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起于且止于愤怒?看曲阜师范大学官方如何利用这次极其难得的机会 精选

已有 42517 次阅读 2014-1-8 07:40 |个人分类:物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的硕士时导师,山东大学刘教授招收的第一个博士生弟子就是来自曲阜师范大学的李荣生师兄,所以我对曲师大还有点感性认识。加上我们高中保送一般都往曲师大送,也就一直是想象中似乎熟悉的一所大学了。

  这次曲师大的出名(尽管可能有些负面)其实对于曲师大是一个机会,只是我不知道曲师大的领导能否意识到这个问题。

  全国尚有些教育和科研理想主义的科学家大半在科学网上驻足,而位于农村的曲阜师范大学靠势利眼的政策和领导的眷顾无疑是不可能的了,那么,如果再利用不好理想主义的大家,我看必定会是个悲剧。

  曲阜师大不是没有机会,后来任山东省长的赵志浩之前曾经在曲阜师范大学当过书记,但是,他去省长任上对于曲师大的眷顾也寥寥无几。下台才想起来也许应该对这个坚守着的大学有所照顾时当然已经晚了。

  市场经济的大潮则从根本上冲击了位处偏僻的曲师大,全国乃至全世界培养的优秀博士们一毕业就奔了大城市,很难得会有人往曲阜看上一眼,本校的毕业生则眼巴巴地盯着国内诸多的名牌大学和中科院,只要有机会谁还会眷恋流连于此呢。

  后来的曲师大有了日照校区,总是海滨城市了吧,据说北大在日照还有大片社区“教授花园”呢,说不定这些北大教授可以给日照校区增添点大学者氛围呢。

  年复一年,盼望是有的,但是收获到的多是毕业生再度考上了更多名牌大学,然后,考研基地的名分随着媒体的关注不得不戴到了头上。

  ——————————

  曲师大如此之多的博士点硕士点,在这里读研究生的又是何许人也?也许我们可以一问。

  我在山东大学读了硕士,同学中刚好有一位来自曲师大,1米73的小姑娘,她说:我算考得差的,我们班不少考北大清华的呢。

  俺来了一句:我们都很差,我还从中国科大本科来的呢。你上升了,我下降了,是这意思不?

  她好像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觉得用差来评价自己似乎也有那么不太妥当呢。

  到了研究生阶段,还以大学如何来评价个人和他人,是可笑的,但是,曲师大人的身上这种喜欢自我打击的状态,如同我遇到的这位同学的自我评价一般,深深的烙印刻在了灵魂里。

  都是成人了,应该知道统计规律从来不应该用于独立的个体,也所以“我考到山东大学就比考上北大的同学差”这样的直接结论就显得如此幼稚而无奈。

  正如华罗庚对自己本科毕业的弟子们说:你们都是本科毕业,我才初中毕业,你们都应该比我强才对。

  即便博士毕业的各位,谁又真的能和这样一个初中毕业生比呢。

  但是,我们陟罚臧否人物,往往是先看光环的,先看身上附着的东西,而不是这个人本身的能力和魅力。

  ——————————

  同学们,教授们,我们都改悔吧。

  我自己在欧洲的时候开一辆非常破的1999年的Polo车,排量1.0,当时地下车库里有几辆宝马、几辆奔驰,当然,也有标致和丰田,我从来没在内心里感觉我的车比别人矮一头,从而我的人也理应自信心不足。

  但是,当回到北京,在开车的路上,看着自己的车似乎比别人的贵几万元,顿时就有了些豪气;而如果看到宝马奔驰就会觉得“车主们开车很流氓嘛”。

  如此等等。我们的“以工具代表拥有工具的个人”的意识是一沾国土的边就会油然而生,而当这一外在环境消失的时候,以工具论人的困扰也就自然消退了。

  我的1米73的曲师大的同学也是在以工具来衡量人,只是此时的工具变成了排名,变成了档次,变成了城市罢了。

  如今,我们都在以统计规律,以外在环境和拥有工具来衡量着四面八方的人,也包括被携裹在其中的自己。

  我们如此可怜,但是我们一点都不自知——这就是这个国家当前的现状吗?

  曲师大(人),你的愤怒是否也由此而来?

