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inikanha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einikanhai

博文

我到了界岭口长城

已有 3997 次阅读 2015-10-18 21:12 |个人分类:所见所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作为秦皇岛人,对身边的长城了解不多一直是一块心病。

前天我去了界岭口长城,感触很多。如果感兴趣,请随我一路走一路看吧。

界岭口长城,是以界岭口村命名的。界岭口村位于秦皇岛市抚宁区大新寨镇,据秦皇岛市中心53公里。

据资料显示:界岭口村236户,818口人。该村为明初32关之一,是重要隘口,“外控辽左、内护京陵”,在2014年底被授予国家级(河北省唯一)历史文化名村。历史记载,界岭口多次遭到蒙古游牧骑兵侵扰,仅明朝前期就有12次。如正统九年(1444年),兀良哈三卫寇边,明廷发兵数万,分别从喜峰口、界岭口、刘家口、古北口4路出关征讨,“俘虏男女千计,马牛羊万计。自是三卫衰”。正德十年(1515年),西虏干余骑入界岭口关,副总兵桂永领京营兵三干,畿卫兵二千讨之"。明王朝为加强这里的长城防御功能,不断加固、增修、附近长城的铭文砖如“万历三年德州营秋防造”、“万历六年宣德府造”、“万历二十一年德州营石部作头李思忠造”等,说明了这种情况。

现在就要进村了。

这个残存的城墙洞门,依然是界岭口村主要进出口。作为省级文物保护遗址,至今已经是半个世纪了。


进村后发现两边的宣传资料已经破损不堪,好像被授予国家级传统文化村落称号十个多月以来没有过动静,面貌依旧。史话读起来比较费劲。界岭口村简介破了一个大洞,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


村中街巷院落似乎也没有啥变化,顺道穿街而过,一片安逸,有一座废弃老井,井里还有水,旁边竖一块碑,文字看不清楚。房子新的少旧得多。院中堆积的秸秆已经几年啦,可以推断做饭烧菜问题已经不复存在。这也是进步。


界岭口长城爬起来没有想象的那么费力,因为有了台阶路,从村边顺道攀援而上,一直到长城垛口。台阶路由规则条石铺就,很稳当,沿途可见散落着的多余石料。一些路段沙土不少,需要小心。如果再修上栏杆,那就更安全了。


第一个长城垛口到了。这应该是两层结构,上面一层已经荡然无存。第二座垛口二层还有残存。从垛口里面看,东西各四个口,南北各三个口,长方体结构。虽然海拔不算太高,但我还是腿肚子发软,膝盖有些难受,所以到了第二座垛口就止步啦。细观破败的长城楼子,当年建筑时的艰辛可想而知。抚摸着历经沧桑、久经风雨考验的长城砖墙,不仅浮想联翩。


从长城垛口看四面景致,风光无限。庄稼已经收完,果树也只剩了叶子,满山的植物已经开始变黄,色彩斑斓了起来。凉风习习,汗流浃背的身体一下子就开始降温了。难得来一次,好好看,看个够。


下山似乎更容易些,顺着台阶一步一步往下挪。栗子树地下那一堆堆栗子皮,告诉人们今年的收成应该不错。特别是俯瞰界岭村,更是一片独特风景。一棵苹果树,苹果个头一般,应该快收摘了。


穿村而回时,看着两边的房屋,不禁想起自己的家乡。生我养我的故乡,也是这样的情景,虽然还不富裕,但是那份乡情,那股老家的味道,却让我久久不能平静。街边有老乡挖管沟,一打听知道是要上自来水啦。界岭口村在变。我的家乡也在变。希望变得快一点,变得更好一点。不要徒具虚名的变化,而是要乡亲们实实在在的日子越来越好。


  界岭口村,界岭口长城,我来过了,很不错,很值得!再见啊。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62087-929085.html

上一篇:请教:这个袋子里是啥
下一篇:去看望人类的朋友——动物

15 许培扬 杨正瓴 谢平 戴德昌 吴国清 徐耀 侯成亚 曹冲 鲍海飞 刘光银 左嘉陵 李兆良 唐常杰 ljxm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5-20 1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