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啄木鸟专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qinghui 对错误的数学论点发表评论

博文

Zmn-0765 沈卫国:对“Zmn-0760 Thebeater:希望能看完整再下结论。...”的评论

已有 173 次阅读 2021-12-8 16:16 |个人分类:数学啄木鸟|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Zmn-0765 沈卫国:对“Zmn-0760 Thebeater:希望能看完整再下结论。评沈卫国先生的Zmn-0755”的评论

【编者按。下面是沈卫国先生的文章。是对Thebeater先生《Zmn-0760》文章的评论。现在发布如下,供网友们共享。请大家关注并积极评论。另外本《专栏》重申,这里纯属学术讨论,所有发布的各种意见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专栏》编辑部的意见。】

 

  

对“Zmn-0760 Thebeater:希望能看完整再下结论。

评沈卫国先生的Zmn-0755”的评论

 

 沈卫国

 

 Thebeater先生说:“不管甲如何进攻,乙总能守住,这就是我对不可数的定义。那么请沈先生拨冗重新看一下,在这个定义下,是不是证明就有效了?这样能不能回答你的质疑了?可能沈先生心存疑虑:凭什么你要这么定义?就算你的定义和康托的原始定义等价,凭什么康托要这么定义?这根本不是我理解的不可数!你是在胡乱定义,不讲道理!”

我们讨论的是康托定义的“不可数定义”,而不是什么您Thebeater先生定义的不可数定义。你尽可以定义任何定义,比如,你甚至可以定义123三个数也“不可数”,那是您自己的事,我们凭什么去评论?你前期的文章中,哪里说你说的不可数不是康托的不可数而是您自己发明的不可数了?你要是早说,谁会“搭理”您?你现在对我的评论说不出什么了,就改口,还说我不了解您说的是什么。这样的做法不太好吧?

我前面引的你自己说的一段,你说的太对了。说你“不讲理,胡乱定义”的,可不是我,是您自己。请你牢记。勿算到我的账上。

Thebeater先生在文章的开篇就说:“首先感谢沈卫国先生的阅读。我觉得沈先生的评价很到位,我在Zmn-0741中的论述确实更容易露出破绽。我觉得这是个很正面的评价,恰恰说明了我比原本沈先生自己读到的证明更直接,但正因此,更容易露出沈先生的破绽。”

说实在的,此段我看了好几遍,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来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如果不是他一开始还“感谢”了我,说我“很到位”,是个“很正面的评价”,我真得批他一个“语无伦次不知所云”。各位网友,博友,请你们帮我分析分析这个Thebeater先生究竟是个啥意思?怎么就我对他的东西的评论是“更容易露出破绽”,而且他自己也认为是个“很正面的评价”,就“更容易露出沈先生的破绽”了?经他承认的他自己的破绽,怎么忽然又成了我的破绽?呵呵

Thebeater先生自己发明的所谓“不可数定义”,也就是两人博弈问题,在康托那里,就是可数的。没有什么不可数的问题(按康托的定义)。他说我对不可数的定义理解有问题,那是对你的所谓定义,对康托的定义,我清楚的很。因为你自己原先并没有像此文一样说你的不可数定义不同于康托的定义,所以给人一个假象,以为你对康托的不可数定义理解错了呢(实际上其实就是如此,他自己改口了而已,那么我们就按他改口后的说法来说)。这个您能怪我吗?你如果一开始就明说你的定义不同于康托的定义,谁会费功夫评论于你啊?你爱咋定义你就咋定义,好吧。

更可笑的是,在他文章的最后,却又扯到是康托的什么“代数数”。你自己说的是你自己的定义,怎么又与康托扯上了?不是还是康托的不可数定义吗?怎么成了你自己的了?难道数学概念、定义,也有巧取豪夺一说吗?康托的归康托,您自己的归您自己,行不?代数数就是可数的数,因为代数的解,是可以一个一个列出来的,否则能叫什么解?难道“换了个马甲,就不认识你了”。所以他讲这些不过是换了个名词,没有实质意义。可此先生居然把此看成什么不得了的根本性的东西,难道故弄玄虚也是解决数学问题的一种方法吗?

最后,最可笑的一幕出现了:Thebeater先生叫我去看康托的“原文”,真好像他自己看了似的。你自己说你不懂“德文”,康托的原文是德文的,你究竟是如何看的“原文”?按您这个意思,不是我看的是中文版,也等于看了原文吗?凭什么你看了英文,就是原文了,我们看的是中文,就不是原文?您的意思,德文=英文喽?如果不等,请您给个解释好么?再说了,康托对角线法的中文表述,包括了很多数学、逻辑大家,如美国的王浩,国内的张景中院士、徐利治、张锦文、朱梧槚、莫绍揆等等等等,这些人您都听说过吗?比您如何?他们翻译的对角线法区区几十个字,都不算数了,都错了,还不如个您看的英文版的所谓德文“原著”?用英文去看了德文的原文,还自以为看的就是原文,还教导别人去看原文,您啊,叫我怎么说好啊。

最后,您还教导我们说“没有读红楼梦的原著,就无资格评论红楼梦”。您说我能忍住不笑吗?那个德文的“红楼梦”,您是如何用英文读的“原著”的?您不是自己也大评特评了一番吗?没有读原著,你不是说不能评的吗?原来您只是对别人,对您自己不算数了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喽,就是该先生认为他们的所有“西文”都是互为“原著”,都一样,唯独我们中文除外。我们可是安心且甘心做里外都黄的芒果的。有人净想着去做个大白梨,但人家真正纯真大白梨不是在兵乓球世锦赛上大喊“香蕉”的吗?

做人做事,别这么净想着在别人面前显摆什么。你就是显摆,也先要有可以显摆的本钱。比如,您可以先进修一下德文,从头来,做个德国的小学生,把德文的康托对角线法先看了而且看明白了,再去想教导他人读原文的事儿,共勉!

 

 

 

返转到

   zmn-000文清慧:发扬啄木鸟精神-《数学啄木鸟专栏》开场白及目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55313-1315740.html

上一篇:Zmn-0764 薛问天:不持现代实无穷观,讨论集合论中的问题,没有任何意义。评林益《0756》
下一篇:Zmn-0766 薛问天:确实要改变连一些最简单的无穷集常识都不懂的状况,评新华先生《0763》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6 06: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