  ——————————

  其实,愿意保留理想主义的学者在所有人群里我一直认为是最高的,因为他们拥有知识,拥有眼光。

  而对于曲师大而言,难道这不是一种启示吗?

  如果面对CCTV的戏弄或调查,曲师大仅仅表示了愤怒,那我是看不起这所大学的,除了愤怒,曲师大可以做到更多、更远。

  1,以校友资源为平台给在校学生提供更好的学术交流层次。校友们去了中科院、去了外国名校、去了北大、清华,那么,他们带回了什么?从母校的角度看,除了骄傲地说,我们N个学生去了名校之外,是否还可以骄傲更多方面,比如:他们中每年回归母校进行学术交流,或者他们带来的知名教授给我们每年的学术报告多了多少次?曲师大,你应该骄傲于拥有后面这个数字。

  而学者,不都是把“费用”都放在第一位的。很多情况下,两张火车票也许就足够了。

  2,曲师大本科毕业后出去高就的各位校友里面,博士毕业后愿意回到母校教书的有几何?即便考虑到现实的问题,那么,大学做过努力没?感情曾经留下过曾为右派的邵品倧(华罗庚弟子),也有诸多其他领域的知名学者愿意在曲院终老一生,那么,对于很看重感情的山东子弟而言,曲师大又做过什么没有?

  3,如果我国这种由农村到城市的趋势还将持续50年,曲师大是否将在这50年里无所作为?继续期待着如欧美般大学乡村化留驻做法的到来?如果曲师大愿意,应该实行双导师制,物理的去找交大的马红孺教授请教或请来教,数学也可以找到有兴趣的学者兼任第二导师,嗯,如果曲师大有管理学科,愿意找我我自然是欢迎的。如此,把大量无法到曲阜的教授用起来,要知道,不会是人人在意什么报酬。你如果愿意找,一定找得到愿意帮忙的学者,如此,将校内研究生培养与考出去的水平提升上去,机会也自然多起来,不必只有考出一条路。即便有学生愿意不时到北大张教授哪里打点鸡血甚至都可以,只是别死守在曲阜一隅即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57001.html

上一篇:【应急科普5】宗教场所的踩踏拥挤事故如何防范
下一篇:邵逸夫先生们为什么极其乐意捐资于教育、科研?

150 吕喆 罗德海 刘桂锋 褚昭明 林中祥 刘洋 徐晓 李学宽 陈楷翰 王春艳 王涛 刁有彬 郭林林 金拓 蒋永华 张骥 陶立 陈桂华 余洪波 李宇斌 石胜利 朱志敏 刘之远 焦守涛 李金鹏 李宁 柳海涛 徐绍辉 王德华 葛兆斌 徐耀 孙友甫 刘广明 王凡 韦玉程 王晓峰 李宝富 程南飞 蔡小宁 梁礼铭 周金健 范传刚 韩枫 柳艺博 陈露 孙磊 长龙 陈杰 张海霞 王庆 徐庆征 陈沐 朱新亮 李强 肖振亚 刘伟 柴广路 杨占海 刘淼 孙向楠 朱义峰 李伟 王俊刚 陈安东 梁进 曹聪 王志杰 苏金亚 汤济鑫 卫军英 毕重增 戴德昌 李斌 于彦伟 赵保明 应行仁 吴明火 王亚娟 刘洪 于季棱 包存宽 曹裕 钱磊 邵明飞 赵新铭 施安路 董洁林 汤旭光 郭春雷 韩威 吕海平 伊金垛 许改霞 高建国 李天成 陈勤 孙学军 马红孺 曹广福 焦海芳 何士刚 刘启振 董晓朋 赵斌 任胜利 薛宇 李康 王福昌 尚萌 郑永军 赵丛然 王云泉 hangzhou gaopeng0537 tennet dreamworld guidazht zy5712 carpenters wangyanqi93 toudou003 fei763 iKingcn s11s whh1235068 silenceloof xiaoyaojianke wisdomstar zdzszl htli songshu123 biofans chenhuansheng lelekk happyspoon lingling101 ybtr3929 dongxiao7379 motto1234 songhanjie luxiaobing12 seanhhu haiwen1128 xqhuang zhige zhihuixing ljg Frocs guoyongliang xwx121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18: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