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吴燕如研究员89岁访谈录 - 牛泽清博士谈感受

已有 1060 次阅读 2022-12-7 16:25 |个人分类:前辈学者|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吴燕如研究员89岁访谈录

        人:牛泽清博士

    访    人:李鹏

视频采集人:宋浩铮

文字整理人:周青松、卢一苇

记录时间:  20211224

牛泽清博士:因为我、朝东、彦周我们三个都是黄老师招的博士,但是黄老师他不是所长嘛,他也没时间带我们,所以黄老师把我留给吴老师搞蜜蜂分类了,所以我算吴老师的关门弟子。我实际读博是我是00读的,那时候吴老师已经退休了。 但是,吴老师就是我那论文致谢里面写的就像我老师就像妈妈一样带孩子一样,她手把手地教我,把那多年的积蓄文献了都无私地拿出来给我。你实际也知道我们这个学科实际上好多那个老文献是很难找找复印件的。但是你又分类呢,你又没有那些专业的文献的你又没法开展工作。所以你看吴老师从苏联回来以后,那时候就是咱们国内实际上做蜜蜂主要就是从吴老师开始。虽然过去也有一帮子人可能零零星星搞一搞,但系统地搞这个蜜蜂分类还是从吴先生开始的。吴老师从59年回来到92年大概也就是三十年左右的时间吧,但其中你还有文革那些耽误了好长时间。反正是现在从这个国家层面上来看的就是你这个导向提得都很高,但实际过程中就是我们这个学科还是不够足够地重视你。像发达国家本身这个分类这个东西呢,实际上就是过去是富人玩的东西。它凭着兴趣爱好支撑,不是说是谋生的手段。咱们国家考评体制你发文章一个要看分数是不是啊,再一个你搞这个基础研究现在抢的这么严重,但基础研究周期长、见效慢。像我们所说这种体制你两三年不出科研成果那绝对就把你淘汰了,他就不允许你安下心来说我十年磨一剑好好出个东西,那是不允许的。为什么年轻人比较浮躁,都是实际上与你这个本身这个大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吴老师他们一直都不把自己当成科学家?老师口头禅是我们这个科学工作的,实际上他们那一代老先生的思想境界要比现在年轻人高得多。现在年轻人你不给钱我谁给你干那活?但是她们那时候你不给钱 无偿地干也干,乐意去干。就和吴老师刚才说的一样,她很乐意继续研究蜜蜂,但是你一个是没有办公办公场所,你怎么开展工作?你不可能把标本拿回家去是吧?她们本身有这个余热,而且所里面一个是不让你返聘。你一个不返聘,一个在这时候没有工作场所,你怎么开展工作啊?不像美国人家有90多岁的还在标本馆工作呢。咱们国家不行,咱们国家可能像我们这一代可能能赶上延退两三年。过去那不是女的到55男的到60多一刀切就给你办手续了吧,你身体再好你回家去。啊他不允许不允许你干了。

采访人: 那你跟着吴老师这么多年时间里面你觉得他对你影响最大的或者说影响最深的是什么事?

牛泽清博士:我就是2001年上的博士 我一直跟上吴老师搞了三年,毕业以后因为我们那时候是自己找工作嘛。吴老师和黄老师一开始本身是想把我留到吴老师名下继承她,但是种种原因因为黄老师留了另外一个人嘛,就把我找工作就找到我们所另外一个老师门下了。后来我就没办法放弃这一块了,我在这个另外一个组大概工作了六年,后来朝东他研究员成立研究组了,他说老牛你回来吧,回来还是搞蜜蜂。我(2011年又回到朱老师的研究组。我中间扔开那么六七年吧,要是那时候把我留下,要是一直搞蜜蜂,我啥都有了嘛。现在弄得我很尴尬啊,也没办法,有时候就说他们说你这个机会、命运不由你掌握。

采访人:就我看你们和吴老师之间真是,我觉得吴老师看你们的眼神真的和自己孩子一样。这种师徒之间的传承,是不是其实对你们来说还是特别珍贵的。

牛泽清博士:不管是吴老师还是别的老一辈老师这带这个学生的不是那个,就真是把当自己的孩子在那培养了。他们有什么功利,他觉得就是他知道的尽可能都要告你,有的东西都给你,恨不得就把你一步一步要培养成人。他们没有什么功利主义、我保留东西、我不舍得说这种念头。你们从外人也能看出来就是这个师生关系实际上挺好的。

采访人:像这种基础研究是不是其实真的还是需要这种师生之间关系的?

牛泽清博士:那肯定,从吴老师她们身上她们这一代人都是无私的,就他们从五六十年代走过来的人都是无私奉献的。就是我刚才说的,她恨不得把她能知道的都无私地告你。现在好多这个单位都可能没有这种氛围了啊。为什么现在不叫老师叫老板啊,你不给付工资,我该干的活就可能都不干了。可能这就是不同年代不同时代的人的想法不一样,你现在让年轻人无偿给你干点啥,人家的考虑考虑呢,是不是?

采访人:如果让你就是这么多年的事情也好感情也好,对吴老师说一句话,您最想说一句什么?

牛泽清博士:我觉得就吴老师你住到这开开心心的,把身体养的好好的 你也不用考虑它什么东西,因为你年龄毕竟大了是吧,你活得越好我们越开心。这就是我们作为晚辈的目前觉得对吴老师的最好的祝福,也其实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366919.html

上一篇:吴燕如研究员89岁访谈录 - 古丽努尔谈感受
下一篇:吴燕如研究员89岁访谈录 - 张丹博士谈感受
收藏 IP: 59.109.217.*|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7 03: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