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ducation 哲学,教育,计算机,金融工程。不分文理工科。

博文

[转载]一个中国知识女性金子般的心灵

已有 2304 次阅读 2022-5-4 16:27 |个人分类:人文历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文章来源:转载

博主注:转自网络,无从核实。

1996年初,在清华大学攻读研究生的邹晓晶在学校收发室分拣邮件时发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封上收件人一栏写着:“清华大学餐厅 爸爸收”,寄件人只有两个字:贵阳。

邹晓晶来自山东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家境贫寒,父母靠种地供孩子们读书,十分辛劳。邹晓晶从小就深知父母的不容易,她从小就学习刻苦,加上天资聪颖,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班里尖子生,1992年邹晓晶以出色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1995年被保送本校研究生。上了大学以后,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邹晓晶一直勤工俭学,在繁重的学习之余为学校收发邮件。邹晓晶学习刻苦,工作也十分认真,学校的各种邮件在她手中都分门别类,准确地送到主人手中。

当这封写着“清华大学餐厅 爸爸收”的信件摆在邹晓晶面前时,她并没有把它当做一封死信退回邮局,她仔细端详着信封上用铅笔写着的歪歪扭扭的字迹,断定这封信出自一个小孩子之手。

清华大学大大小小的餐厅有十多个,信封上没有收件人的名字,一般来说这样的信都要退回邮局,但信封上稚嫩的笔迹让邹晓晶心里一动:这是个孩子在找爸爸,一个小孩子将这样一封没头没脑的信发出来,身边应该是没有大人的,如果就这么退回邮局,就成了一封死信,能不能在信中找到一点线索,帮助这个孩子把信交给他的爸爸呢?

邹晓晶将信拆开,信封里边是一张香烟盒包裹香烟的锡箔纸,信就写在锡箔纸的背面:

爸爸,我是东子,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走了以后,妈妈也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在白菜街要饭,总被人打。上个月我给饭店刷碗,老板说我没刷干净,用榔头使劲打我的头,把我打晕了,他还让我给他看小孩,但是我睡着了,他就打我嘴巴。爸爸我活不下去了,你快来接我吧,我会给你干活,给你卷烟抽。

信中的内容一下子让邹晓晶的心揪紧了,这孩子太可怜了,得帮帮他。

邹晓晶将信拿回宿舍,让同学们一起分头去各个餐厅打听有没有从贵阳来的师傅,有没有人的儿子叫东子。

一个星期过去,邹晓晶和同学们将清华大学餐厅问了个遍,有两个厨师是从贵阳来的,但没有谁的儿子叫东子,他们也不知道贵阳哪个地方叫“白菜街”。

邹晓晶不死心,她从书店买来贵阳地图,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寻找,没有找到“白菜街”。她又给贵阳市查号台打电话,询问贵阳有没有“白菜街”这个街道,但查号台告诉她贵阳没有这个地名。

1996年4月,邹晓晶被保送本校读研,她可以不参加毕业实习,但邹晓晶心里一直惦记着“东子”,她自愿报名利用假期去边远地区,在报名表地址一栏,邹晓晶填上了“贵阳”。

半个月后,邹晓晶到达贵阳某单位,报道完毕,邹晓晶立即向周围的人打听“白菜街”这个地方,她认为也许这白菜街是个很小很小的小巷子,小到不引人注意,她觉得自己到了贵阳当地一定能找到。

但问遍了周围的人,他们都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邹晓晶没有气馁,她来到贵阳市地名办查找,可是连郊区农村都查遍了,仍然没有找到“白菜街”这个地方。

邹晓晶这次有些失望,她想可能是东子笔误写错了,但是这样一来,找到“东子”变得渺茫。

一天,邹晓晶在车间工作的时候,听到一个工友跟另一个人说话:“有本事去白菜街撒野啊!”听到“白菜街”三个字,邹晓晶立刻心里一动,她拉住了那个工友询问他口中的白菜街在什么地方。

那个工友回答她说,贵阳并没有白菜街这个地方,但贵阳有一个俗语:城东的小伙帅,城西的小伙呆,城北的小伙是烂白菜。所以城北被称为白菜街。

邹晓晶大喜过望,她立刻打车奔城北而去。

下了出租车,邹晓晶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人们把这里叫白菜街了,原来这里是一条简陋的巷子,路边都是低矮的民房和小店,人们三三两两地站在街头。

邹晓晶在每一个房屋和店里打听,终于有人知道“东子”的情况。

这个人说,东子是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从小就发育不良有点智力低下,小学没毕业就读不下去了辍学回家。

