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的叶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jihua

博文

父母的婚姻

已有 3449 次阅读 2012-7-23 11:10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婚姻

    父母过世时间相差半年左右,母亲先查出肺癌,是10年9月26号,父亲过世时间是10前春节前十天。父亲身体一直很好,虽有高血压,但壮实的得,头天晚上还在打电话,我老公叮嘱他帮我们把忘在家中的杯子收好,第二天的下午5点就突发脑溢血不治而去。妈妈走的那年刚过本命年,父亲比母亲还小着三岁。他们的头发还只夹着少许银丝,牙齿依然坚固,身板依然挺直,在他们出事前,我尽管成了孩子的妈妈,还觉得自己是个孩子,还在他们面前经常撒娇,使性子。父母走向,我的世界轰然坍塌。。。。
    父亲是被收养的,他活着经常说自己的命运多难,能写部小说了。小时家里受灾,活不下去了,才被人带出来找条活路。他性子刚直,来到很受了堂叔家的姐妹、兄弟的气。我家是大户,爷爷参加过淮海战役,是村里较有威信的人。父亲在爷爷的庇护下在公社中当司机,妈妈家很穷,她读书成绩很好,是少有的高中生,听奶奶讲起来,他们是在一起为生产社干活时有了感情,还是自由恋爱。年轻的爸爸高大帅气,又很幽默,很轻易地就得到了妈妈的芳心。他们应该过了段幸福快乐的日子吧,妈妈在村小学教书,爸爸做司机活不累,到处跑门路广。爸爸说我出生后没奶,体弱多病,他四处寻找炼乳养我,这可是寻常人家达不到的条件啊。后来生产队解散了,分田到户,有能干的爷爷也没觉得生活压力。如果不是爷爷早亡,我小时候家里的日子会过得更好些。那年收麦子,爷爷忙了一天,晚上睡觉时觉得喘不上气来,后来一会就不行了,心肌梗塞,要是有一两粒救心丸肯定不会死的。爷爷去世后,叔叔大爷对我们就慢慢冷淡下来。三亩多的农田,打理起来也不容易,更没有钱花。爸妈就经常吵架,妈妈嫌爸爸懒。养了几十只白兔剪毛贴补家用,可是得天天打草,这事分给我和弟弟了。爸爸做过很多小生意,多是虎头蛇尾,可是赚钱不多,又累。记得有一次,做豆腐皮,吵架了,豆浆出窝,爸爸就是不做要倒掉,还是奶奶央求堂叔来帮我们做出来。卖油条,实在卖不了爸爸就让我四处给邻居家送。
    儿子说饿了,下次继续
     父亲的生意做不成,只能依靠家里三亩农田吃穿花用,奶奶有病常年吃药的。记得为了一盒药省一两毛钱,会跑到很远的批发点上去买。过年才会有新衣,串门用的点心是不能吃的,奶奶常常放到高高的柜上面,为了下次有事用到不用再买。夏天偶而买两三次西瓜,也要分成三四份,分给叔叔伯伯们。而且我们好像离钱很远,屡求不得。村里让种麦种,说收了可以卖到多少钱一斤,结果丰收了却没人要,我和爸爸只好推着车到远处去换,一斤换一斤半,我依然清晰记得烈日下爸爸给人称重时手臂上挂着的颗颗汗珠。我们包地开荒,种豆子,结果种了价格低得出奇。种蒜,辛勤耕耘换得的却是一毛钱一斤,没办法存起来,辛苦挖了十来天的地窖却让水冲了,蒜全坏了。于是父母间的战争也就成了家常事,尤其是收麦收秋的时候,爸爸常打做一团,妈妈身小力弱,奶奶只好也参加进来,护着妈妈不让爸打,免不了也挨些在身上。我们小,平常也被父亲打怕了,只能哭。记得无意中劝妈妈,爸爸这样差,和他离婚。正在哭的妈妈马上转头训我,小孩子懂什么?
    日子就这样在穷苦、争吵中不断渡过,我们也渐渐长大。妈妈勤俭,拼命干活,舍不得每一分钱。爸爸大男人,不愿做一点小事,包括盛饭也要我们或妈妈绕远帮我盛好端上。地里的活一般都是妈妈的或者分配给我们做,不做就打。爸爸喜欢喝酒,每次都喝醉,醉了连吐带闹,急得妈妈老怨请他喝酒的人。大主意都是爸爸拿,妈妈只管低头做活。妈妈是民办老师,工作上常受欺负,爸爸请酒找关系什么的帮她摆平。爸爸生平最得意的事就是手里只有三千元的存款盖了小楼。当时村里给批地鼓励大家盖,都没人敢,爸爸有勇有谋,四处拆对,筹借,而终于做好。这也成为他酒桌上的谈资,说了很多年。
    弟弟娶了亲,弟媳脾气暴躁,动辄骂粗口。两人常吵架。而且常和父母吵。母亲隐忍,父亲却不吃这一套,于是常因家庭小事,全家人打成一团。父亲一气之下,带着奶奶、妈妈连夜搬回老房子。气消过,那两个又来说好话,于是父亲再去帮他们干活,这时父亲已经帮助弟弟在新楼了开起了门店。然后有些事做的不让他们满意,又对父亲恶语相加,父亲哪受得那气,又回老家,不愿去帮他们,然后再好言,再被骂回,无数次无数次恶性循环,直到父亲去世。这时母亲已经转正退休,经济也好转,但是还是全心为老人为孩子,舍不得为自己加一件新衣,吃一口好饭。省下来全部拿给儿子。母亲老了才在父亲面前有了威权。父亲想修修老家的门,母亲舍不得花钱不同意。还是在他们去世前的一年间,我为他们买了冰箱和洗衣机,他们执意把用的钱还给我。这算他们的家里才有了样电器。父亲是聪明的,觉得老了想享受一下生活,母亲天天说他要想老人还有孩子,弟弟的女儿,不能就这样享受。两人也时常争吵,争吵的结果却是父亲失败,他没钱没办法。
    后来母亲查出了肺癌,已是晚期。父亲泪流满面,哀痛异常,常说我的生命难道也到头了吗?当我还在做梦能治好母亲的病时,父亲就确信母亲过不了这一关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执意让我带着母亲来南方,两人分离,父亲突发脑溢血,冤家夫妻最后一面也没见上。母亲病情恶化,回家住院。我们瞒着她父亲去世的消息,但几次病情加重就说起父亲来他床边,穿着年轻时的衣服。我陪护时,一中午小睡,也依稀看到了父亲的脸。做化疗后痛苦异常,母亲说每晚做梦,都梦到父亲来叫她走,她不走就和父亲厮打。临终前也做这梦,终于父亲如愿以偿。在母亲的葬礼上,大娘说起母亲去世的那个晚上,梦见父亲和母亲一起,父亲嬉笑颜开,开开心心带着母亲一起走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7938-594879.html

上一篇:纠结电脑前
下一篇:何必纠结于生死
收藏 IP: 61.175.244.*| 热度|

2 曹聪 张婷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20 13: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