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t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tan

博文

纪念我的五舅

已有 1496 次阅读 2021-6-12 13:3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惊闻五舅突然永远离开了我们,实在让人无法接受。五舅的身体一直很好,今年应该63了,仍然热情的工作在一线岗位上。舅舅家里是一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八人,五舅排行老小,是最年轻、最乐观的一位长辈。但偶然的消息,让最年轻的五舅成为第一个离开我们的亲人。
 


从小生活在农村,五舅一家是我接触最多的城里人,我对城市的羡慕、希冀和遐想都来自五舅。普通话,干净的衣服,举止文雅,对当年的农村娃来说是一种榜样的力量。我的父母是标准的北方农民,从来不会讲什么大道理,甚至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学习,那个年代,能养家糊口是父母们的第一要则。那个时候的老师们是会打学生的,家长们习以为常,印象中也没有太多的思想教育。所以,我小学时候学习最大的源泉,来自于对舅舅的羡慕。五舅可能一直不知道,当然除了我任何人可能都不知道,我偷偷藏了舅舅丢掉的一个烟头,时不时会偷偷的去看一看,浑身瞬间就有了满满的正能量。小时候的我,不知道牛顿,爱因斯坦,也没有太多远大的理想,但五舅一直是我心目中的榜样,虽然我从未敢说出口。 


我的妈妈因为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对她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这也导致家庭的生活重担都落在了我的爸爸身上,小时候家里很穷。五舅家住在西安市,也是我大学以前知道的最远的地方,但他们一家经常在周末或者节假日来看望我的妈妈。我很享受每次舅舅带来的大米或者猪肉,更享受我带着讲普通话表弟在村里逛游时小朋友羡慕的眼神。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一顿肉食会让我回忆很久。舅舅时不时来我家,每次来我就觉得家里没有凳面的凳子很刺眼。舅舅对他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妈妈的关心是写在脸上的,也写在了我的心里。 


我的大学是在西安,五舅家离我的学校很近,我经常可以到舅舅家里做客。这个时候才知道,舅舅的家里也很拥挤,也会为柴米油盐发愁,为了养家糊口停薪留职常年在外地担任公路监理。大学期间,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去舅舅家里帮着表弟补课,每次去做客,五妗都会做一大盘的红烧鸡腿,但好像都是被我吃掉了。大学期间也给舅舅家添了不少麻烦,比如自行车被我借走,但被小偷偷走了,想助学贷款找舅舅担保,考研的暑假在舅舅家里借住,现在看来可能都是小事,但对于囊中羞涩又内心好面子的我来说,没有小事。 


大学毕业以后,我去了科学院系统读研究生,渐渐的和五舅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但每每见面,舅舅对我的称赞都让我脸红。记得有一次舅舅喝醉酒电话给我,说舅舅一直以你为荣,逢人就夸。心里上对舅舅的话并不认同,优秀的人太多,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资历或能力,但舅舅的话还是让我心里一暖。和舅舅喝酒的次数不多,但第一次喝醉酒就是被舅舅灌醉的,记得喝了一杯75度的老白干,又喝了一两瓶啤酒,最后醉的一塌糊涂,浑身已经不能动了,吐了喝多,但大脑还有一丝的清醒。听到五妗一直在嘟囔五舅不知道轻重,把娃灌成这样,五舅只是一直在呵呵笑着。其实我知道,舅舅已经把我当成大人了。


 舅舅很有家庭责任感,为了能让生活更好一些,中年开始就一直在外担任公路监理,因而会常年在外地工作,哪儿需要修路,就去哪儿工作,去的最多的是新疆、甘肃等地方,都是工作在荒郊野外的工地上。五妗常年留在西安照顾表弟,到了表弟上大学以后才能抽出时间去探亲。最近几年经常看到五舅和五妗在群里晒照片,秀恩爱,可能是在弥补多年来的思念之情。五舅本来可以在两年前退休了,但身体一直不错,可能内心中还在心疼他的孩子,总是闲不下来。
 


五舅突然的离世让人无所适从,所有亲人都来不及见最后一面,说最后一句话。愿天堂里没有病痛,愿五舅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儒雅、快乐!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89282-1290891.html

上一篇:写给想要读博的同学们
下一篇:大学新生入学前的心态调整

6 郑永军 杨卫东 张鹰 韦四江 李士成 夏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1: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