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j344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lj344

博文

好大的雪

已有 3585 次阅读 2013-3-20 09:5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昨晚冒着大雪回去宿舍,车灯路灯下,看见密密麻麻的雪花簌簌而下,我带着帽子,一只手挡着前额,沿着稍显空旷的北四环飞驰而过。待到回到宿舍,手套和身上已经落了一层雪花。

        今早起床,打开窗帘一看,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啊!足足有近20厘米的积雪,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宿舍楼下的自行车都变得笨笨可爱的了,树枝上也落满了雪,压弯了长青的松柏,给老气横秋的枯枝增添了几分柔和的线条。迎着阳光看上去,枯枝上厚厚的积雪颇为通透,粉雕玉琢。一路上都是行人,大家舍弃了自行车,走在闪闪发光的世界中,拿着各式各样的手机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早上。

        坏心情,去死吧!!!

        

 

        想起了打油诗鼻祖张打油的传世之作:

        江山一笼统,

        井上黑窟窿;

        黑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虽说是打油诗,但是多么形象啊!

 

        还有一首据说也是一个打油翁的诗,不过这诗有一个来历:

        传说,唐代南阳读书人张打油一次在衙门墙上写了一首咏雪诗:
  白雪飘飘降九霄,街前街后尽琼瑶。
  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锹的使锹。
  这首诗被县太爷看见后,派人把张打油抓来责问,并以当时南阳被叛逆围困,正求朝廷救援一事为题,叫张打油写诗一首。
  张打油随口吟道:
  天兵百万下南阳,
  也无救兵也无粮。
  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21561-672050.html

上一篇:无题
下一篇:南乡子
收藏 IP: 118.228.247.*| 热度|

4 鲍海飞 林涛 陈昌友 陈湘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6 20: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