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康师傅方便面

已有 3071 次阅读 2021-12-18 13:1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康师傅方便面

 

晚饭的时候感觉没什么胃口,于是自己煮了一袋方便面,康师傅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喜欢吃。我对康师傅方便面是有特殊记忆的。1997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沈阳一家重型机械厂,和我一起分来的大概有40多个大学生。一开始,大家斗志昂扬,一年以后都蔫了,原因很简单,工资太低了,我们每个人工资只有450元,还是厂领导特批的。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除了我们这些新来的大学生以外的员工工资都是拖欠的。这是90年代国企的普遍状况,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期改革的阵痛,总是要有人牺牲的。

与我们这样的大型国企相比,当年外资企业,合资企业似乎一片欣欣向荣。康师傅方便面厂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他们在沈阳新开的分公司所在地与我们的厂区相隔并不远,但他们的工资确是我们的好几倍,一个技术员就能拿到1500。我们这里但凡有点本事的技术人员都跃跃欲试准备跳槽去挣大钱。而我们这些新分配来的大学生更是康师傅紧盯的人才库,因为我们物美价廉,最重要的是我们真的需要钱,于是我们中陆续有人换上了康师傅的工作服。我们厂当时的副总工程师,一个老大学生,头发都白了,见到这种情况,痛心疾首,给我们开会,先鞠了一个躬,说,厂子对不起大家了,我对不起大家,我们这儿工资是低,但我们是国营大厂,有着雄厚的技术储备,良好的培训,我敢保证,用不几年你们都会成才,你们去康师傅干什么?去做流水线工人?那可是初中毕业生都能干的工作,你们是大学生啊!求求你们了,不要走,厂子需要你们。。。。。。说着说着,老人声音哽咽了。但我们当中有很多人还是义无反顾地脱掉了那破旧的厂服,头也不回一下。

我记得当年我们都住在独身公寓,我们大学生住在三楼,技校生还有部分独身工人住在一楼。我们宿舍一个三个人,孟哥,小霍,和我。小霍哈工大毕业,辽宁本地人,性格豪爽。孟哥,比我俩大好几岁,其实他不是正规大学毕业,而是厂子职大大专毕业。但他想方设法跟我们住在一起,近朱者赤嘛,他总这么说。当时孟哥处了一个女朋友,一个小学老师,欢喜地不得了,为了表示自己上进,就开始在辽大函授本科,跟别人说起来,总是本科在读,本科在读,一幅既要谦虚又憋不住想让人知道的样子,我们都从心里为他高兴。孟哥是我们这里第一个跳槽去康师傅的,此后他经常下班买回来一只白条鸡,蘑菇,粉条什么的回来炖,请小霍和我喝酒,因为他的工资一下子从三四百涨到了一千五,不是个小数啊。

我刚才提到我们大学生住在三楼,技校生,工人们住在一楼。像我们这些大学生都朝不保夕的样子,更别说那些技校生了,整天混日子,酗酒,打架。一楼有一个在当地都出了名的混子叫顺子,应该三十多了。据说老爹当年还是市里一个副处级干部,在顺子不大的时候就因为好像是车祸什么的去世了,当然都是瞎传,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家道中落是一定的,顺子在厂子里本来有不错技术工人的工作,但因为经常酗酒打架,听说被厂子开除了,很奇怪他这样的人还一直住在独身公寓。 

一天,孟哥,小霍和我正在宿舍休息,宿舍门突然被一脚踹开,顺子拎着一把斧头跌跌撞撞地进来了,指着孟哥就骂,让孟哥给他去买酒,不然就不客气了。我们之前没见过顺子,哪见过这样一个酒鬼?但孟哥其实早就认识顺子,准确地讲顺子经常欺负孟哥,知道他在康师傅上班,工资高,就跟他要钱,不给就扬言收拾他,他手底下还有好几个技校毕业的小弟,同样是混子。彼时,孟哥也不示弱,说,我给我爸都没买过酒喝,凭什么给你买?我给我爸都没买过酒喝,凭什么给你买?孟哥不断重复这几句话,越说声音越高!小霍和我当时都在拉架,站在中间,也不知怎么搞的,小霍也没怎么用力,一下子顺子就跌倒了。只见顺子慢慢站了起来,眼睛阴阴地盯着小霍,说,小子,你哪的?活腻味了吧?你给我等着。小霍一米八的大哥儿,可能早就压不住火了,说,你想咋着,我就在这儿等着你!

