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从首尔梨泰院踩踏事件谈人群聚集风险与应对 精选

已有 5438 次阅读 2022-11-2 10:17 |个人分类:专论—应急管理|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0月29日晚,韩国首都首尔市梨泰院路27甲路36号附近发生了一次严重的拥挤踩踏事件。根据31日上午6时“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公布的官方消息,该事件已造成154人死亡,33人重伤,116人轻伤,其中死亡的154人中,男性56人,女性98人;从年龄分布来看,10-19岁11人,20-29岁103人,30-39岁30人,40-49岁8人,50-59岁1人,另外还有1人因身份信息没有得到最终确认,因此年龄也无法确认。由此可以看出,死亡者多为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合起来占到了死亡总人数的86%。从国别来看,死亡者中韩国人128人,外国人26人,包括:伊朗5人,中国4人,俄罗斯4人,美日各2人,法、挪、奥、越、泰、塔各1人,此外,乌兹别克斯坦和斯里兰卡各1人。

踩踏事件为什么发生在梨泰院?

在讨论为什么踩踏事件发生在梨泰院之前,我们需要先探究一下人群拥挤踩踏的成因。一般来说,在一个有限空间内,如果短时间内挤满了高密度的人群,一旦出现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或行为,就会带来人群的躁动,躁动瞬间传递形成人群快速移动状态,就极易造成踩踏。

这次梨泰院踩踏事件的大背景是提前几日在周末就开始庆祝的万圣节。而梨泰院这个地方在韩国也是具有一点独特性的。这里隶属于龙山区,因为龙山是美军驻扎基地,从而就带动梨泰院成为了一个外国人特别喜欢聚集的区域,后来也成为了韩国年轻人娱乐的天堂,这里美食繁多,酒吧夜店生意火爆,很多主要以年轻人为对象的娱乐活动和明星演出也经常选择在这里举行。10月29日恰逢周末,本来就是年轻人聚集娱乐的高峰时期,再加上几天后马上就要到来的万圣节,因此娱乐公司、商家等也都铆足了劲儿,策划了不少商业活动来吸引更多年轻人前来消费。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根据目前所了解的情况,这次踩踏事件发生在梨泰院路27甲路36号Atelier酒吧。Atelier酒吧是最近在年轻人群体中很有人气的地方,被盛赞为氛围极好的人气夜店。酒吧附近是长40米、3.2米左右,坡度为10度左右的梨泰院“四季美食街”,背后是汉密尔顿酒店。事发地位于一个丁字路口,左右两边都是“四季美食街”,而南边的一条小路则通往首尔地铁六号线梨泰院站。根据笔者的回忆,这是一条地势有些陡峭的小巷,正常情况下仅可5-6名成年人并排通行。从这条巷子出去就可以到达梨泰院站1号出口和2号出口。也就是说,从1号出口和2号出口出来的乘客是无法知道小巷子里面是什么情况的。而且因为巷子非常窄,所以他们一旦进入小巷,想后退也是非常困难的。这样来看,三条路上的人都可以涌向出事地点,但是三条路都是非常窄的路,一旦出现拥挤,后退空间非常狭小,确实是非常大的事故隐患。

总统.jpg

其次,从人员聚集性活动预防性准备的角度来看,不仅是这次事故,其实韩国国民,包括政府整体上对于事故预防的意识和准备都是相对较弱的。比如这次梨泰院万圣节庆祝活动,基本上并没有特别配备更多的警力,也没有做任何预防人员踩踏的预防性措施。其实类似的情况在韩国一直存在。如每年韩国全国各个大学固有的大学庆祝周活动中,也多次发生因邀请当红艺人出演而出现学生推搡踩踏的事件。只是因为校园庆祝活动大多在操场举行,即便发生少数人的踩踏事件,也因为退避空间较大,所以没有发生过太重大的人员伤亡而已,也就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而且在大学生庆祝周中,也有不少学生组装一些具有一定危险性的娱乐项目,实际上也曾经发生过学生在这些娱乐项目中受伤的事故,但一般校方也都不会予以重视。

其实在看到此次踩踏事件之后,大部分中国人都会不约而同提出一个同样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去那里?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重要的文化因素——韩国的“庆祝文化”传统。与同是东北亚国家的中国和日本不同,韩国的民族性中,格外喜欢热闹,极度崇尚集体意识和集团生活,素有举办各种各样庆祝活动的传统是整个国家和全体国民最鲜明的特点。在韩国,一年四季,无论是哪个领域,哪个行业,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总是绵延不绝。其实即便不是这次万圣节出现事故,在很快就要来临的圣诞节,类似的大规模聚集也是可以预见的,甚至也许圣诞节聚集的人员会更多。毕竟与万圣节相比,圣诞节在韩国属于国家公休日,更是被全体公民认可的重大节日,不仅年轻人过,老年人也过,再加上韩国还有三分之一的基督教和天主教信仰者,圣诞节对他们的意义就更为重大了。

