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啄木鸟专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qinghui 对错误的数学论点发表评论

博文

Zmn-0710 沈卫国: 评薛先生的“要分清是推出的结论还是在某假定下推出的结论” 以及“所谓新导数定义问题之所在”

已有 370 次阅读 2021-10-27 08:57 |个人分类:数学啄木鸟|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Zmn-0710 沈卫国: 评薛先生的“要分清是推出的结论还是在某假定下推出的结论” 以及“所谓新导数定义问题之所在”

【编者按。下面是沈卫国先生的文章。是对薛问天先生的《Zmn -0706,0708》文章的评论。现在发布如下,供网友们共享。请大家关注并积极评论。另外本《专栏》重申,这里纯属学术讨论,所有发布的各种意见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专栏》编辑部的意见。】

 

 

评薛先生的“要分清是推出的结论还是在某假定下推出的结论”

以及“所谓新导数定义问题之所在”

 

沈卫国

 

                     

 

     一,评薛先生“要分清是推出的结论还是在某假定下推出的结论”

 

      薛先生 此文,充分暴露出这个人的学品。我看他就是为面子在那里搅和,已经谈不上什么真正意义的学术探讨了。当然,人非圣贤,这么做的人也很多,无足为怪。但是非还要分清,不容薛先生扰乱视听,胡乱强加给我的一些不实之词,有些根本不是我的看法,他硬说是我的看法。这是很不地道的。必须反驳。

 

     薛先生张口闭口什么常识常识的,似乎就他知道常识,其他人连常识都不懂。薛先生太高看自己,而太小视别人。此人一贯如此。比如,他居然说我连A→B为真不等于B为真都不知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假 ,为真。我会不知道?我老实告诉你薛先生,这个几十年前我就知道。薛先生就是这么不靠谱。没办法。

 

薛先生更可笑。居然把我的意思重复了一遍,算是反驳我:我说的就是推出不等于证明,结果薛先生也说推出不是证明,还说我不懂。简直是开玩笑。薛先生连最起码的理解别人的意思的能力都欠缺(除非他是装!)。

 

关于位数的问题,薛先生居然说:自然数同位数的一一对应当然是单值的。我们讲的是同【位数】的对应,又不是同该位的【值】的对应,该位可取的值可以是多个,但位数只有一个,每个可以取多值的位数,对应的自然数当然只有一个,哪里需要对应什么多值的自然数。这么筒单的道理,沈卫国先生竟然想不清楚。

我一再开导薛先生,可他还是不懂。“位”是什么?单值的能叫位?我一再叫薛先生改可数的定义,把与自然数一一对应,改成与位数一一对应,薛先生敢吗?自然数是单值的,而位数呢?一个位数可以有起码两个自然数!(二进制下)薛先生连这个悟性也没有。既然已经和位数这个自然数对应了,怎么又出来作为位数状态内容的自然数了?这不等于多值的自然数了?我们说的已经如此明确了,他还在那里说与位数一一对应和与自然数一一对应是一样的。既然一样,自然数是单值的,对应上了就不能改了,为什么与位数对应了,可以每位求异产生新的实数?自然数有这个能力吗?二者没有任何区别吗?如没有,为什么一个叫自然数,一个叫位数?不动脑子!我历来文章都写的很明确,薛先生却说我没有指出康托的证明中哪里用到了这点。这方面,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一个以正视听的意思,对让薛问天明白,我根本不报任何期望。

   

对于反证法的问题,我说的是反证法不完备,容易错。这个与陶哲轩的看法一致,实际很多逻辑学家都是这么认为的,这几乎就是常识,可惜薛先生不知道,还叫别人要提高什么的。薛先生非把否定反证法的帽子扣到我头上,这个必须明确澄清。薛先生经常这么干,把明明不是别人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再反对别人的“这个观点”。这一套很不好。做学问的人不该如此。你薛先生懂什么叫不完备吗?不完备等于是错的吗?你好好补补课。也提高提高。这里再正告您一次:反证法不是不可用,但要小心!它很可能无意中引入隐含的假设,得出错误的结论。就这么个意思。但并不是每用必错。保证没有引入隐含假设,当然是可以用的,而且还很有效。在康托对角线法反证法的使用中,它就用错了,引入了隐含假设。分析都在,薛先生居然看不懂。我不多说,此人就这么个水平了。

 

薛先生最后说:综上所述,更加说明了我上次的论断:「缺乏对逻辑的最基本认识,是沈卫国先生产生错误的主要原因。」还是那句话,现在还没认识到,那就在以后补点逻辑知识,慢慢提高认识吧。