一会儿,顺子下楼了,又过了一会儿,上来一群人,拿啥的都有,菜刀,棒子,顺子还是拎着那把斧子,上来就给小霍一个嘴巴。小霍盯着顺子,一字一句地说,今天算你狠,有种你就砍死我,没种都给我滚,小霍满眼冒着怒火。说也怪,这些人包括顺子真就没说什么离开了。小霍也离开了,打车走的。晚饭的时候又回来了,后面跟着五六个小伙子,全都拿着武装带。后来我知道是小霍找来的他在当地武警部队的同学,直接去了一楼顺子他们宿舍,那几个小混子都在,小霍的一个同学不容分说,上去就武装带,打在顺子头上,脸上,血汩汩地往外冒,另外几个小混子,吓得哆哆嗦嗦地蹲在角落上。小霍问顺子,服了吗?顺子抬起眼睛说,不服!“啪”又是一武装带,顺子的身子斜斜地倒了下去。这时,一个老人,应该是当地的居民,我们的独身公寓边上就是居民区,也不知道这个老人跟顺子什么关系,来求情,说,杀人不过头点地,杀人不过头点地,饶了他吧。

后来,小霍也去了康师傅,跟孟哥一个班组,孟哥是班长。我当时借调到市委组织部,但我们三个还暂时住在厂子的独身公寓。一天晚上,后半夜了,我们都睡下了。突然一阵脚步嘈杂,有人在使劲敲门,孟哥先醒了,说肯定是顺子,不要开门!但门还是开了,果然是顺子!脸上的伤疤赫然,后面跟着一群人。这时顺子竟然径直走向我,阴阴地看着我说,你为什么不开门?我不紧不慢地看着他,说,为什么要给你开门?顺子说,知道我今天带多少人来了吗?说着,往后扫了一眼。我也往后扫了一眼,说,你敢动我?我放个屁,就能判你们几年,你信不信?我也阴阴地看着他。这时,孟哥说,他可是市委组织部的。顺子和他后面的那帮人,一听这话,马上就像霜打的茄子,身形也突然矮几分似的。顺子,嘴唇抽动了几下,哆里哆嗦地从身上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想递给我,说,市委我也是去过的。说完,又抽出两支,递向孟哥和小霍。最后,顺子说,我这次是来讲和的。。。。。。

再后来,小霍跟我说,没想到,你看起来文质彬彬地,怎么看都像个正面人物,关键时候,顺子竟然怕你!我说,不是顺子怕我,这些混子怕的是国家机器。在国家机器面前,再大的混子,连屁都不是,这些人终归是社会的最底层。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会跟这些人纠缠在一起?小霍也很感慨,说,是啊,那你说怎么办啊?我说,我想考研。考研?小霍眼睛一亮,说,那我跟着你混了。

一年以后,我们这拨大学生有好几个都考取了研究生,其中就包括我和小霍。20多年过去了,小霍也都成了大学教授。人生每一步都是步步惊心,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317102.html

上一篇:科研的信仰
下一篇:2022 重读经典 不谈创新

29 杨正瓴 檀成龙 郑强 蒋敏强 徐长庆 罗鸿幸 周忠浩 朱志敏 杜学领 张强 文端智 曾泳春 宁利中 孙颉 汤茂林 马兴红 刘立 雷宏江 李学宽 彭友松 张晓良 韩玉芬 晏成和 王启云 杨顺楷 夏炎 褚海亮 胡宝群 王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19 0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