当然,这期间还有各种传闻来解释人们为什么会聚集在梨泰院。传闻一是有店家在给人们分发加了毒品的糖果。目前根据首尔市警察的调查,这一说法是不存在的,属于谣言。传闻二是因为当天晚上有著名艺人要出现,并且最后将怀疑对象指向因在Afreeca TV表演而一跃成名的韩国著名网红朴重奎。但朴重奎目前已经公开发表声明,人们所指的有名艺人并不是自己。目前网络暴力批评他要向死亡的一百五十多人负责,他自己感到压力很大,也非常委屈。

性格和文化传统上喜欢大规模聚集,经常性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再加上举行活动的地理位置狭窄,不利于逃生,本来就是举行活动最不合适的场所,再加上国民和政府对于风险警惕心的极度缺失,事故的发生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踩踏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当然,目前事故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准确的事故过程我们还要等待官方结果出来。但据很多目击者的叙述,当时本来路上就已经聚集了超过承载量的人,人们已经陷入了既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的状况中。这时后面一个看起来大概在25-29岁的男子嘴里骂骂咧咧,嫌前面的人不走,于是他高呼让大家往前推,并实际上开始动手推前面的人。很快加入推挤前面人的人越来越多。

前面的人被推挤得跌倒后,看起来似乎腾出来一些空地,于是后面的人继续占领这些空地,但是当时整个人群已经开始快速推进,于是被迫跟上的人开始一层摞一层地叠起了罗汉。

紧接着,人群中开始出现各种惨叫和呼喊,喊着让大家不要再挤了,呼吸不了了之类,但是混乱的人群已经无法停下来。不幸被压在下面的个体因为身体不堪重压而呼吸不畅、心脏骤停。即便警方用力往外“拔人”也毫无作用,悲剧就此造就。从死亡者的性别上来看,也能反证这一点。死亡更多的是身高更矮一些的女性,说明踩踏当中大多是因为窒息而死。

从应急应对的角度归纳起来,这次事故也有三个核心原因:一是管理者未能提前预知拥堵会达到何种程度且没有对造成踩踏事故的可能性进行充分推测并配备相应的警力。二是现场的警察和应急人员数量不够,根本无法采取有效措施。三是现场人员大多不知风险为何物,身处其中的人对于切近的危险无感。

花与酒.jpg

韩国政府的应急应对能力打多少分?

从事件发生到响应的时间看,韩国警方和消防部门的应对速度还是比较快的,29日22:15,警方首次接到报警电话时,听到的消息是“梨泰院一条小巷里有人被困,需要救援”。消防厅立刻响应,并在28分钟之后的22:43发布启动应急第一阶段,随后在23:13宣布进入应急第二阶段,37分钟后又宣布进入应急第三阶段,同时派出了140余辆急救车,这是在非常大规模灾难出现时才会有的响应级别。截至30日21:00,共出动应急人员2421人,装备238台/辆。直到随后的救援安排也是有秩序的,糟糕的是密集人群踩踏事件不会容那么长时间完成全部反应,现场只要一开始发生踩踏,几分钟之后就一切都来不及了。

紧急救援的同时,韩国包括总统、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行政安全部、保健福利部、消防厅、警察厅、教育部、首尔特别市都分别做出了快速的应急响应。

消防厅在29日晚23:15在举行了消防厅代理厅长主持的情况判断会议后就向事故发生地出动。23:30向现场派遣了“现场情况管理班”(由119应对局长带队),在现场设立临时医疗所,对死亡者和受伤者进行分类后,分别移送医院。组织了三次周边地区的精密搜索,直到30日11时,解除了国家消防动员令,从31日开始对参加现场救援的消防队员进行紧急心理支援。

警察厅于30日凌晨0:25向现场派出561名事故处理本部的警力,其中派出了208名科学搜救官进行搜救,同时成立“网上对策状况室”,投入46人进行网上搜救调查。其他警力负责现场秩序维持及伤亡者运输等。

行政安全部在这次应急处置中响应速度非常快。在10月30日凌晨1:05,行政安全部部长就到达事故现场,凌晨2:30开始启动“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30日16时,行政安全部副部长主持召开相关各市、道副职会议,讨论事故应对问题。行政安全部并于30日立刻向首尔市交付用于事故救援和处置的“灾难安全特教税”1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13万元),同时发布梨泰院事故相关事项指南,并接收伤亡人员的报告,并随时录入灾难管理系统(截至11月8日)。目前行政安全部的主页上已经在显眼位置设置了哀悼事故亡者的文字图案,并及时上传事故调查资料及应急处置新闻报道资料。首尔广场上设立了共同祭拜场所,部长、总统夫妇都已经前往拜祭。