此话我回赠薛先生,对他自己实际上非常合适。薛先生经常叫这个那个的提高水平,好像他自己的水平究竟有多高似的。别不多说了。

 

 

二,评薛先生的“所谓新导数定义问题之所在”

 

坦率而言,薛先生反驳我的此文,简直就不值得置评。此文比任何一文的彻底暴露了薛先生的真实学术水平。很多最简单的东西,薛先生竟然不懂。反正白纸黑字,都在这里,大家都在看,薛先生想立此存照,是你的事。一个线性方程的系数,就是其斜率。薛先生居然不知道。我在新导数定义下,完全可以不去用具体再用曲线上两个交点去决定这个斜率。我文章中写的明明白白,难道斜率只是由两个交点决定的?斜率是一条直线本身固有的性质,不取决于具体哪两个点,曲线与一条直线的两个或一个交点,只是决定唯一的一条直线,但不能唯一地决定该直线的斜率。特别是只有一个交点,此时的切线的斜率。一个点,没有增量,也没有增量比,因此无法直接由这一个点定义斜率,斜率就是此直线的系数。它是由切线上任何的两个点决定的。此问题画个图就可以看出来,薛先生居然理解不了。这里,薛先生的基本功彻底暴露。他不仅仅是没有万分之一的创新的问题,而是连基本的中学水平的知识都没有。薛先生连一道初中水平的算数题都不知道怎么做。此题就是“求一条曲线的切线的斜率”。怎么求?请薛先生去请教一下中学生,好吧?系数求出来了,就是切线的斜率,切线的斜率就是导数。

   薛先生在文章中还说什么△x0是割线,△x = 0是切线,问我怎么知道的。你薛先生在这里反对的不是我了,反对的是所有微积分前辈!因为牛顿、莱布尼兹等等都是这么认为的。这一点我与传统微积分没有区别。区别仅仅是传统微积分有0/0 = k的问题,我是0 =k·0,因此没有了0/0的问题,至于k =2x+x,在△x = 0时就是切线斜率,我与传统微积分没有任何区别。薛先生都没有搞清该反对什么,不该反对什么,他是只要我们说的,他就反,结果把自己搁进去了。薛先生 应该好好学习或复习中学的东西(我这里绝对不是故意贬低他,是实事求是,就是这么回事,一点没有夸张),再来此地教训别人。

   比如薛先生说什么“首先句中提及【切线】是不对的,因为这同切线毫无关系。这句话对于割线对不对呢?也不对。割线随Δx的不同而不同,有很多割线,但Δy/Δx就是这些每个割线斜率的定义,Δy/Δx既是这些割线的斜率的充分条件也是必要条件。凭什么说Δy/Δx不是这些割线斜率的必要条件。要知道直线在各点的斜率是相等的,每个割纬无论在割线直线上哪点,无论选其任何增量Δxn和Δyn,都有斜率Δyn/Δxn=Δy/Δx。不存在不是必要条件的任何问题。”

   其中“Δy/Δx就是这些每个割线斜率的定义,Δy/Δx既是这些割线的斜率的充分条件也是必要条件。”一段,薛先生居然还好意思用黑体字来强调!Δy/Δx是割线斜率的定义?谁告诉你薛先生的?它在△x0时可以等于割线的斜率,可它绝对不是割线斜率的定义?薛先生连这个也不知道。一条直线的斜率的充分必要条件是什么?是该直线与曲线的两个交点唯一地决定的?薛先生自己琢磨去吧。

薛先生说什么“我就敢说不可以。因为前面已论证了,对于Δx≠0k=2x+Δx是割线的斜率,你现在令Δx=0,求出的k=2x是什么?请沈先生回答,你用Δx0的割线斜率k=2x+Δx,令Δx=0求出的k是什么?你现在还说不出,你后面说它是切线的斜率,当然是毫无根据的。”

薛先生居然说什么“令Δx=0求出的k是什么?你现在还说不出,你后面说它是切线的斜率,当然是毫无根据的”。我前面已经说了,薛先生说我毫无道理,等于说整个微积分求导都是毫无道理的。我在这里与传统微积分没有一点区别。薛先生彻底把自己搁进去了。本来对如此低水平的东西,没有什么必要反驳。但为了彻底消除薛先生对其他读者的误导,还是必须给他指出来,以正视听。

薛先生说“沈先生此问说明他对贝克莱悖论缺乏最基本的了解,贝克莱悖论指的就是Δx=0Δx≠0的矛盾。不是什么【分母上的自变量的增量】。”

