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OL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UOLONG 蒲公英的世界

博文

科学需要人文元素的滋养 (1) 精选

已有 5463 次阅读 2013-3-23 19:2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滋养

题记: 我从人文精神角度出发, 再度出山高调批判 PLOS ONE 的不考虑科学研究意义本身而发表论文的纯商业做法, 以及用例子说明这种缺乏人文修养的做法给世界可能带来的毁灭性灾难, 敬请中国科学界的同仁们用警惕的目光再度审视资本家在利益驱使下的PLOS ONE 行为!


王春艳 老师在题为《物理学与人类文明十六讲》之前言:奥林匹亚科学院 的新博文中以一位大学物理学教师的身份发表出了一番感慨: 我想很多人大约都如我一样,有着对美好的人文环境的向往


这是一个相当深刻但又对每个人非常明了而且重要的话题, 所以我立马放言: 科学家必需有很好的人文修养呢! 不过这个话题, 我曾经给一批作家们大谈特谈过, 现在时间不经用, 但也要争取跟您老干一架, 您老戴好盔甲, 我骂人不带脏字, 但往您老心里头蛰, 嘿嘿。”


我们这些人, 大家心里头都会把自己看成科学家或者说科学工作者 我们满腔热情追求用科学的手段来为人类社会谋求幸福, 但面对现实生活, 我们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有束手无策之感为什么? 三言两语道不清, 我还是从科学本身出发来聊这个话题, 随后逐渐深入吧


作为科学工作者本身, 追求事物本质真相时, 我们有社会属性的道义和责任道义和责任是人文范畴的内容, 道理很简单, 比如我们搞清原子弹的制造基理, 但我们不能随便给扔出一颗原子弹; 又比如我们要搞明白基因的调节和功能, 但我们不能随便就搞基因武器撒发到大千世界。


科学本身的价值和意义是不言而喻也是无容质疑的。也正是基于这一点, 一篇学术论文必需有潜在的科学意义和科学价值。然而开放学术期刊 PLOS ONE 完全放弃了这一本该为学术界严格遵循的基本原则, 完全用资本运作的商业模式, 冲破了应有的人文社会责任感底线。


我深知, 作为一位学者, 我追求发表我的文章, 也追求尽快能发表我的文章, 更是追求发表在高水准的期刊。得益于我当时博士导师和博士后导师对我的放手栽培, 从我的第一篇一作者文章开始, 在他们的协助下, 我就自己来回和多种学术期刊的EDITORS和评审我论文的REVIEWERS过招, 个中体会非常之深刻


在每篇文章的发表过程中, 同行匿名评审给我带来的困扰, 有时候把给出如此糟糕评论的REVIEWERS灭了的心思都有,尤其是那些国际顶级刊物有些时候看作者的来头而忽略了学术的本身。


不客气地说, 大牛在顶级刊物上灌水容易, 而我们这些娄箩要想搞一篇, 凭借的不单纯是学术的本身, 也还要看你哪里来的, 出自哪个系谱等等 可以说每篇文章的面世必经“刁难”无数。而 PLOS ONE 的横空出世, 就如同流星刷过漆黑一团的夜空, 把我要面对的这种困境一扫而空。然而我没有高兴, 有的只是对学界的悲哀!


熟悉我的朋友一定知道我对PLOS ONE的有着十分尖锐的批判, 虽然我对它的开放模式推崇有加。PLOS ONE 主篇曾给中国学术界的一位标志性人物明确提到我的个人博客对PLOS ONE有负面评论, 对PLOS ONE有非常不好的影响。


但它的主编没有跟我直接联系, 也没有给我施加任何影响, 采取了低调息事宁人的办法。他知道, 和我联系说这个事情,不会有愉快的结果, 除非他们的不追求科学意义本身的既定方针发生改变。


我至少会问主篇: 您怎么看懂我的中文的? 如果您有人文理念的话,您的人文理念是什么? 您以主篇的身份是如何把人文理念融入到科学期刊的发展壮大过程中的? 很显然, PLOS ONE 的主篇在他们现有经营的模式下, 不可能给我写信联系让我消除我的观点带来的负面影响


如果说您实在不理解我对PLOS ONE的尖锐批判, 认为我泄私愤、患毛病, 我这里再给您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假设我的试验室里有一个植物改良品种, 有别于任何其它物种的野生繁殖力 我不考虑别的任何学术意义, 只按照 PLOS ONE 的要求来发表, 会是什么后果?


您是否听说过外来物种入侵? 如果我发表在 PLOS ONE 文章中的技术和结果被不法分子有目的的利用, 可不可以形成灾难? 您有十足的理由说我试验里不可能搞出这个改良品系吗?


我知道, 无论您神通多么广大, 即便您是 PLOS ONE 的主编,您不可能从逻辑上否了我的推测或者假设,自然您也无法不让我从人文思想的角度猛烈攻击PLOS ONE的不恰当做法。您不要说我给定的例子过于极端, 但请您知道, 科学研究的不可预测性!


籍此, 我再次发自内心地向中国学术界的同仁倡议, 抛弃眼前那丁点个人利益, 为我们共同美好的家园着想, 彻底抵制 PLOS ONE 这种没有良好的人文精神在内的学术刊物, 敦促其自身作出革命性改进



谈谈科学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825582-673200.html

上一篇:科学网®我的快乐大舞台
下一篇:科学需要人文元素的滋养 (3)

19 郑小康 王春艳 陆俊茜 张玉秀 陈楷翰 徐晓 陈冬生 戴德昌 苏光松 王淳 徐大彬 刘全慧 乔中东 安海龙 曾庆平 yunmu zhouguanghui dangping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0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