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blu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Iblue

博文

一个中国年轻人和一个德国年轻人的差异 精选

已有 32245 次阅读 2014-7-27 07:31 |个人分类:西方取经|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博士毕业、择业在即,时感困惑和焦虑。而立之年,事业、家庭两茫茫。现在我们年轻一代,城市发展、国际变化洪流把我们都卷入一个漩涡。我们面对职业,只有忙碌;面对家庭,充满了对温馨家庭的期待,却又感到泰山压顶。事业无成,在这大洪流中,我们都是无根的浮萍,如何撑得住那份孝和爱呢?

前几天嵇少丞教授发表的“我的盛夏照片”让人对他自在舒适的生活羡慕不已。自己在德国慕尼黑留学这段时间,感受到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生活方式。对中国文化、科技和生活都有些不同的认识。不妨对比中国的年轻人和德国的年轻人,就大概可以知道这些差异了。孔子言,三十而立。我相信很多中国年轻人以此自立,想在而立之年有番事业。就中国教育历程推算,本硕博读完,在30岁的时候,我们应该工作了几年,或者正在寻找就业机会;有了小家庭,甚至有了小孩。此时,大多早已或开始为生活、科研项目奔波了。但组里的很多德国同事,有30岁正开始读博的;有30多的女同事还没有结婚的。大多都是在市里租房子,坐轻轨、踩自行车上班。他们没有我们那种大浪冲击的紧张,没有头顶大山的那种压力,生活得很潇洒和自在。他们依旧全世界各地旅游,周末cycling, hiking, barbecue,drinking beer… 除此之外,看电影似乎也都喜爱。边喝着啤酒,聊着电影,更带劲。可旁边的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哪个电影. 惊讶于他们有时间看那么多电影。自己在国内读博士这几年,基本没有周末,项目、论文忙得晕头转向。兴趣爱好,少得可伶了。


Alps Hiking


Kayak


Ammersee cycling


德国世界杯决赛进球后,疯狂的德国青年人


Andechs啤酒厂

美国对阅读能力的优良培养是公认的。组里有一位来自美国的同事,在瑞士读大三,来这里实习两个月,几年九月去香港理工大学实习。我拿了写了近4个月约1.6万字的综述论文给他,请他帮我检查语法问题。他1天就帮我看完了,修改的地方都非常中肯。

为什么同意年龄的年轻人,我们生活狭隘,感到生活压力大呢?国家发展是大背景,决定了我们的现状。德国的教育、医疗和保险都比较发达。德国大学教育2014年起恢复免费。老人的生活、健康基本能得到保障。年轻人因此不必担心父母的生活条件。而且德国交通比较发达。即使不在同一个地方生活、工作,也可以较为方便地回家探亲。另外一个层次,中西观念的差异形成了对待生活、人生的态度的不同。其实,对待职业和家庭,德国年轻人也有我们类似的困境。以慕尼黑为例,德国宇航中心发的工作全职税后1600欧左右。但是慕尼黑的房价、物价是全德最贵的,压力还是存在的。年轻的德国人基本没有购房的想法。一个不现实,另一个他们觉得买房了就固定死了,假如换地方工作就麻烦了。为何他们对待生活还是这么潇洒呢?还如此的Gemütlich(办公室对面的同事Christian告诉我,来德国一定要记住Gemütlich。)呢?我问过他们类似的问题。他们对生活的质量、幸福感观念很强。他们的回答是生活就是生活,工作是工作。生活不是为了工作,而是工作为了生活。这让我想起马云的一句话,40岁以前,生活就是工作;40岁以后,工作就是生活。这硬是把人生劈成两半,40年的定型,40年后不一定改的过来了。马云现在就还忙着呢。对于现代年轻一代的我们,在国家发展水平达不到的情况下,再绑上“有房有车”成家条件等传统观念,使得中国的年轻人过早、过多背上很多包袱,消磨创造力,甚至拖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52117-814977.html

上一篇:读书后感(14年第一季)

60 李健 龚直文 黄永义 蒋继平 王有基 曾体贤 刘淼 吕宝亮 邹少浩 蒋永华 廖德华 汪浩 夏少波 李宇斌 袁刚祥 张鹏 闵应骅 薛宇 汪晓军 陈德旺 曹周阳 靳占甲 徐长庆 姚强 温世正 李红莉 刘立 张启峰 许天来 余海涛 王志平 黄军林 信忠保 胡九龙 廖灏泓 周雄伟 李杰 王启钦 韦玉程 牛伟博 唐常杰 梁洪泽 杨正瓴 范丁丁 金拓 王加升 吴超 XuexingLu shenlu wuji2017 zhujia htli eastHL2008 wangqinling fangfeng1979 bandaolang123 aliala cyliugz Majorite n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9 08: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