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一个不纯粹的心灵,真的可以在不正直中看到最纯粹的东西吗?

已有 1402 次阅读 2022-8-11 11:24 |个人分类:无为而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打乒乓球,好像打了9局,只赢了一局。对方发来了两个侧下旋球,印象深刻,我接一个下网,另一个出台,下网的可以控制,出台的,看来只有利用速度,制造弧线,才能保持回到对方的台内。强烈的旋转发球,一般第二跳都会在远台或者在中台,这时可以发力,用速度反制旋转,制造弧线,缩短球的行程,以使回球不出台;否则对付这种强烈的侧下旋,用搓的办法,回球出台可能性大,如果一定用搓球,应该用斜线回球,这样球在对方台内可走的距离变长,也就不会出台了。

今天也验证了接侧旋球,接球的一方,拍型要和发球一方拍型,镜像对称,如果相反,球会向一侧飞,例如对方发来左侧旋球,如果拍型相反(非镜像对称),球在接球一方,强烈向右飞。

是不是明年的毕设,做一个“一个旋转乒乓球的建模和控制”,modeling and control of a spinning table tennis ball 一定很有趣。

和曾经体制内的球友,难免谈论过往的事情。对于历史和人物评价,想起来俺以前经常提到的说法:对于老一代人以及对于中国的事情,雅斯贝尔斯曾评价与纳粹合作过的海德格尔,用来极为恰当,“一个不纯粹的心灵,真的可以在不正直中看到最纯粹的东西吗?”

前天,接到一骗子从莱索托打来的电话,对方极力用卷舌音来校正大概是福建的口音,他说是中国电信的,说我过世母亲的名字,问是我什么人,我就挂了,之所以接听这么一个电话,因为孔网买的书,卖家走的邮政挂号信,要签字,必须和邮递员保持沟通。接着就是公安的电话,说不要汇款。。。这都是在亡羊补牢,源头上个人隐私是怎么被泄露的。然后因为早上打球起的太早,稀里糊涂又补觉了,做了一个噩梦,不知为什么和一个年龄大的人,上了一个电梯,然后就体会到重力的作用,电梯失控,停不下来,我去拨那些开关,开关都是向上、向下的那种,都不好使,脑袋同时想着应该蹲下来,一下子就醒了。

吓醒了以后,下床去扶正了一下,女儿在雍和宫求的“出入平安”,老天爷保佑[合十]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350801.html

上一篇:哥伦比亚大学的那100份印刷论文——兼答陈安
下一篇:创造最大化的社会
收藏 IP: 124.126.139.*| 热度|

16 郑永军 尤明庆 刘全慧 李宏翰 王安良 徐长庆 杨正瓴 郑强 李学宽 马德义 周忠浩 梁洪泽 姚小鸥 武夷山 宁利中 段玉聪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5 23: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