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然为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ild2011

博文

鲁拜集第十二首

已有 5696 次阅读 2012-10-20 11:17 |个人分类:读书笔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钱钟书, 鲁拜集, 黄克孙, 菲茨杰拉德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一般认为文学(包括诗)是不可翻译的,语言转换后,译文再好都难以捕捉到原作的神韵,可见文学翻译是一个吃力难讨好的活儿。


    然而,菲茨杰拉德翻译 波斯数学家&诗人奥玛珈音的《鲁拜集》被视为英诗翻译的经典,更甚的是菲氏英译鲁拜的水准被认为远高于原作。“鲁拜”是波斯的四行诗体,形式类似于中国的绝句。奥玛珈音是十一世纪波斯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鲁拜只是一个自然学家纵酒放歌、感概人生、自娱行乐的即兴诗章。然而,后人得知奥玛珈音却全然因为他的鲁拜,奥玛珈音作为一个科学家诗人,拥有严密审慎的思维和诗人所需的想象力和灵性,这种传统也为后世少数有心人继承下来。

    最喜欢《鲁拜集》中的第十二首,菲茨杰拉德英译:

A Book of Verses underneath the Bough,

A Jug of Wine,a Loaf of Bread-and Thou

Beside me singing in the Wilderness-

Oh,Wilderness were Paradise enow!


    鲁拜集在中国也广受欢迎,被争相翻译并引以为乐,可以说有一百个译者就有一百种鲁拜集风格,像郭沫若,钱钟书这样的大家也都留下汉译。钱钟书意译(Rubaiyt醹醅雅》)第十二首:


坐树荫下

得少面包,酒一瓯,诗一卷

有美一人如卿者为侣

虽旷野乎,可作天堂观


郭沫若译:                                  

                                                          树荫下放着一卷诗章,

       一瓶葡萄美酒,一点干粮,
        有你在这荒原中傍我欢歌——
  荒原呀,啊,便是天堂!

  

    另外,一位有趣的作者,也即我手中这本汉译鲁拜的译者--黄克孙,翻译别出心裁,尽数以中国的七言绝句衍译,风格独特,尽可视为一种再创作。

黄克孙译:

一箪疏食一壶浆,

一卷诗书树下凉。

卿为阿侬歌瀚海,

茫茫瀚海即天堂。

  

    相比之下,自然更喜欢黄译的鲁拜,简洁而典雅,注入了更多汉语传统元素,更富诗意美感,就连钱钟书都盛赞黄译媲美菲茨杰拉德的原译。

  

    更有意思的是黄克孙的本行是一名美国名校的国物理学家,只是像奥玛珈音一样,致力于自然科学的同时,喜欢舞文弄墨,人文造诣十分出众,喜欢把英诗翻译成中文,如《鲁拜集(Rubaiyt)》,也喜欢把中国的古典著作翻译成英文,如《易经(ICHING》,年纪轻轻时写的诗就很有灵性。看来由一个有着艺术想象力和激情的数理科学家来翻译《鲁拜集》再合适不过了。然而据说,黄克孙在翻译此诗时年方二十出头,正在大洋彼岸的麻省理工读物理。

 

    第一句的“箪食”语出《论语》:“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 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后来用来形容读书人的生活简朴和安贫乐道。第三句“瀚海”意为沙漠。可以看出黄氏对生活的态度多了一点积极的元素。


(波斯)奥玛珈音,(英)菲茨杰拉德 英译,(美)黄克孙 汉译,鲁拜集,译林出版社,2009,08

(波斯)奥玛珈音,郭沫若 汉译,鲁拜集,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9.01

 钱钟书把 鲁拜集(Rubaiyt) 译成“醹醅雅”,无公开出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00828-624460.html


下一篇:2014 国科大确定要招本科生:且看官方拜年信函

2 董全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2 10: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