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喑农夫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丁dot 仅代表我一人观点! 请诸位笔下慎重,莫带粗口!

博文

关于做志愿者的一些体会和思考!

已有 3569 次阅读 2009-4-25 23:16 |个人分类:唾面|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志愿者

这两天没有灌水,一方面忙于工作的事情,另一方面在为参加今天的志愿者活动做些准备。

最初通过北京志愿者加入一个群后,得知今日要去通州的光爱孤儿学校进行支教活动,我就安排自己的时间,争取今天能去,终于经历了早晨七点起来,八点开始地铁,两次地铁中转后九点半到了土城站,步行几十分钟,终于到达了一个被铁门紧锁的学校——光爱孤儿学校。在经历了两三个小时后,我们便离开了,我除了将我为那些孩子准备的铅笔和本子转交给那位校长后,没有做什么,就带着很多问题和思考出来了。现就今天的经历和感受诉诸纸面,一方面是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将自己的一些浅薄观点和看法晒出来,以期看官们予以指点迷津。

在前几日群里公告今日说今日去光爱孤儿学校支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样的事情太有意义了,我想参加和学习,但我同时也有问题,那就是支教去,教什么?我带着这个问题问了群里的人,几乎没有人能说清楚,就说先去,可以带些旧书和玩具。紧接着我就冒出了第二个问题,光爱孤儿学校有多少孩子?都是什么年龄段的?因为我觉得我要是带书,带什么书合适,因为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对书的需求是不同的。我就不停地在群里问到底讲什么,需要准备什么,因为讲课也需要备课啊,再有就是这个活动是如何组织和进行的。没有人能正面回答我。于是乎,我没有办法确定我到底能为他们准备什么,但我想到的是这些孩子要读书是需要文具的,为此,我便依据一个不确定的数字:110个孩子,买了120支铅笔和120个练习本送给那些孩子。因为我确实不能确定除了做这个之外,我还能准备什么。

带着这些疑惑,我今天还是和小朱(一个热心的组织者)在西土城城铁见面一同前行,经历了如上所述的经历后,又见了另外两个女同胞志愿者,分别有着绝杀江湖的Q名:青花凤凰和剑影孤鸿。在电子职业学院的两个同学带领下到了那个孤儿学校,一行六人进入那个铁门,见了一个所谓的负责人(我起初不知道是校长),那两个同学之一说我们是志愿者,想为这个学校做些爱心活动,看有没有什么我们能做的。那个负责人茫然的看了我们一眼(在办公室外),想了若干秒说,嗯,有个图书馆,你们打扫一下吧。我有点发愣了,这是在做什么?难道志愿者就是这样志愿吗?我也看到了其他几个人的愕然和无奈。我这时候就想把我个人想法对那个负责人说,我们是志愿者,目的是为了帮助这些孤儿,我想知道我们能为他们做什么,如果我们来就是为了打扫图书馆,那我可以找技术娴熟的人来做(可能是我比较狭隘吧),但我们的目的不是来打扫卫生,我们想知道这个学校的情况,因为还有很多热心的无名志愿者(我也是山寨)也很关心这些孩子。那负责人可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志愿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把我们请到了他的办公室,我就简单说了一下我们的目的,同时请校长简单给我们讲讲那个学校的情况,看他不知所然情况下,我就采用问询式的:

问:这个学校现在有多少孩子?

答:一百多个!(我很想知道更具体一点的)

问:哦,这些孩子年龄分布大概都是什么情况?

答:嗯,18岁以上的有几个,16岁以上的也有一些,剩下的是比较小的。

问:他们现在上课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因为此前听说那里没有老师,所以需要支教)

答:现在我们这有一些老师给他们上文化课。

问:那十二、三岁的孩子偶多少比例?

答:嗯,差不多30%吧

此时我已经大概明白是什么样的情况了,即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都有,他们也有专门老师授课,而且还有部分已经不能称作孩子的成人(超过18岁)也在这个学校。

这时,有个带我们去的同学想问那个校长要一份孩子们的详细名单和情况,我觉得这不太可能,看校长也没有任何表态,我插话问到,那现在就是学校对这些孩子有没有什么规划,因为他们迟早都要进入社会。那个校长说:“现在有些孩子在学电脑,我们还对孩子进行了兴趣培养,有音乐班,有小提琴班,黑管班,美术班,舞蹈班等,教这些孩子的老师也大都是志愿者,有的是音乐学院的老师”,我觉得这样扯下去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就问校长“您希望我们志愿者能为孩子做些什么?”,校长说:“看你们能不能帮忙搞些什么职业技能培训,帮忙找个工作岗位之类的,让这些孩子能走向社会”,我尚且不知这些孩子现在的基础如何,做什么技能培训能适合他们,同时,有什么样的工作岗位适合他们还是他们能适合什么工作岗位,我们全然不知。

这时候青花凤凰也提出了一些疑问,因为她是医药类的才俊,

她就问:“我想问一下,这些孩子里有没有残疾孩子?”