东子的父母经常因为他争吵不休,后来离婚。三年前东子的父亲去北京打工,有人说他在清华园开了一家餐厅。

东子的父亲到北京后寄回来200元钱后再也没有了消息。

东子的妈妈带着东子过了两年后,和一个男人走了,把东子一个人扔在了北街。

没有了父母的东子十分可怜,有时连饭也吃不上,邻居们可怜他,经常给他一些吃的穿的,东子自己有时候也去饭店帮忙干点活。

但东子智力低下,他有时候把别人的东西拿回家,有一些人就打他。

听了东子的情况,邹晓晶十分心痛,她请人带她去找东子,她要尽自己的力量帮帮这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

在一个破旧的院子里,一个十岁左右的瘦弱男孩扛着一个竹筐站在院子中央。

男孩穿着有些破烂,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看到邹晓晶走过来,男孩露出迟疑的目光,邹晓晶看到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走向前,拉住了孩子的手:“东子,我从北京来,你爸爸让我来看你。”

邹晓晶把东子带回宿舍,带着他洗了澡,给他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带他去吃饭,看着东子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样子,邹晓晶心酸得要命。

整个实习时间,邹晓晶除了在工厂实习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陪东子上,她带他去游乐园、去商场,给他买好吃的,陪他玩耍。

东子有时候会问邹晓晶什么时候带他去北京找爸爸,邹晓晶总是安慰他说,等姐姐实习结束就带他回去。

可是邹晓晶心里明白,自己去哪里找东子的爸爸呢?

自己的实习期快结束了,东子怎么办?

邹晓晶去找当地民政部门,她希望能给东子送到福利院去,但民政局回复她说,东子不是孤儿,不符合福利院收养条件。

邹晓晶无奈,她只好去公安局去投诉东子父母的遗弃罪,但在公安局,邹晓晶却意外地听到了东子爸爸的消息。

原来半年前东子的爸爸就因为贩毒被北京警方通缉,一直下落不明。

东子的妈妈也没有一点音信。

东子的爸爸妈妈都找不到,福利院也送不了,自己一个穷学生连自己都养不活,又怎么带着东子呢?

邹晓晶一筹莫展。

5月中旬,邹晓晶的实习结束了,她必须回北京继续自己的研究生学业。


临走那天,邹晓晶带着东子出去吃了饭,又给他买了好多好吃的,然后坐公交车把东子送回到了白菜街。

在白菜街汽车站,邹晓晶把身上剩下的钱都揣在了东子口袋里,她像做错了事一样低着头不敢看东子的眼睛:姐姐要出去办点事。

说完,邹晓晶赶紧转身离开了白菜街。

回到宿舍,邹晓晶心不在焉地收拾着行李,两个小时后她就要登上回北京的火车。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邹晓晶提着行李往车站走去,但她的心里却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让她抬不起双脚,邹晓晶仿佛看见在白菜街昏暗的路灯下东子孤零零的身影。

“爸爸,你不要我了吗?”东子信里的话又一次浮现在邹晓晶的脑海里。

东子的爸爸妈妈都抛弃了他,他不识字,那封写给爸爸的信都是一个二年级的小男孩帮他写的。

东子只知道钱能买好吃的,但他对钱的多少没有概念,买东西时别人管他要几张他就给人家几张,经常被人骗。

邹晓晶原本想利用实习的时间帮东子找到可以收留他的地方,但后来发现东子不符合去福利院的条件,他的爸爸妈妈又都下落不明。

这一个月以来,东子跟着邹晓晶一起吃一起住,他一直在等着她带他去北京找爸爸,邹晓晶不敢想象自己就这么走了东子会怎么样。

想到这,邹晓晶的心里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把,她痛苦万分,再也挪不动向火车站方向去的脚步,她转回身,匆匆地向白菜街跑去。

天越来越黑了,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在街道的另一侧,邹晓晶远远地看见路灯下东子一动不动的身影。

东子几乎一动没动,还站在三个小时前邹晓晶离开他的地方,双手抱着邹晓晶给他买的东西,头顶上昏暗的路灯下,孤零零的身影让邹晓晶的鼻子一酸。

邹晓晶扔下手中的行李,跑过去一把将东子抱在了怀里,泪如雨下。

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扔下东子,就算回到了北京,她也无法忘掉东子渴望的眼神,东子就像她的亲弟弟一样,牵着她的心,使她再也无法安下心。

邹晓晶带着东子回到了北京。

学校宿舍无法安置东子,邹晓晶在附近给东子租了一间房子,可是东子一个人住邹晓晶实在放心不下,她在门口搭了一张简易的木板床,搬了过来。

房租加上两人的生活费,邹晓晶作为一个学生不堪重负,她除了继续在收发室收发报纸信件外又找了一个打扫楼梯的活,勉强维持着她和东子的日常生活。

邹晓晶学习十分刻苦,她除了拿出一定的时间勤工俭学外,剩下的时间都在学习,这深深影响了东子。

一次,邹晓晶在背诵英语单词时,东子也跟着念了出来,发音字正腔圆,邹晓晶十分惊喜。

见东子对学习有兴趣,邹晓晶找来一些初中语文课本,试着教东子背课文,没想到东子记忆非常好,教他读一遍就能全部记下来。

邹晓晶觉得东子也许并不呆傻,她带着东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东子虽然逻辑能力不如常人,但他的记忆力非常好,好好培养也是一个人才。

