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远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idawei

博文

老姨和我,还有吉米多维奇

已有 4213 次阅读 2019-11-23 09:47 |个人分类:回忆|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吉米多维奇

这个题目有点让人费解,不过看到最后应该会很清楚。

但是历史总有些复杂之处,故事的开头总不免要有背景介绍,也要有相关人物登场,让人有点目不暇接。

先说我老姨。她比我大不了几岁。我记得家里有张照片,我一两岁大,站在姥姥的膝前,而她,就是七八岁吧,站在旁边。那时我家在吉林省镇赉县。

我家是怎么到了那里的呢?说来话长,只好长话短说。

我爸医学院毕业的时候, 他响应号召,去了吉林省镇赉县的一个小镇, 千里之外靠近内蒙古的一个地方。

我外公呢,也在建国后的某一天,心潮澎湃,携全家包括我妈离开沈阳,去镇赉当种羊基地的专家。而后又有其他舅舅姨姨在那里出生。老姨是最小的一个,比其他人小了不少。

我爸刚到镇赉的时候,二十出头,风华正茂,满腔热情,很快就成了当地的模范医生。当时的东北日报称他是"白求恩式为人民服务的白大夫。"

我妈当时刚从另外一所医学院毕业,分到我爸工作的那个医院。他们相爱结婚,于是我的一生就这么开始了。

640-1.jpeg

在镇赉的那些年真不容易!那里是盐碱地,庄稼收成不那么好,有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有一段时间姥姥看护我,对这段时间,一两岁的我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记得姥姥家旁边羊奶车来的那条小路,和我自己迫不及待的叫着“奶,奶,奶...”。

这羊奶只给我,老姨虽然也不大,但我从不记得她喝过。

我八九岁的时候爷爷病逝了。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离开了镇赉。只是, 我们还不能回吉林市。我爸找的接收单位, 是舒兰县法特公社, 坐汽车离吉林大约两个小时。虽然还不是家乡, 但爸爸说, 毕竟离家近啦!

也不知什么原因,有阵子我得了胸膜炎。不能上学,每天躺在炕上。我老姨那一段时间来照顾我。她大概不到二十岁,好像也没什么事情做。待了一段时间,我病好了,她也回去了。

然后我就忙忙碌碌考大学,而后去了科大。与老姨偶尔有些书信。她那时在镇赉县政府图书室工作。大概由于年龄不差太多,还是有些话说。有一次我把手表弄丢了,和她说起这事,她就给我寄来大概一百块钱又买了一副。那时候一百块也不是个小数目。

然后,吉米多维奇就出场了。科大的学生,以做很多米多维奇习题微凹,现在很难想象了。米多维奇是个苏联数学家,习题有一定水平。我与老姨说过这个事,老姨大概想这事事关大外甥的前途,有一天,她就给我寄来一套米多维奇全集。我拥有这一套,做是做了一些,但主要是觉得在同学面前自信心增加了不少。哈哈,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非常重要啊!

Unknown.jpeg

然后我出国求学,再然后开始工作,基本上与老姨没什么联系。

然后一年多前,知道老姨生了病。

有次在家里的微信群,我发了个红包。老姨大概也没力气看微信,看的时候红包已经没了。她对我开玩笑的说没拿着。我说,没事,我给你单发,老姨当然很高兴。

有次我妈让我给老姨在海外买点治疗心脏和肺的药,我买了一点,没买多,心想这保健品对一个病人来说能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给她点钱。想是这样想,其实也没送给她多少,偶尔几个红包而已。

今年某一天,我又给她发个红包,她再也没有点开。我也知道,老姨不在了。

谢谢你,老姨,愿您安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54077-1207227.html

上一篇:粗糙但有热度的北京
下一篇:庄老师,潘老师和我
收藏 IP: 221.124.121.*| 热度|

7 吕建华 曹俊兴 杨正瓴 冯大诚 郑永军 刘钢 王春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0 02: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