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haijing27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anhaijing278

博文

缅怀恩师李小文院士 精选

已有 18321 次阅读 2015-1-13 09:4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缅怀恩师李小文院士

遥感所2011级硕博连读生 田海静

上次见李老师是2014年9月21号晚上,当时有着急的事情找李老师签字,晚上9点半跑到李老师的家里,当时李老师已经关灯了,我敲门都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不愿打扰他老人家休息。李老师给我开门第一句话就是:请进,辛苦你了。进门坐在沙发上,李老师要给我倒水,问我怎么过来的,我说打车,他说辛苦你了,晚上还要打车过来。

李老师拿过要签字的材料,很认真的看,并用笔在材料上修改,改完之后签好字,李老师和我讲“健康大数据”的知识,让我们以后关注这方面的知识。我当时没有带本子,李老师从里屋里拿出来一个很可爱的粉色的本子,送给我,笑着说“以后出门带着本子,记点东西”。

大概过了20分钟,我说要走了,李老师说等一下,又去里屋,然后给我一个袋子,里年有一些形状有些奇怪的核桃和几个很大的苹果,说这个你拿回去,给曹老师和组里的学生们吃。又问我怎么回去,我说打车,他又说辛苦你了。

我说了再见就想开门走了,李老师走到前面给我开门,我说自己开门,李老师说这是应该的待客之道,把我送出门口,送到电梯,按电梯,直到我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了,李老师又说了一句辛苦了。。。

那次见他看他身体硬朗了些,我还挺高兴。

2015年1月10日,我听到有同学说李老师病危,在306医院,那是我正在新东方上法语课,我急忙请假赶到306医院的时候是中午12点左右,当时看到李老师已经是重度昏迷,羸弱的身躯颤抖着,呼吸非常困难,脸部充血。我在医院停留了一会就回到所里了。可就下午13:05,于北京市306医院,李老师永远离开了我们,我非常的懊悔,为什么我不多在医院停留一会,为什么没有送李老师上路。。。。

1月12号下午,我们随曹老师一起去看望吴老师,吴老师痛哭着说:“李老师生前的愿望就是不要浪费国家资源救治我”。李老师10号在重度昏迷的情况下,吴老师告诉医生:让他走吧。李老师做到了,他的心愿达成了。吴老师说:“他这一辈子也不错了,想做的都做了,就是生前有两大心愿:一是作“大数据时代的大地图”研究,二是好好编一本教材。这两个心愿都为未来遥感界的发现指明了方向。”一同看望吴老师的还有几个男生,临走时,吴老师还说“那天如果有2个壮汉就好了”。李老师从2006年第一次住院到现在已有8年的时间,吴老师一个人照顾李老师已是非常不易,现在李老师走了,吴老师极度悲痛,事情太突然还不能接受事实,还要处理好李老师的丧事。处理完李老师的事情,吴老师还要回成都陪李老师的老妈妈(年纪近百)过年。

每次聚会上吴老师都要带着小本子,小本子上写着每个李老师的学生的姓名,电话,研究方向,并且只要见一次,吴老师都会尽力记住每个人的姓名和研究方向。李老师在北师大,遥感所,电子科技大学有近百名学生,真是难为吴老师了。李老师和吴老师都是非常伟大的人物。

这一切就恍若梦境一般,真希望自己是在做梦,李老师的音容笑貌,他的和蔼,平易近人,正直,善良一直停留在我的脑海里,就像昨天的场景一样。

一辈子奉献祖国和社会,只知道帮助他人,却从不向别人提要求的好老师,从来不说假话的科学家,院士,院长,所长。李老师走了,世间再无扫地僧。

李老师的品德,他的修为,他的学术成就都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李老师走了,但是他的精神永存,他的故事会感化这个社会的很多人,给社会带来的巨大正能量应该也是空前的吧!

身为李老师的学生,我觉得羞愧,身上没有李老师的品格和修养。但从今天开始,在日后的做人做事各方面都要想到李老师,学习李老师做一个有大爱之人。

李老师一生璀璨,仙逝后光芒仍然照耀后辈。


2015年1月13日

田海静 北京




深切缅怀李小文院士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74460-858988.html

上一篇:恩师难忘,李老师在天堂安息
下一篇:学习老邪的讲课ppt(一)

50 李建雄 唐凌峰 黄永焯 刘洋 关法春 陈楷翰 林中鹿 罗德海 张鹏举 武夷山 刘立 彭真明 陆雅莉 徐晓 张能立 刘玉仙 谢力 陈小润 王号 刘光银 印大中 赵凤光 蔡小宁 刘毅 田云川 李伟钢 唐常杰 刘全慧 曹聪 夏少波 张南希 黄栋 毛克彪 陈小斌 廖晓琳 卫军英 丁邦平 孟令龙 李土荣 吴飞 庄世宇 苗元华 程娟 杨志强 朱秉坚 Majorite chenhuansheng bridgeneer forforward ahsy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2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