医生的话给了邹晓晶信心,她制定了一个学习规划,有计划地教东子从小学开始学习。

就这样,研究生三年,邹晓晶不仅帮助东子学完了小学阶段全部功课,自己也以出色的成绩,成为清华大学唯一的学生代表参加了北京电子对撞机的实验,获得了同行的一致肯定。

1998年3月,邹晓晶获得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又说南加州大学)全额奖学金,即将赴美深造攻读博士,东子仍然是邹晓晶割舍不掉的牵挂。

但在办理出国手续时却遇到了麻烦,由于邹晓晶提供不出与东子的亲属关系证明,美国大使馆拒绝为东子办理出国签证。

直到10月,学校已经开学,东子的签证仍然没有办下来。为了东子,邹晓晶最后放弃了留学机会,在中关村找了一份工作。

拿着每个月2000多块的工资,邹晓晶把东子送进了一所学校,每天下了班做好饭就去接东子。

几年来,邹晓晶所做的一切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一个人默默抚养着和自己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东子。

1999年12月,美国佛罗里达洲立大学发函给清华大学,询问邹晓晶为何没有到校。邹晓晶的导师一直以为自己的学生已经在美国就读,收到学校的邮件他十分震惊。

导师到处打听邹晓晶的情况,这才知道她放弃了出国在中关村当了一名程序员。

辗转找到了邹晓晶,导师对她轻易放弃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非常生气,严厉地批评了她。

邹晓晶只好把东子的事情告诉了导师。

听了邹晓晶的话,年迈的导师长长叹了口气:“孩子,你这么有爱心抚养一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孩子,没有做错,可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呢?你可以把东子交给我们,继续自己的学业啊。”

2000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戴维丝女士访问清华大学,见到了邹晓晶的导师欧阳教授,欧阳教授将邹晓晶为了抚养东子放弃留学的事讲给了戴维丝听。

戴维丝女士大为震惊,她没有想到世界上能有人为了一个跟自己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孩子放弃自己深爱的学业,她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回国后,戴维丝立刻联系美国大使馆,亲自为东子做担保,并且为东子找到了一所华人学校。戴维丝说:邹晓晶是一个高尚的女性,她使我看到了中国女性善良、美好的心灵,她值得我为她做一些事。

2000年,邹晓晶顺利办妥了出国手续,带着东子飞向了大洋彼岸。


【1】蹊跷信件结识陌生男孩,女大学生放弃出国抚养男孩感动联合国官员 (baidu.com)


故事后续:

流浪儿成美国博士后,这一生姐弟缘天注定初
到美国洛杉矶,置身于南加州大学,对郭潇(邹晓晶原名)来说简直像一场梦。戴维丝主动提出给她和冬子提供经济支持,她不用再为生活费发愁。随后,郭潇将冬子送进当地的华人中学。然而,不到半个月,郭潇就接到冬子老师的电话,说冬子成绩跟不上,也不跟同学交往,性格很孤僻。郭潇赶去学校看望冬子。到了教室门口,郭潇透过窗户看到大家都在积极发言,只有冬子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在一群不同肤色的学生群体里,显得那么孤单。
那一瞬间,郭潇突然明白了,冬子因为小时候的经历非常自卑,初到这个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国家,唯一的姐姐也不在身边,他的内心该多么惶恐。更重要的是,冬子只跟着郭潇零星学过一些英语基础知识,完全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他现在连一些最基本的口语都听不懂!
郭潇的心里很痛。她找到冬子的老师,希望能走上讲台跟同学们讲一个故事。她在教室里呆了2个小时,向同学和老师讲述了冬子凄苦的身世,以及她和冬子相依为命的这些年。她的讲述感动了老师和同学,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最后,老师鼓励冬子站上讲台,用汉语讲一下他的感受。一开始,冬子有些胆怯,但郭潇一直用眼神鼓励他,他终于站上了讲台。冬子缓缓讲述着他和姐姐的感情,以及他对姐姐的感激。也许是因为在清华园受过熏陶,冬子的表达能力并不差,想象力也非常丰富。讲着讲着,他完全放开了,还用磕磕巴巴的英语跟同学们形成了互动,融入了集体。之后,郭潇只要一有空,就会去看望冬子,给他补习英语,还带他去周围社区参加活动,鼓励他多与陌生人沟通。
在她的用心良苦下,冬子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之后,郭潇拿到博士学位。冬子也顺利进入高中部。10月,郭潇应聘到美国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担任技术研究人员。她在冬子的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公寓,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冬子。
2006年8月,郭潇在工作中认识了一个叫周明明的帅小伙,周明明比郭潇小三岁,祖籍在上海,他的父亲早年在洛杉矶做汽车进出口贸易生意,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全家都跟着移民到美国。周明明从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毕业后,留在父亲的公司做管理工作。郭潇和他情投意合,很快就恋爱了。然而,他们的恋情却遭到周明明父母的强烈反对。原来,不知何时起,当地华人圈里已经开始流传冬子是郭潇的私生子。流言传得绘声绘色,说郭潇在读高中的时候与男同学恋爱,一不小心怀孕了,后来她被男朋友抛弃,偷偷生下冬子。她一个高中生无力抚养孩子,只能将孩子丢弃。后来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又费尽心思把孩子找了回来……
在父母的百般劝阻下,周明明向郭潇提出分手。分手后,郭潇很长一段时间都很郁闷,好在长大的冬子渐渐明白姐姐的含辛茹苦,他学习非常努力,社会实践能力也非常强。在学习之余,冬子还常常陪伴姐姐,他带姐姐参加学校集体活动,和姐姐一起去看电影。他对姐姐说:“我已经长大了,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以后我负责照顾姐姐。”
然而,不久后,冬子在学校与同学打架,学校老师责令他退学。看着冬子满身伤痕,无所谓地回到家,郭潇气不打一处来,她指责冬子:“你能耐了啊,开始学会打架了,你才说要照顾我,孝顺我,现在这么报答我的?”冬子满不在乎地说:“他们都是一群混蛋,活该。我只恨没揍扁他们。”郭潇气得打了冬子一巴掌,冬子扭头跑出了家。事后,郭潇去学校跟老师求情,希望老师能减轻处罚。到学校后,郭潇才了解到冬子打架的原因。原来,那漫天流言传进了学校,同学们私下议论冬子。那一天,班里一个同学抢走了冬子的钢笔,还笑话他说:“你为什么叫你妈妈叫姐姐啊?她当初不要脸生下你,还不敢跟你相认。”冬子哪里能容忍别人这样侮辱姐姐,就跟同学打了起来。
当郭潇急急忙忙赶回家后,冬子已经做了一桌子菜等着她。她拉着冬子看了又看,说:“是姐姐的错,姐姐不该打你,打疼了吧,快让姐姐看看。”冬子摇摇头:“姐姐不生气就好了,快吃饭吧。”那天,郭潇告诉冬子:“人活在这个社会,总会遭受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我们小时候过得那么苦,都挺过来了,还怕什么流言?你相信姐姐,只要你成为人上人,那些人自然不敢再议论你。”冬子点点头,说:“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学习,将来出人头地,报答姐姐。”就这样,在姐姐的言传身教下,冬子全身心投入学习。
2007年,冬子考上了美国南加州大学生物医疗专业,四年后,他凭着优秀的表现,获得了美国南加州大学生物医疗硕博连读的资格。2015年,他博士毕业,进入美国神经科学研究所医学中心,多次参与加拿大、马来西亚等10多个国家的项目研究,成为该研究所最年轻的华人主任。其间,姐弟俩先后拿到了美国绿卡。
如今,冬子有足够的能力让姐姐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他在洛杉矶郊区给姐姐买下一套300多平米的别墅。假期里,他常常带姐姐去附近的州市旅行。每次看到姐姐如同小孩般雀跃,冬子也开心不已。但望着已经年过40的姐姐至今仍孑然一身,冬子心疼不已,他深知姐姐是因为他才耽误至今,多次劝说姐姐找一个好男人嫁了,姐姐却说:“姐姐的事不用你操心。你要是遇到好姑娘就带回家让我瞧瞧。”
2016年底,陈冬临所在的研究所接到国内一研究所的邀请,陈冬临申请回国参与项目交流。2017年2月,陈冬临带着姐姐踏上了祖国的土地。回到生命最初的地方,姐弟俩都感慨万千。在拔节成长的20多年里,他们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是郭潇让陈冬临的命运改写,也让他的人生有了新的高度。
4月,陈冬临接受了《知音》特约记者的采访,他说:“姐姐最喜欢看《知音》杂志,小时候常常用上面的励志故事激励我。如今,我也想通过《知音》杂志来赞扬一下我的姐姐,20年前她将我带在身边,悉心照顾我,不曾有过一丝怨言。因为有她,才有今天的我。她是姐姐,更像娘亲。我希望有缘人能看到姐姐的善与美,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2】带着孤儿去留学的那个邹晓晶这个故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查查百度,貌_百度知道 (baidu.com)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7101-1336982.html

上一篇:核武器实际上仅可用于国土防御
下一篇:为什么人类喜爱猫(科动物)

1 刁承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2 03: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