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Amy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earAmyS

博文

那些年,我喜欢的男孩子 精选

已有 12467 次阅读 2011-12-28 14:17 |个人分类:杂七杂八的东东|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color, class, border, 男孩子



也写这个题目并不是为了赶写<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影评的热潮;

也不怕步了"一起喜欢的男生之类"的后尘,只是想缅怀一下自己已经逝去的,不想穿越的,无法复制的年月…

 

九把刀这电影成功在激起了大家心底里最坚强也最脆弱的那点点微妙情怀,

就像是全球人看到猫被老鼠欺负得眼球突出,被压成片片都会不自觉的笑起来一样,那怕是我们最最弱智的笑点了吧.

 

小时候跟我一起玩的男孩子们都哪儿去了?

先交代第一次对男生有好感是在小学五年级,

原因很简单,当时我同桌的男生总是欺负我,而另外一个我好友的同桌却很是待她极好,而且是班里的体育课代表,

要知道无论在念书的哪个阶段,体育课代表在女生心目中的位置都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我记得有一年暑假返校,我带着自己新贴的一本不粘胶各种美少女啥的(那时候女生中特流行这个)并且跑到妈妈屋子里浓妆艳抹了些;

我也不知道是啥的东西,厚厚的,黏黏的一层.

我当然没有蠢到把不粘胶送给他,盼只盼着能在和其他女生切磋的过程中引起他的注意,

小小的我当真好有心计啊,不粘胶有没有起到效果,我现在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当时的太阳照得我脸上的妆全化了, 黏在脸上,热得我是晕头转向...囧

 

后来体育课代表就再也没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什么,甚至连样貌都不很清楚,

倒是我那个经常欺负女生的同桌,我记他的模样恐怕要比他自己记忆中小学时候的模样还要清晰,

上初中之后听说他去某个地方养鸡了(此处无须联想),我也在每天和他的斗智斗勇中养成了异常彪悍的个性.

 

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能上当时被称作9000的重点中学(也就是交9000块才能进入的学校),而是选择了离家最近的普通初中.

不过普通初中也有名堂,说我念得是音乐特长班,每周送到少年宫学习大提琴,大概持续了两周,父母说他们为此交了2000块钱特长费╮(╯_╰)╭

 

那个时候我在班级以性格顽劣和成绩好出名,

因为我有个教代数的姑姑和教英语的姐姐,还有个爱管闲事的班长,

这厮刚当上班长的时候就没收了我的柯南,

我记得我一气之下就尾随他回家然后用粉笔在他家门上写了傻大的地瓜两个字,是说他脸长的意思,

以后地瓜这个外号就在班上叫开了.

 

 

天上掉下个宝哥哥

不过初中让我高兴的开始是在一个早晨,我已经记不得是哪个季节了...汗

那天班主任领进来一个转学的男生,极其白净,我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看错了,

怎么会有这么唇红齿白的男生呢,

天上掉下来个宝哥哥,我晕了.

 

班主任介绍名字神马的我完全没听见,

不过这种时候当然是要让人更高兴一点了,

鼓掌欢迎新同学之后就让他坐在了我前面,

那时候我觉得这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事儿了

 

其实这是个很闷的男生,

平时不说话,即便说了也很小声,很简短.

我曾经一度怀疑他的智商,但是看他的成绩还不差,也就放了一半的心.

 

由于他不爱理人,我就联合我的同桌,也是我后来高中大学一直不离不弃的姐妹老高,我们一起整这个新来的同学.

踢凳子,用笔尖戳神马的小把戏我们是不干的,

北方天时地利,每个季节自然要有每个季节的特色.

冬天的时候我们弄雪团,上课的时候塞在他后面背着的帽子里,

春天的时候就是各种柳絮的毛毛,刚好可以黏在他深蓝色的校服上,然后在他被叫到黑板上写字的时候狂笑,

秋天的时候,就是杨树下的毛毛虫,虽然我看着那些虫虫也是头皮发麻,但还是坚强的捏起来藏在他的文具盒里.

 

夏天的时候嘛,那个时候我迷上了养小乌龟,

除了每天忙着买鱼食来喂,我和老高还整天吵着要为小龟起名字,

当时我们爱看<棒球英豪>,正在为小龟叫"和也"还是"达也"争论不休的时候,小龟走丢了,再也没回来过,

我伤心坏了,但紧接着就发生了一件我始料未及的灾难.

 

周一回来上学,一上楼就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

我冲进教室,发现老高在清理桌子,我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那是鱼食腐烂的味道.