     薛先生此段,彻底暴露了该人不求甚解的本性,胡乱反对别人,为了反对而反对,不及其他。还说我缺乏最基本的了解。不是开玩笑吧?实际上,缺乏了解的,是他薛先生本人。请问,为什么会有Δx=0Δx≠0的矛盾?不是由分母上的自变量为0不为0的问题引起的?还什么“不是什么【分母上的自变量的增量】”,你薛先生居然还好意思说!丢人也不能这么个丢法吧?白纸黑字都是你自己写的,别那么信口开河。老在那里暴露你的傲慢与无知。

  薛先生说“但是沈先生却认为切线的斜率就是他用方法1求出的k,即用Δx≠0的割线斜率k=2x+Δx,令Δx=0求出的k沈卫国讲不出任何理由,为计么这样求出的k就是切线的斜率?他甚至连什么是切线,什么是他讲的【此时的直线】都未定义清楚,怎么能讲清楚这样令Δx=0求出的k就是切线的斜率?

我们知道切线是割线的极限,切线的斜率是割线斜率的极限,这里必须有极限的概念才能由割线定义和求出切线来。不用割线的极限,在这里根本定义不出切线来

薛先生这里反对的是所有微积分,不止是我了,前面已经说过了。薛先生这里,吹毛求疵,过头了。我告诉你薛先生,你也好好学下:Δx=0,就是这个极限。因为此时的极限就是可达极限,与其函数值为0是一致的!但这里的极限已经没有了0/0的问题而已。因为0/0的极限,是不可达极限,它的函数值是0/0,没有意义。薛先生居然分不清,搞不懂一个函数的函数值,只要函数连续,就是它的极限值。此文可达极限。不是没有极限。我说Δx=0,这里你完全可以用Δx→0来代替。因为二者在这里等价,所以我就没有用Δx→0了,直接用Δx=0,跟薛先生这种人讨论问题,简直就像跟外行讨论一样,他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只要你不提,他还就真不知道上面常识性的东西。我说的极限法求导不行,不是任何极限都不行,是极限用之于分母有自变量的情况下不行。分母无自变量的情况,极限与其函数值一样。当然可以啦。薛先生这是怎么了?连这些东西也得我把手教你?

薛先生最为奇葩的论点,我看来几乎自己笑了起来“沈先生说的割线变切线,割线是割线,切线是切线,割线怎么能变成计么切线。另外他说的根本不符合他作的实际。沈先生明明是用Δx≠0的割线斜率k=2x+Δx,令Δx=0求出的k,来作为切线的斜率的。根本不是去求【切线上任意两个其它点所决定的该切线的系数(斜率)。】不知沈先生为何在此要说此假话。看来是因为用Δx0的割线斜率k=2x+Δx,令Δx=0求出的k,来作为切线的斜率,找不出任何理由。这就是沈先生的【导数新论】的真相。”

我一再说,我求的就是切线的系数。这个系数代表什么,不用再去求,这个东西,中学水平的。好吧?决定系数或斜率的是什么,薛先生去翻书(中学教材),还用我再去求?我求的就是系数,系数,系数。不是别的,别的,别的。系数出来了,根据已有的中学知识,它就是斜率。你还让我去证明它就是斜率,还用我证明?薛先生居然说我说的是“假话”,意思是我没有用切线上的其它两个点再去重复地“求”出系数,你不是开玩笑吗?这个东西人家早就证明了的,中学中就证明了,你却叫我重新证明一遍,只能说明你无知。不知道直线方程的系数,就是它的斜率,根本就不必再去求。只要得到系数,斜率就有了。退一步说,我也不是没有给出过用切线上的任意两个点来重新写出斜率,薛先生居然无视或看不懂。我给出的△y1/x1 = k,以区别于△y/x,不是写的明明白白?△y1、△x1,就是切线上任意两个点,而△y、△x,仅仅是直线与曲线的交点差。不是写的很明白?这是另一种求法。也是可以的。但多此一举。

以上说明,可以看出薛先生彻底暴露了其真实水平和理解力。和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本性。不是水平太低,就是胡搅蛮缠,二者必居其一,或二者兼而有之。

 



返转到

   zmn-000文清慧:发扬啄木鸟精神-《数学啄木鸟专栏》开场白及目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55313-1309626.html

上一篇:Zmn-0709 薛问天:要认清归纳推理与演绎推理是不同的逻辑推理,评范秀山先生的《0699》
下一篇:Zmn-0711 李振华:再谈集合论中的无穷小,无限基数的进一步表示。证明薛先生否定的公式。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4 14: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