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s32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qs321

博文

聊聊大学青年教师成长话题 精选

已有 10059 次阅读 2022-5-16 08:3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聊聊大学青年教师成长话题

 

刘庆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

 

    最近中国科学报记者陈彬通过采访多位国内学者就大学青年教师成长话题发表了一篇题为《中西部“头大尾小”,顶尖研究型大学“老龄化”凸显:高校教师年龄结构面临“交接期”挑战》采访报道(中国科学报,2022年5月10日第四版),文中主要谈到当下我国大学青年教师的艰难成长环境,他们通常缺少资深教授的指点和帮助。作为一个在大学学习工作生活半个多世纪教师,完整经历了由“青椒”到“老椒”的全过程,文章介绍的诸多场景感同身受,他还引用了我当年受到时任系主任谭承泽先生帮助事例。由此,引起我对“大学青年教师成长”话题的关注。

在我的认知里,我国“大学青年教师成长”模式可以粗分为三类。第一类为“伴随学术团队成长模式”;第二类为“后学术团队成长模式”;第三类为“独立成长模式”。显然,第一类模式是指青年教师一直在大学某个学术团队里在一代一代学术带头人的精心培育下茁壮成长,这类模式的青年教师成长属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师徒传承模式,在欧美大学似乎少见。如果团队中学术带头人属于大牛,青年教师的成长过程会比较顺畅,当然这也取决于青年教师自己的认知与表现。如果有人过度依赖导师,缺乏独立自主艰苦奋斗意识和行动,他在这样的团队中很可能会被淘汰出局《刘庆生,手把手“教”出的研究生,科学研究不可持续,2013年8月4日科学网》。这种成长模式对于大多数青年教师属于“可遇而不可及”。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古生物团队属于这类模式的代表。据我了解,这个团队自中国地质大学(院北京地质学院)成立开始,历经70年由五代相关代表性人员传承至今。第一代成员主要是1952年来自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杨遵仪、王鸿祯、郝诒纯三位先生为代表,他们都是具有强烈家国情怀的著名教授。杨遵仪先生和郝诒纯先生是中国九三学社社员。杨先生曾任九三学社中央参议,郝先生曾任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王鸿祯先生曾任中国民进中央常委,北京大学秘书长和武汉地质学院院长(中国地质大学)。三位第一代成员于1980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第二代成员代表为1956年本科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的殷鸿福先生。殷先生曾经跟随杨遵仪先生攻读硕士研究生,他曾多次向我谈到杨先生高尚的人格修养、学问品德与科学精神对他的深远影响。殷先生于199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长,2018年荣获全国最美教师荣誉称号。第三代成员以出生于上世纪60后的童金南、赖旭龙(现任副校长)和202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谢树成教授为代表,他们都是殷老师的嫡传弟子。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童金南是殷先生的开门弟子。第四代为生于上世纪80后的SHJLGM为代表,他们先后获得国家级青年人才荣誉称号。SHJ的导师是童金南教授,LGM的导师是殷鸿福院士和谢树成院士。此后还有第五代以WFY(导师是SHJ教授)为代表的多位优秀的90后博士研究生。显然,这类青年教师成长模式在我国大学并不鲜见。

第二类青年教师成长模式属于第一类的“变种”。主要指那些在牛人团队研究生毕业后离开学术团队的青年学者。显然,这类青年学者依然可以通过不同方式享用原来高水平导师及其学术团队的相关资源。这类成员由于受到牛人导师团队优良学风熏陶,加上自己勤奋刻苦努力,往往可以做出高水平的科学研究成果,这类青年教师成长模式在欧美学者中比较常见。我国许多海归学者的成长模式大多数属于这一类。因为,一些欧美世界名校为了预防“近亲繁殖”影响学术多样化而约定俗成本校毕业学生通常不能直接留校任教。第三类属于我们这些出生上世纪40后(大多数没有研究生求学经历),50后以及当下大多数青年教师的“独立成长模式”。尽管当今大学青年教师基本上具有博士学位,然而,由于原来求学阶段导师团队资源与境况千差万别,导致他们必须依靠自己独立奋斗逐步建立自己的学术人脉和学术团队。其实,这也是一些学术大牛们的成长经历与过程。  

我在科学网上发布的多篇文章中深情地回忆了我在“大学教师独立成长”过程的芳华经历与体会。例如《感恩学术路上多位前辈师长,2018年8月10日》记录了我自大学本科学习开始至大学教师成长经历中多位学术前辈对我学问品德修炼的深刻影响。这些前辈师长的“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多数是我亲身经历,也有少数属于耳濡目染。《回忆30年前得到一位老科学家的帮助,2018年2月19日》记述了我国大地构造学家马杏垣先生在我申请国家自科学基金项目选题过程中对我的帮助,他亲自接待我上门请教相关科学问题,当时情景恍如昨日浮现眼前。《怀念我的前辈师长谭承泽先生,2020年5月18日》展示了我保留的多封谭先生解答我科学研究中疑惑的回信,信的字里行间彰显了一位德高望重老教授对我科学研究思维方法与专业研究的诸多帮助。《学问大家游效曾院士,2014年12月10日》回顾了我的前辈乡亲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游效曾院士的学术风范对我的影响,我先后在南京大学和香港大学两次与他见面聆听他的教诲。我从他赠送的“漫漫化学路—游效曾院士八轶华诞暨从事教学科研六十周年影集”中感受到了一位德高望重,学贯中西科学大家的绚丽风采。《回忆我与丹麦哥本哈根大学Hansen教授的合作,2012年9月7日》介绍了殷鸿福先生推荐,杨遵仪先生帮助我与丹麦科学院院士哥本哈根大学地质研究所Hansen教授合作科研经历,我们之间历时5年的合作科学研究开启了我的国际合作科研历程。Hansen教授是国际著名地层古生物学家,他深厚的多学科交叉知识背景,谦逊待人的高贵品质深深地感染了我。

大学青年教师成长是一个关乎我国高等教育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大事。如果我们的大学没有一大批学风正派,潜心学问的青年教师,我们就不可能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这不仅需要青年教师自己的努力,更需要政府和大学管理者下决心摒弃急功近利与浮躁心态,为青年教师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同时,我也真诚地希望我们的大学青年教师要做一个学术上的有心人,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不要面对身边杰出学者的“行为示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应当主动出击,通过各种途径学习感受他们的科学精神与品质。我们要努力将身边一些优秀学者的人格修养与学术品质逐步变成自己的科学研究行为与思维方式,你就一定会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大学教师,为国家培养高质量的知识人才,产出高水平的科技成果,为我国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

2022年5月5日初稿,12日完成,计划16日提交科学网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73617-1338731.html

上一篇:聊聊学者的学术影响力话题
下一篇:再谈大学课堂教学的板书与多媒体

15 张俊鹏 周忠浩 徐义贤 黄永义 房旭平 王涛 郑永军 关勇军 杨顺华 赵凤光 庞峰 王飞 陈万浩 杨顺楷 杨立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5 06: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