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j3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lj344

博文

《我讲个笑话,你可别哭啊》

已有 3574 次阅读 2014-4-10 16:04 |个人分类:读书|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继续说最近看的书。

   《我讲个笑话,你可别哭啊》,这个名字怎么看都像烂大街的网络文学,以致放在手机中好长时间都不想看,后来有一天觉得其他书都不想看的时候,耐着性子打开这本书,然后,然后就不想放下了。

   网上查了才知道,作者囧叔原来是豆瓣红人,真人是一个搞IT80后。这本书是其豆瓣日记的一个合集,在豆瓣上大家都囧叔其人的评价也不错,这是我看完书逛豆瓣才知道的。

   先不论这个人,我们先看其作品。囧叔其人语言幽默犀利,文字奇妙夸张,看的时候往往或怀疑事件的真实性。但是囧叔声称,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的。我倒觉得,真不真实不是重要的,作家的创作本来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本书是一个小集子,里面有好多故事,看完以后给我印象深刻的有这么几个:

   一个是花四宝的故事

花四宝年轻的时候身强力壮,靠着自己的力气日子过得也不错。娶了个漂亮妻子(文中好像没提是不是很漂亮,但是我的感觉就是小媳妇都应该是很漂亮的),生了对双胞胎女儿。但是一天放工回来,生活的轨迹彻底改变了。他爸爸喝多了,对儿媳妇动手动脚,正好被花四宝看到,于是不小心,花四宝就将他爹打死了。花四宝娘和妹妹没有报警,花四宝本人逃到了新疆。一晃多年过去,花四宝回家了,身上又多了几条人命。

花四宝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大变样,娘死了,妹妹嫁人了,妻女也不见了踪影。家里拆迁分了三套房子,全部被妹夫三兄弟霸占了。妹夫三兄弟是当地的黑社会,将他们家房子占了以后出租给别人做了赌场。花四宝双拳难敌六手,只能先去找自己的老婆孩子,找到以后安顿好就出来妹夫的小区附近租了个楼梯间,找零工糊口。

花四宝除了干活之外就练拳,只练左拳。本来身体就很高大健壮,后来手臂练得像大腿一样粗。一天,花四宝闯进本属于自家的楼,将妹夫两兄弟一拳一个解决了,包括一起吃喝嫖赌的一帮混混街痞流氓若干人,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妹夫最小的弟弟没死,但是变成了精神病。完了后,花四宝用皮带自杀了,死前写了份遗书给老婆和两个女儿,嘱咐两个女儿照顾好母亲,本属于自己的家产留给了妻女。

然后是刘五洲的故事

刘五洲是一个山西面馆的跑堂伙计,他动作利索,做事情有条不紊,因此工作上花的时间就比一般伙计要少,聊天中,作者得知刘五洲有一手魔术的手艺,经常得以见到刘五洲在面前空手变物的把戏。同事都说,从来不敢跟刘五洲玩牌,因为你手里有什么牌最后都是他的,他想要什么牌来什么牌。

刘五洲身体单薄,脸色惨白,作者一度觉得这个人活不了多久,后来刘五洲真的死了,与别的跑堂小哥聊天才知道刘五洲的悲惨身世和魔术的故事。

原来刘五洲有一个亲哥哥,爹娘早逝,与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成了家,自己在外面打工赚钱。本来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但是无奈哥哥查出了尿毒症。不幸的是,同时,刘五洲也查出了脑瘤。家里砸锅卖铁也只能救活一人,二人就决定抽签定生死。刘五洲到处找会变魔术的手艺人学艺,因为他说自己不能输。等到刘五洲手艺已经炉火纯青的时候,二人的抽签开始了。刘五洲先抽,哥哥看到刘五洲的手艺,叹口气,把盛签条的瓦罐打碎了,起身走了。刘五洲背后叫住了他哥,哥,我输了。

大家都不明白,刘五洲技艺纯熟,怎么最后关头竟然输了,他可是可以把变成变成的人啊。作者摇头,他真的输了?

替代的雷震子的故事:

雷震子是一名洗碗工,其敬业精神吸引了各位回头客到小饭馆吃饭,因为经过雷震子洗的碗,绝对不会残余米饭里、刷碗水之类的东西,洁白透亮,干净如新。雷震子洗碗有几个特点,从来不带橡胶手套,“戴手套能洗干净吗?碗上粘个小米粒儿都摸不出来!;不抹护肤品,怕被客人吃到肚子里;洗碗底,这是业界良心啊,因为不管你碗里面洗多干净,碗底不洗的话,碗一摞起来,再干净也是白洗了;洗完以后,倒扣在干净的白毛巾上,并且每一摞碗下面都横扣着一双筷子,据说可以加速残水流下来。

这样敬业的一名洗碗工就要失业了,因为老板要买一台新的洗碗机,代替了洗碗工的工作。雷震子发怒了,机器能代替人吗?机器刷的碗能放心吗?机器会刷碗底吗?机器能把缺口的碗筛出来吗?机器能洗掉筷头的鸡蛋清吗?

对于雷震子的愤怒,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只知道,在地沟油已成为行业公开的非秘密以后,像雷震子这样的洗碗工已经是国家珍稀保护动物了吧。

最后再说一个混混的故事,名字叫大江大海一箱啤酒

大江和大海是兄弟俩,从小就是让爹妈操心的主儿,长大以后不负众望混成了混混街痞,嗜好就是喝酒,二人久逢对手,经常哥俩儿一块儿在烧烤摊上喝酒。由于从小不干好事,经常抢一些网吧小孩打游戏的钱去喝酒,大家都说他们不是好人。

一日晚上,哥俩儿喝酒的时候,遇到一个老太太讨饭,哥俩儿撇着老太太穿的干干净净,不像是乞丐的样子,以为是骗子,奚落了一番。没想到老太太很羞愤,一瘸一拐的走了。二人觉得这瘸腿不是装的,追上前去问腿怎么回事。老太太满腹委屈,哭着说儿子媳妇打的。兄弟二人一听,这比我们还混账啊,架着老太太就要去给她报仇。老太太死活不愿意上楼,俩人上楼去一脚踹开门,把不孝子和不孝媳妇从床上拎起来就开始审问:打亲妈了吗?打了,啪一拳;打女人了吗?打了,啪一拳;打老人了吗?打了,啪一拳。不孝子被打怒了,嘟囔着,这问题不都不一样吗?,啪又一拳。手打累了,大海让一旁发抖的媳妇拿一把椅子来打,媳妇转身进屋拿了把椅子。大海突然想起,这媳妇也参与了虐待母亲,但是二人的原则是不打女人,于是决定让不孝子自己打自己的媳妇。也许是怕再挨打,或者是报刚才拿椅子的仇,小伙子下手很重,要不是老太太报警,警察进来的快,估计后果很难收拾。

最后,媳妇被打成植物人,混蛋儿子反而没什么事情。到底孰恶孰善?

 

囧叔的故事很吸引人,读后以后却觉得无奈,可是同时,我看到了那一颗颗平凡的可爱的心,在这片大地上,鲜活地跳动。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21561-783648.html

上一篇:北方的雪
下一篇:选班长
收藏 IP: 124.205.233.*|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19 1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