由于小龟出走了,鱼食就一直放在抽屉里.一连两天臭的果然厉害,

我当机立断和欣抬着桌子下楼,在水池旁冲洗整个桌子,恰巧他从旁边经过,看着我和欣还有桌子,还有我们散发的恶臭,露出很鄙夷的目光,

其实那时候我的视力不是很好,并不确定那目光是怎样的,但是我就是发自内心的认为被他狠狠瞧不起了一次.

 

其实初中后来的日子还是很好过的,加上老高这个无敌死党,又结识了其他班的几个女生,

我们在学校里简直就是能纵横捭阖,呼风唤雨,真的有一段时间,我觉着自己不喜欢他了..直到初二时候的那次运动会

 

我和老高坐在班级最前面,吃着零食,放着歌儿,写一些类似于运动健儿加油的话送到主席台那边,

那一年我特别喜欢梁咏琪,所以我就放她和古巨基唱的"许愿",这是一首柔软温情的歌儿,配着音乐我就写了一篇赞标枪运动员:

 

"小小标枪尖又尖

放在手里掂了掂

噗的一声飞出去

只看见弯弯的月亮蓝蓝的天"

 

一扭头,我就看见老高在旁边咧嘴笑,说你这肯定不行.我也笑,说我看也是,

突然后面就起哄,让那个男生去前面唱歌.我和老高也跟着起哄,于是他就过来了,

唱了一首我不知道的歌儿,歌词大意...我也记不得了,

画面只是他很紧张的样子,手揪着桌子上挂着的横幅,眼睛不停地看着天上,加上表情,活脱就是标枪运动员.

那个时候我觉得他是很青春,很迷人的.

 

那个学期的家长会,我特意的叮嘱老妈,一定要留意前面同学的家长,而且是千叮咛万嘱咐,仿佛把人生大事全都托付给她了,

然后我就在家等,看重播的<西游记>,看<成长的烦恼>,看小神龙俱乐部,

终于等到五点多,老妈回来了,好似天神下凡,我就飞奔着迎过去,仿佛真能打听到他家大院的各种状况一样,

结果我妈仰天长叹一声,给我讲她一开始去的时候还是很风光的,尤其是和同桌老高的妈妈,聊得风生水起,

结果班主任来了,开始发飙,班级成绩不好让他很生气,

还特别的点到了我,说我们班的好学生不像好学生,自己成绩不差但是却带坏周围同学的成绩,这样的好学生不要也罢,

 

说的我老妈恨不得找个抽屉钻进去,结果周围的家长全都不理她了,连刚刚万分热情的老高的妈妈也不理她了,

出了校门又净是些补习班的人塞给她各种传单,塞得她眼睛发亮,

回来跟我说,我是管不了你,你去念补习班吧.

 

 

毕业总是孩子们各种辛酸的时候

这次家长会之后我心灰意冷,觉着初中真是没指望了,安分的上了一个暑假的补习班之后,我很失落的回到学校里.

但故事的转机往往就出现在这种柳暗花不明的时候.

 

第一件事,是我几经困难之后再也不用戴眼镜了,

前情提要一下,我是天生的高度远视眼加散光,

这也就意味着,我打三岁的时候就带着一副厚厚的老花镜还总是喜欢斜着眼睛看别人.

 

第一次感受到被伤自尊也是因为这是事儿,

小学的时候每每放学总是跟另外一个小学的孩子争蹦床,

小孩子打架除了比发育,还有一点就是对新词语的掌握程度也很重要,

那是我第一次被说成是四眼儿,现在这个词儿在满大街都戴眼镜的大人中或者不时兴了,但是放在那个哇哈哈的纯真年代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我一下就被说愣住了,他们还叫我奥迪,我就更不明白了,

虽然不明白但我仍然装作明白似的义愤填膺,虽然那次比试口头上是输了,但是手头上一定不会吃亏,

尽管如此,这件事情对我自尊方面的影响还是深远的.

 

于是我几经困难治好了眼睛,初二开始,就再不用戴眼镜了.

某次语文课,讲<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旁边的男生就凑过来跟我说,你这样子好像美女蛇.

大概是他也听到了吧,回头看我,当时我真是乐坏了,

其实在这种时候,哪怕有人说我鼻子像鼻子,眼睛像眼睛,只要是被他听见我都会乐不可支的

 

 

第二件很重要的转机就是开学以后,我们班成立了团支部,班主任对我还是爱之深的,让我当了团支书,

然后又让那个男生当了什么宣传委员还是神马的,又找了个钢笔字写的极其漂亮的男生,

我们仨就是我们班的团支部了,而且还是我说了算,这太神气了.

 

于是我就开始狂折腾.

