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对于学术界影响大的“公案”应统一有限度惩罚 精选

已有 7137 次阅读 2009-6-16 16:08 |个人分类:事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又一起学界公案出现了,涉及到辽宁大学的副校长。

??李虎军的文章建议他直接引咎辞职。

??李虎军是记者里面比较多关注科学界的,我以前曾看过多篇他的报道或文章,觉得都还是很有见地的。

??但是这篇文章里的建议我个人是不太同意的,我的看法是:对于学术界影响大的公案,应该有限度处理。

??这个有限度处理不是不处理,而是处理时不要直接剥夺其进一步进行学术研究的权利,而是用“n年不在某杂志或学报发表论文”,“m年不准申请或主持国家科研项目”,“公开道歉”这样的方式。

??应该对这些犯了纪律的人还是网开一面比较好。

??为什么我要这么说呢?

??有所谓国情的因素,已经被网友发现有不少被剥夺了职位的干部继续异地做官的事情,以前这样的现象很普遍,现在这样的现象依然不少,在某些西方国家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不可思议。

??王宝山兄说到足球界和科研界在本质上比较接近。多年前,当一位郝姓主裁判自己承认曾经受贿之后,进了监狱,而其他肯定会存在受贿现象的主裁判中却始终没有任何一个被调查并受到惩罚,最后这位裁判郁闷而死于狱中。

??这一事件直接形成了足球界“坦白从宽,牢底坐穿”的恶劣后果,随后的中国足球界更是不堪入目,每个人都拼命往钱眼里钻,赌球、假球现象屡禁不止。只要不承认,只要没有第一手的证据,就各安其道,空气更加污浊不堪。

??科学界或研究界也是如此,痛快承认的小角色很快就被处理了,而死硬不承认的全都安全过关。

??在这件事情上,辽宁大学还是有一个比以前要积极认真的态度的,您还见过哪个大学相对他们更加认真过?

??如果我们再继续执行“坦白从宽,牢底坐穿”的政策,那些本应该得到更大惩罚的人怕要偷着乐了,而这位辽宁大学的副校长怕要非常后悔这事没有让学生完全抗起来(我想他做得到,反正学生就这样了,多抗一点和学生谈谈怕也是可以做到的)。

??其实,这样的举动会鼓励那些准备认真对待这类指控的学者坚决不实话实说,坚决一丝一毫都不能承认错误。

??中国的文化里主张宽容,但是我们的宽容一直都是对成功者宽容,对强势者宽容。强势者甚至可以不理你的指控,但是,对于那些非成功蒙混过关者,对于那些相对弱势者,宽容转眼就会变成恨不得立刻杀之而后快的心态,且随后产生的墙倒众人推的现象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我主张对于所有(不是主要)涉案人士进行统一的有限度惩罚,这样,愿意出来负责任的人也会越来越多,毕竟这样的惩罚不是剥夺其在学术圈中的生存权,而只是部分剥夺有限几年的发表权和国家资金使用权,在这样的惩罚之下,我觉得人也不可能老路重走,反而可能造就一个更好更严谨的学者。

??人孰无过,改之则大善。

??我们也不要出现如足球界那样的承担责任者最倒霉的后果出来,如此,出了问题之后就一定都愿意死硬到底了。尤其那些权位在握的人士更是如此——他们必然可以找到替罪羊来承担所有后果。

??当然,也许这只是我的无端猜测和胡乱推断,所以,不敢就此争执再三,仅是请教于方家。



学术不端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238517.html

上一篇:邓玉娇事件终尘埃落定,中国式结局尚让人满意
下一篇:学生可以公开指责老师吗?
收藏 IP: .*| 热度|

23 李侠 杨学祥 李小文 马瑞诚 刘玉平 王芳 陈儒军 朱志敏 曹聪 邹斌 马丽丹 刘强 黎明和 刘迎 迟菲 张松柏 吴怡 苗元华 唐海玲 陈伟 申震洲 cqq2008 甘永超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5 0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