答:“有”

问:“有多少个?”

答:“不多,十几个吧”

问:“他们都是什么样的残疾。。。,能不能生活自理”

答:“他们都是肢体残疾,脑子没病,能自理”

问:“那他们这些肢体残疾的孩子,你们有没有帮他们通过一些机构申请义肢。”

答:“嗯,。。。。”

我觉得再问就有点过了,虽然我们是好心关注,但这样问询会让校长崩溃的,便插话说,“请校长花点时间和经历,把这些孩子的情况统计一下,比如成人的有多少,目前有什么能力,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中学阶段的孩子大概比例是多少,目前受教育是什么情况,还有小孩子有多少比例,残疾孩子有多少等这些信息,有了这些信息,我们会发动志愿者一起关注这些孩子,比如哪位志愿者自己有公司,也正在考虑招人,是否就可以优先考虑这些孩子,另外就是很多志愿者来自不同行业,不同领域,根据这些孩子的实际情况,是否能给这些孩子提供一些技能上的辅导和培训,再有就是小孩有多少,我们下次征集课外读物也有目标和定位等等”,校长也只是说“好”,期间,两位女江湖和那两个同学说出去看看图书馆,我和小朱和校长继续沟通,最后还是请校长能给我们在近期提供一个那个学校孩子的基本情况统计表,校长说:“好”,小朱留了电话。我们便出来,校长和我转了转,看了看正在和其他志愿者游戏的孩子和校舍情况,在这期间,我又咨询了校长几个问题:

问:“现在这个学校经费有没有困难?”

答:“有,现在没钱,所以请的老师都是只给他们基本生活费”

问:“现在孩子穿的呢?”

答:“都是社会募捐的,募捐到了后,把孩子叫上,自己去挑,合身了,你就拿走”

我又问:“那孩子吃的呢?”

答:“也是靠社会资助”

这时候有个从这里出去的孩子给他打招呼,从谈话中了解到那个孩子走向了社会,在一个美发店当学徒,从谈话中感受到了那个孩子的坚强和乐观。他们谈完之后,校长给我说了一下这些走出去的孩子,说有些孩子来这,背景很复杂,有的甚至偷抢盗窃,有的甚至进过几次监狱。

我片刻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尔后我又问了一个问题:“这些孩子如果要考学,这事情怎么操作?因为考学要牵扯到学籍啊,户籍啊之类的事情”,校长说“嗯,这个事情也是个问题,我们给上面反映了,现在还没有结果”

我很沉重的给校长说我随便看看,让他先忙。

此时我在想,这个学校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啊,后来找到了我们一起的志愿者,看了看他们的图书馆,很乱,我们想收拾,却不知该如何下手,因为图书要分门别类,我们害怕如果按我们的想法整理好了,万一和那些孩子与老师的使用习惯不同,那岂不是添乱?而且整个过程,除了和校长接触之外,更无一个校内的人或孩子与我们接触,或是有人给我们指示什么书放什么位置之类的信息,我们很茫然,最后我对他们说,不收拾了,我们得先好好考虑一下该怎么弄,没有计划的行动会很无措,我建议撤。

得到大家认同,我们离开了那个学校,大门在我们离开后被紧紧锁住,我们带着一大堆的问题走了。

就今天的经历,我有点想法:

1.志愿者组织活动一定要和对方先沟通,交流,达成一致,有计划有步骤进行,否   则,整个活动就会显的很乱,大家忙乎了半天都不知道做了什么。

2.志愿者组织者在组织活动时,一定要把对方各种情况给志愿者们说清楚,多听听志愿者们的建议,一个人的思考有时候没有一群人思考全面。

3.在活动计划确定之后,秉着自愿、不增加志愿者负担的前提下进行。

4.志愿者也可以从事一些公益活动,例如环保之类的活动,环保不仅仅局限在给某个地方捡垃圾维持环境,也不仅仅局限于某个城市或什么地方,为了我们共同的环境,我们身体力行之外还要倡导相应的环保理念,这可能需要和有些地方机关交流,所以,我个人觉得我们志愿者应该有一个合法身份证明,在这点,有人和我观点不太一致

5.志愿者做志愿活动,不能仅凭一腔热情,这是一项长期的活动,在从事志愿活动时,也要考虑自己行动的后果,比如有的志愿者想领孤儿回家,让孩子感受家庭的温暖,这出发点是好的,但在操作过程,我是反对志愿者直接把孩子带回家,至少要经过孤儿学校的同意和批准,甚至有关部门的同意和批准,这样是对你志愿者负责,也是对孩子负责。

6.有点累了,洗洗睡吧,改天再写,对于光华学校事宜,继续关注中,有了新情况,见贴更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0330-228200.html

上一篇:一点思考!
下一篇:读博与大便的相同点(转贴)
收藏 IP: .*| 热度|

1 武夷山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15 1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