下午自习我就很严肃的叫他出来,当然也顺带叫上另外一个男生,带着他俩去画黑板报,

黑板太高我就让他俩去搬桌子,我站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并不忘时不时的指使他们去拿黑板擦,彩色粉笔神马的,

还要不停地移动桌子好让我从这一头写到另外一头,真是得意坏了∩_∩.

 

其实我们仨的关系一直蛮好,只是我经常不自觉的希望在他面前显示自己聪明智慧非一般女人可比.

 

比如,班主任找我们商量说把班上二十几辆自行车用铁链拴起来管理以免丢失,大概要多长的铁链呢,

他说大概要十米吧,我笑,一米就够啦,把自行车转圈摆啊…

 

比如,几何老师想寓教于乐,让我们拿一张纸折几等份,要精准些,

他拿出尺子开始量距离,我戳戳他,然后拿出一张纸卷了个筒,然后按平,意思是说,喏,中间那几个就是等份喽.

 

实际上这是大错特错的,你曾经展露的那些自鸣得意的小聪明,现在想来在你喜欢的男人面前应全是痴痴笑柄而已,

但是当时我且浑然不觉呢,就这样一直到了快毕业的时候…

 

我和老高自然是难舍难分,约定中考考一所高中,

那个男生似乎也不安分起来,喜欢了班里的另外一个女生,一个很骄傲,很漂亮的女生,

而我一直愚钝到,让他们这段感情从夏到秋再到冬,毫不知情.

直到那年的元旦晚会,他俩唱了一首"让我取暖"这首歌,让我如梦初醒,

同样的一年,谢霆锋牵着董洁的手在春晚唱了"今生共相伴".

 

元旦晚会过后我心情差透了,和老高一起去了另外个女生家里,看了她家吃灰好久的老碟片"一眉道长",

只记得一句经典台词"给我带件内裤啊,等等,我不要带花的".

 

寒假过后的一个学期,面临中考,搞得班里的学习气氛很浓郁,

但是这种恐怖的气氛之下仍然是贼心不死的蠢蠢欲动,

那个女生,就是那个很骄傲,很漂亮的女生,在某个晚自习的时候放了一条阿尔卑斯糖在那个男生的桌子上,

我顿起嫉妒之意,怂恿老高去拿过来我俩吃,

结果刚好那个男生走进来,看见糖果很开心的就吃了一颗,

 

我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就跟他说那个糖是老高买的放错地儿了,

他当时表情就僵住了,然后把糖还了回来,还附上两块钱,

诶,他就是这么容易相信人好欺负呢,

老高看不下去了,就告诉他真相.

事后好久,我的心里都很不是滋味,苦辣酸甜全错了位,无法摆正.

 

那个年代中考的时候要体育加试,像体育不行的宝儿就找各种途径各种后门疏通,毕竟这个加试占了三十分那么多.

那天我记得我妈妈也去了,老妈还是有办法的据说没花什么钱我就拿了满分,

戏剧的是那个漂亮又骄傲的女生,有个局长的爸爸自以为是满分的她结果却只有二十分,于是她开始对来接她的妈妈发狠话,埋怨他们没有能耐神马的,

回到学校以后,我居心叵测的和老高不断谈论这件事情,目的是想让那个男生看看你喜欢的女生也不怎么样嘛,对妈妈说那种话的闺女能是好女生么.

 

也不知道我的小伎俩有没有奏效,反正后来他们是没有在一起了,

当然我们也都升了高中,我和老高在某重点高中的不同校区,他则去了另外一所重点高中,很远的地方,骑自行车狂蹬也要三十几分钟呢.

 

初中毕业的那个夏天,我和老高去他家玩,我无意中看到他开着的电脑,

于是窥视欲疯狂作祟,仿佛这个电脑就是<花与爱丽丝>中花的电脑,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却又让人惊喜心跳不止的秘密,

于是我就像个大侦探一样翻看他的电脑,可惜什么都没有.

 

高中之后,我和他保持了通信关系,
当然为了欲盖弥彰,我和班里的其他几个男生也有通信关系,

聊得内容无非是最近的新鲜事儿,看流星雨什么的,

可惜我太懒,只能是被流星看到自己睡觉时候的丑样儿.

 

信件中,依稀记得他写过这样的句子"我希望是孩子手里的玻璃珠,但愿他不要把我含在嘴里",

于是,我像看天书一样揣摩了这句好久,仍看不出"锦瑟无端五十弦"之类的玄机,失落...

