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远行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aidawei

博文

熵与幸福感 精选

已有 9786 次阅读 2017-4-15 22:52 |个人分类:思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幸福感

经常有人说,“幸福在于乐观向上!“


但是细想起来,这句话没有说什么是幸福,也没有谈到如何得到幸福,似乎一个天性乐观的人就幸福,一个天性悲观的人就无可救药。


我有一个清楚的答案,但是你要沉住气耐心地听下去。因为我要先谈谈热力学物理,也会谈谈哲学。最后你会发现,智者殊途同归。不论是物理学家,还是哲学家,他们讨论的是同一个问题,答案非常一致。


我们先来看看物理学里面“熵”这个概念。它被用来定义一个系统的混乱度。混乱度本身到底是什么其实不重要,但是混乱度的变化却很容易理解。比如你家的整洁度与我家的整洁度可能定义不同,但是假如你有客人来,你家收拾一下,整洁度变高了,混乱度变小了,这是很清楚的。在物理学里,我们说你家的“熵”经过一系列操作变小了。反之,客人来了之后酩酊大醉杯盘狼藉,屋里弄得乱七八糟,我们说混乱度变大了,也就是说熵增大了。


关于熵,物理学里有个著名的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定律说,孤立系统自发地朝着最大熵狀態演化,而且不可逆。比如说,碗掉落在地上要破碎,原来有序的碗变成无序的碎片,你把无序的碎片扔到地上,不会变回一个碗。再比如一滴墨汁滴落到一杯水里,这滴墨汁会逐渐发散到水杯各处,变得浑浊不清,也就是更无序了。你把这杯水放在那里,不论多久,它都不会变回一杯清水加一滴墨汁。也就是说,这些系统都是向更大的混乱度方向发展,熵增大,而不是相反。


然而这个定律有个前提,就是只有“孤立系统”才是这样。不是孤立系统就不是这样。比如我们可以用某种工艺把碎掉的碗补好,也可以用化学方法把混水变成清水。就是说我们做到了把无序变为有序。是热力学第二定律不对了吗?不是,因为当“我们”进入了碗和地面,或者水杯与墨汁的系统时,原来的系统不是孤立的了。“我们”给那些“孤立系统”提供了能量,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前提被改变了,所以其结果就不是熵增大了。具体地说,我们用补碗和化学知识把这个过程给逆反了,熵变小了。


推翻热力学第二定律最伟大的功臣是太阳。如果没有太阳的能量,我们地上不会有一丁点生命,没有绿色植物,没有生命,是完全混沌的一片。


其实热力学第二定律并没有被推翻,但是太阳的能量,让我们的地球不是一个孤立的系统。


“幸福”这个概念和“熵”很相似。你的幸福不是我的幸福,反之亦然。但是你幸福的变化你能感觉到,我的幸福变化我也很清楚。有了对于”幸福“这样的理解,我们可以进一步想到,如果我们非常孤立,没有任何能量进入,也就是说没有爱,理解,关怀,共鸣,鼓励等等,那么我们会非常不幸福,愈加不幸福,直到发疯或者死去。这个嘛,我们可以称之为“幸福学第二定律“。至于第一定律是什么,以后再谈。


有了这个理解,我们可以反过来再思考一下”幸福“到底是什么。首先,我们这里说的”能量“是爱,理解,关怀,共鸣,鼓励等等,而不是,或者不仅仅是面包的热量。如果没有这些”能量“进入,我们会难受,头痛,最后会发疯,也就是说脑子极其混乱。反之,如果有”能量“进入,我们会幸福,这时我们的脑子比较清楚,事情非常有序,而且这种清晰有序会给我们带来愉悦。


所以要幸福,就要得到更多的“能量”,从而让自己的脑子更清晰有序,也就是要能对事理更清楚。


怎样得到更多这样的“能量”呢?这个我们要用到牛顿第三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大小相反方向相反。也就是说,我们越对这个世界,对他人关怀,理解,鼓励,我们就越能得到这些能量!


明白了幸福的源泉在于减小熵,让脑子更清晰有序,本身就是让人幸福的事,因为你明白了不快乐的原因。“减小”这两个字也很有启发,就是你要有行动,要对这个世界提供更多的正能量,从而得到更多的正能量,没有行动熵就会自动不断增大。


熵这个东西是我学物理时觉得最难懂但也是最为引人入胜的一个东西。它给世界带来意义。如果世界只有物质和热量,但没有序,就很没意思,因为它不会这么绚丽缤纷,乏味无穷。但有了熵这个概念,我们的心灵马上就不同了,存在也有了意义。哈姆雷特的话“ to be or not to be”,即“活还是不活” 不需再探讨了,因为“not to be, 不活”就是熵的最大状态。 你不需要知道任何事了,你成了土地的一部分。 但是“to be”就完全不同了,它意味着我们要把事情放到有秩序的位置上,让它们有结构,有意义。活着在于质量,不在数量,在于寻找能量,动力,在于行动,在于澄清。 可以说,生命的一切活动都在于此,进化论和宗教在这一点上是相通的。 加缪的西西弗,一遍一遍推动巨石上山,尼采的超人,佛教的面壁冥想,都是为了反抗熵增大,让生命更清晰有序。


因为熵,时间有了意义,我们可以有忧伤,有幸福。我们可以缅怀过去,可以展望未来,有诗歌,有文字,那是一种情感上的有序。


熵这个概念的鼻祖波尔茨曼觉察到了这个道理的一角,1886年他在给奥地利皇家科学院的讲演里这样说:


在太阳和地球之间的这个世界,... 能量并不是按照概率来随机分布的。万物的生存,不光是对一般物质的争夺,比如空气,水,和土壤。这些生物赖以生存的物质,应当说还是很丰富的。它们的生存,其实是一个对熵的战争,这个战争因为太阳的能量供应成为可能。植物把它们的叶子的表面面向太阳,在太阳的热量还没有去温暖地面的时候,通过一些化学反应(光合作用)把它们转化到能为物种利用的能源。这些化学产物就是世界有了生机的原因。


生命在于有序,幸福在于清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54077-1049152.html

上一篇:读书:贾平凹的《自在独行》与坂本龙一的《音乐使人自由》
下一篇:人生的工匠之心
收藏 IP: 218.107.198.*| 热度|

16 袁贤讯 曾荣昌 曾泳春 赫荣乔 马秀兰 王鸣远 苏力宏 徐旭东 李晓瑜 王从彦 李侠 宁利中 朱艳芳 anran123 zjzhaokeqin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10 0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