫魂”。  在当时人的想象里,石匠木匠这样的人具有一些非凡的魔力,如果他们把某个活人的名字写在纸片上,贴在木桩的顶部,那么再击打木桩,就能给大锤增加某些精神的力量;反过来,那个被窃取精气的活人,不是生病,就是死去。沈士良想的就是找吴石匠帮忙叫魂报复侄子。 但是这吴石匠害怕自己卷入那些关于叫魂的流言里,所以他当即找来地保,将这个农民沈士良扭送到县衙审问,本来是想自证清白撇清关系,没想这事扩大到德清县闹得满城风雨。【描黑文字摘自网络】由此惊动朝野,乾隆从政治角度出发对此大加利用,希望以此消解合法性焦虑,结果闹成一场历史荒诞剧。

孔飞力教授利用一手文献,把这个事件从三个层面加以阐释:皇帝弘历、官僚阶层与普通百姓,得出各个群体的心态与清帝国内部的深层危机,时至今日情形没有多少变化,由此可见民族文化与群体意识(荣格的理论)是如此的顽固,想想200年后的1968,那时的场景和叫魂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形式变了而已。这些经验人到了一定年岁自然会理解,可贵是的,孔飞力由此得出一个具有普遍性的规律,笔者称之为“韦伯魔咒”,大体意思是:君主的专断权力和官僚的常规权力是此消彼长的,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君主的专制权力屈从于官僚的理性化常规权力。【这个魔咒的实质就是权力的平衡问题,君主总是喜欢通过一个无足痛痒的事件重新抓回权力,如果官僚阶层采取抵制就会出现一些好玩的现象;如果不抵制也会出现一些荒诞的事情,中国历史上这样的桥段很多,自行脑补】权力的继承(传递)、分配、运行与制衡从来就是政治学的核心内容,西方近代400年的国家实践就是明证,时至今日,它取得的成果与牛顿定律一样伟大。

引用书中的一句话:

对大多数人来说,权力通常只是存在于幻觉之中;或者,当国家清剿异己时,它们便会抓住这偶尔出现的机会攫取这种自由漂浮的 社会权力。【普通百姓的命运:反抗、浑浑噩噩或者互害】

关于本书作者需要介绍两句:

Born on September 9, 1933, Philip Kuhn was the elder son of Ferdinand and Delia Kuhn, to whom he dedicated his first book,Rebellion and Its Enemies in Late Imperial China; Militariza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 1796–1864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After attending Woodrow Wilson High School in Washington D.C., Philip received his A.B. from Harvard College. After receiving an M.A. from Georgetown University, he returned to Harvard University to complete a Ph.D. in History and East Asian Languages under the guidance of John K. Fairbank.  After teach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for fifteen years from 1963 to 1978, Philip returned to Harvard University as Francis Lee Higginson Professor of History and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 (later Emeritus) after John K. Fairbank’s retirement.  Philip served as Director of the Fairbank 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 (then the East Asian Research Center) from 1980 to 1986. His tenure left a lasting impact on the Fairbank Center, notably with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An Wang Postdoctoral Fellowship that continues to this day.

大意是说:

菲利普·库恩(1933-2016),是费迪南和迪丽娅·库恩的长子,他将自己的第一本书《中国帝国后期的叛乱及其敌人》献给了他们;《军事化与社会结构(1796-1864)》(马萨诸塞州剑桥:哈佛大学出版社)。就读于华盛顿特区伍德罗·威尔逊高中后,菲利普获得了哈佛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在乔治城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他回到哈佛大学,在费正清(约翰·K·费尔班克)的指导下完成了历史和东亚语言博士学位。1963年至1978年在芝加哥大学任教15年后,菲利普在费正清退休后回到哈佛大学,担任弗朗西斯·李·希金森历史与东亚语言与文明讲席教授(后来的名誉教授)。1980年至1986年,菲利浦担任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当时的东亚研究中心)主任。他的任期给费正清中心留下了持久的影响,尤其是建立了至今仍在继续的王安博士后研究金。

R-C (3).jpg

【注】本书译者之一陈兼教授(右1)与孔飞力教授

这本书从历史细节出发,发现了很多中国独特的政治文化现象,如皇帝的政治罪的设立,中层的敷衍、抵抗与妥协,底层的互害模式,几百年过去了,情况几乎没有改变。在政治权力高度垄断的社会,一切因之而来的悲剧其实命运早已注定,真可谓小细节蕴含大问题与大命运。有兴趣的读者自然会想到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1587)》两本书都是从一个小的问题切口推进,然后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族群被遮蔽的奇怪的历史轮回。

关于本书的信息:

孔飞力著,《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译者:陈兼、刘昶,上海: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1月出版;

难度系数:3.0

价格:38.00元,(短短几年前书还比较便宜的)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4-2-10初一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29-1421329.html

上一篇:人才红利为何总是姗姗来迟?
下一篇:一个陌生的人和他的两篇有趣的文章
收藏 IP: 101.88.177.*| 热度|

6 张晓良 周忠浩 宁利中 郑永军 罗帆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3-3 11: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