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军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jianjun

博文

【大学围城4】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上)

已有 3399 次阅读 2015-6-10 19:41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大学, 生活, 情感, 围城

 按:本博文所记述的人和事都是杜撰的,如果与现实的某些人和某些事有雷同,要么纯属巧合,要么是概率极高的生活常态,切勿对号入座。 

鸿渐接过信件一看,国府科教部的红色封签赫然入目,心里犹自狐疑。忙拆封查阅,原来是一份海外访学计划的入选通知。鸿渐这才记起,半年前学校转发一则通告,为加强青年教员的培养工作,国府科教部拟选派一批人员赴国外访学。当时自己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联系了北卡大学此前结识的一位教授,征得同意后,遂填就一份申请提交。不想今天收到通知。

科教部的计划执行秘书倒是细心,就连行程日期都大致做了安排,而且附有一份同行人员的名单及联络方式。原来,访学北卡的还不止自己一人,还有另外三位,一位是来自上海辅仁大学的分子生物学专业贾宏伟先生,一位是来自上海华东大学的有机高分子材料学专业曾咏秋女士,还有一位是来自广州岭南大学附属医院的妇幼保健医学专业苏文纨女士。

隔天下午,鸿渐正在办公室赶写一份报告。桌上电话骤然响起,接起来,耳边是一个爽朗的男声:“是鸿渐兄吧?”鸿渐一边猜测,一边应答道:“是我,您是……?”那边继续道:“我是辅仁大学贾宏伟,科教部的通知收到没有……”鸿渐忙不迭应道:“宏伟兄,你好,你好,通知前两天就收到了……”。电话中听得出宏伟甚是健谈,同行的几位他都联络到了,并嘱咐加紧办理行程事宜。

科教部的办事效率也出奇的麻利,一个星期后,学校科研处通知第一笔资助经费已经拨付到位。然后鸿渐就为工作交接、签证、差旅准备等事务一阵手忙脚乱。其间宏伟不时打电话来催问进展状况,并约定启程日期。顺便也透露点小道消息,他与咏秋就同城地缘之便已经聚过几次,咏秋小姐还问起自己是否是个有趣的人儿,还透露到那位文纨小姐的声音很好听……

赴美行程定在316日,眼看行程日日临近,诸事也终于安排妥当。临走前一天晚上,实验室和学院几个要好的同事约在一起为鸿渐设宴践行。酒过三巡,谢博士提议,鉴于暂别“又脏又乱又快活”的日子,将迎“很蓝很净很寂寞”的生活,号召在座的诸位多劝几杯。鸿渐担心喝多误事,忙不迭讨饶。范小姐又不放过表现的机会,嗔怪谢博士趁人之危,又提议要代劳。鸿渐心下叫苦不迭,本可以躲几杯,现在只能壮着胆子又多喝几杯,一边的孙小姐看在眼里,只顾自己抿嘴偷笑。又有人不依不饶,提议鸿渐和同办公室孙小姐应该喝个交杯酒。按照惯例,孙小姐又会怂恿范小姐代行。今天孙小姐的众多仰慕者之一赵向阳博士抢座在她旁边,其间又是帮加菜又是帮挡酒,一路大献殷勤,孙小姐却几无理会。

孙小姐听得别人打趣,倒自己端杯站起来,浅笑道:“谢谢鸿渐可以为我腾挪出地儿,让我多清净些时日,鸿渐咱喝吧!”鸿渐心里明白几分,便接了话茬儿“万一想念了,就多打几个电话”,边说边被别人推将过去,两手臂一搭,一饮而尽,起哄声应景而起。餐毕散场,向阳提议要送孙小姐回去。孙小姐却转脸对鸿渐道:“鸿渐,同窗下工作这久,难道临远行也不送送我?”方鸿渐本不想拂了赵博士的一番美意,但看到孙小姐近乎恳求的眼神,又不忍拒绝。便回道:“好吧,那我就陪向阳送送你”。赵博士却幽愤然说道:“既然鸿渐兄相送,我就不陪了,有其他事情先走一步”。回去路上,鸿渐便埋怨孙小姐害自己无故得罪赵博士,孙小姐便抢白鸿渐独善其身毫无侠义之道。不过楼下临别时,孙小姐却是非常恳诚的谢过鸿渐。

次日一大早,鸿渐便搭火车赶往首都,一路舟车劳顿,辛苦自不必多言。临近中午鸿渐终于赶到机场,行程可谓毫不敢懈怠,但赶到航站楼前的结合地点,还是比宏伟约定的时间晚了约一刻钟。远远望见已有三人站候在那里,看来自己是最后到的一个,便疾步直奔过去。那几位也看出,来的正是鸿渐,便招手示意。三人中那位男士自然是宏伟,紧站在旁边聊话儿的应当是咏秋小姐,站在稍离开点儿的估计是文纨小姐。眼睛一看定此人,鸿渐心下无比大骇,怎么会是孙柔嘉?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阅读索引:

【大学围城3】点名批评教授

【大学围城2】青椒没脸回家过年

【大学围城1】菜鸟分享基金申请经验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60464-896985.html

上一篇:致创客们的一封信
下一篇:【大学围城5】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中)
收藏 IP: 110.203.9.*| 热度|

3 赵美娣 董焱章 曾泳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9 2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