 

后来我们在各自的高中渐渐的忙碌起来,各种周考月考期中期末考,通信也渐渐少了,我也很安分,老老实实学习,

因为冥冥之中我总能感觉到他也是会很认真地学习一样,

某天他来信说,某高中就像个监狱,家长不停地把自己的孩子送进来,而他就在某某号牢房,

看得我很感同身受,虽然我平日不大把学习当回事儿.

 

跟爱情比,友情更牢靠

之后偶尔我会发一两道尖酸的题去刁难他,他只是很客气的回答,我想这孩子是不是学傻了,

再之后我们很少通信了,我想其实这样也好,等他回信的时间总是牵肠挂肚的,让人不能安心吃饭,

于是我又找了一些事情做,每周骑着自行车要狂蹬一个钟头去找老高,友情远比爱情牢靠.

 

我们一起吃到门口买担担面,一起在操场瞎溜达,坐在领操台下面躲太阳,看萌芽...仿佛回到了初中的时光.

 

有次我们聊到初中另外一个男生,老高说,你知道不?他居然看出来你喜欢**.

 

老高和我太熟了,我有什么心思自然都瞒她不住,

但是旁人看出来却是让我不禁一惊,

就像是你把秘密装满了一个屋子,你细细的 掩上了门,却被人随手把房盖掀开了一样.

 

暗恋就像是偷吃东西,很容易就露出马脚.

反正事情都过去了,我耸耸肩,表示毫无鸭梨╮(╯_╰)╭

 

高中我依旧是老师看好的学生,语文班主任总是说指望我给她考北大,

各种月考什么的我都会出没在办公室帮着把分数涂卡,于是借着可以帮忙改答题卡的便利,我又在高中发展了一个好姐妹,

她很依赖我,说我是她的军师,我也很欣赏她活泼好动,俩人互帮互助很是肝胆.后来,念了大学,她都追随过来,为我无聊的大学生活描上了一层金边儿.

 

高考的时候,我很想去离家很远的地方,离开很熟悉的人,于是我报了厦门大学;

韩寒说复旦的录取通知书像结婚证书,我爱你请和我结婚.

可是我高出重点线50多分也没能让我考上厦大,有的时候真的是天意,只能盲婚哑嫁.

 

不过我也算离开家4个小时的火车路程,

我像个含冤而死的人带着对往昔无比的惆怅离家而去

但是他对我的影响却远比我想象的深远.

 

大学里不乏追求者,更有激进者被怀疑有心理问题而劝退.

而我却像大熊猫只吃竹子一样喜欢他那种干净的,薄嘴唇的男生,

而班上的全不是,于是我很宅,成体在宿舍里上网,玩游戏,

偶然间结识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班里的男生,干净,薄嘴唇,

比我还宅,以至于我们素未谋面,由于都很宅,每天就在网上聊天,倒也和谐,

一起叫着好无聊啊,好饿啊,不想出去吃饭,外面好冷啊神马的.

某日下午,他头像晃动,问我在做什么,我发神经的回复"画眉闲了画芙蓉",

许久,他回复"一样黑来一样红",我心有所感,仿佛是在与他通信…

 

其实写到这里我特别应该补充一句"本文纯属雷同,如有虚构纯属巧合,请不要自觉对号入座,然后发动群众封杀我".

之下的故事我就不说了,其实每个女生都是个公主,心是她们无界的王国,

她们的想象力是发达且神速的,第一眼看见的某个男人很可能在她的想象中已然与之白首共偕老了.

但有很多时候,很多情况下,面对心向往之的男子,她们会选择成为床前明月光和他心口的朱砂痣,

然后变成别人衣服上的一粒饭渣子,别人墙上的一抹蚊子血.

兔子急了就咬人,她们急了就嫁人呗,这都没错.

而最后有勇气参加曾经追过的男孩,曾经追过的女孩的婚礼,

并狂吻他们结婚对象的那个你,才是真正的赢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28646-522944.html

上一篇:When you find me (9.16~10.24)(三)
下一篇:2011年 我去了台湾
收藏 IP: 159.226.149.*| 热度|

51 刘洋 汤治国 丁甜 李学宽 袁文常 刘玉仙 王涛 武夷山 黄锦芳 朱志敏 秦川 贺乐 高建国 骆洋 王芳 郑祺 马国林 孙启良 刘颖彪 任胜利 金小伟 王庭 杜永明 张玉秀 苗元华 方琳浩 刘全慧 刘立 于彦伟 贾伟 罗先甫 谢鑫 张彦斌 刘洪君 肖振亚 张珑 赵凤光 徐耀 吕向峰 陈安 吴吉良 赵美娣 任保彦 蒋德明 曹聪 niming007 haoye crossludo tangyingkai songshu123 Sweep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0-5 07: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