部长拜祭.jpg

总统夫妇拜祭.jpg

总统尹锡悦10月30日上午9:45发表了对公民讲话,10:25主持召开了“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商讨应对措施,并和国务总理韩德洙先后宣布韩国从10月30日至11月5日24时为“国家哀悼期”,为死难者致哀;宣布龙山区为“特别灾难区域”。国务总理30日16时访问首尔大医院外科重患者室,18时主持召开了“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

保健福利部部长紧随行政安全部部长的脚步,于30日凌晨1:40到达事故现场,组织现场医疗应对及向医院移送伤亡者的工作。30日,保健福利部也成立了由部长任本部长的“事故处理对策本部”,并开始相应工作。

30日,文化体育观光部就本领域内相关事项进行强化管理,宣布停止一切不紧急的大规模聚集性活动。因死亡者中还包括6名中学生和3名教师,教育部都也立刻召开紧急对策会议,强调重视师生的安全教育。人事革新处也强调要进一步严格公职人员的纲纪管理。

首尔市在30日完成了将死亡者尸体运往顺天乡医院和首尔大医院的全部工作后,继续维持着紧急诊疗体系,并持续接收关于失踪者的汇报登记工作。梨泰院观光协议会命令梨泰院周边商家截止到31日停止营业。同时,首尔市开通了包括日语、中文、越南语、英语四种语种的外语咨询服务。政府将给死者支付葬礼费用每人最高15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7.6万元)

在第一阶段基本应对结束后,行政安全部网页上也列出了今后的善后计划,具体包括:31日上午9:00由国务总理主持召开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会议,继续进行事故处置后续措施,并决定在首尔市和龙山市分别设立两个祭奠死亡者的场所。

总的来说,韩国政府的这次应急响应表现是优秀的。各个相关部门都反应迅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快速响应,且截至目前为止,社会秩序比较稳定。 

梨泰院踩踏事故给中国什么启示?

梨泰院踩踏事件是继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件后的又一重大灾难事件,死伤人数惊人。实际上,在不久前的10月初,韩国还有约100万人去汝矣岛观看首尔国际烟花节,人数比这次还多,但并没有发生踩踏事故。所以,只能推测这次的人数和状态是警方没有事先预料到的,因此用了寻常的应对策略来处置这次规模事先未知结果无法控制的聚集活动,再加上现场的反应不够机智灵活,终使事件无法挽回。

我国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件,只是危机在发生之时被及时制止了。当时,东北一个省会城市的一家商场准备在周末举行一次商场旁的露天演出,以吸引人流,达成促销的目标,只是令商场管理者没想到的是,因为所请的两个夫妻明星影响力太大,使得前来的观众超出预想多倍,且随着更多人得到消息,人数还在继续增加。警方接到相关信息后非常紧张,在尚未出现事件的情况下就开始集结人力向商场方向进发。只是到了现场后警察也无能为力,最后只好来到后台,跟马上要出场的演员(也做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商议,让该演员上台时先指挥观众同时集体后移,如此反复多次之后,外围的警察才得以插到观众之中,并分块形成了隔离屏障,当时的指挥员这才放下心来。节目得以顺利演完,而四面八方聚集来的观众也缓缓散去,一次人群聚集可能带来的危机才就此烟消云散。

横向比较的话,我国的预防和准备阶段做得相对比较好,无论是政府相关部门还是公民个人,自我防范意识和大型活动前的安全准备相对比韩国更强一些,提前化解潜在风险的意识也比较强。这反倒是韩国要向我国学习的地方。

在应急救援过程中,大部分事故中,两国的应急响应和救援都是比较迅速的,没有太明显的差别。

如果说韩国在梨泰院事故中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那主要可以表现为以下几点:

第一是应急信息透明化程度高。韩国在事故发生后的24小时内,就迅速在行政安全部官方网页上分三次上传了截至30日上午11点,下午4点,晚上11点三个时间节点的事故调查及政府响应救援现状的调查文档,便于公民随时查看、下载。调查文档上内容详实,统计数据清晰,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障公民的信息知晓权,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公民因不安造成的恐慌情绪。

第二是充分发挥互联网的作用,在搜索遇难者信息时,不但在现场进行三次精密搜索,而且还同时开启了网上搜索作业,并投入46人通过网络来查找更多遇难者或失踪者的信息。这一做法更加能发挥互联网的作用,提高搜救效率和准确度。

第三是所有应急措施都具备完整周期,具有明显的结束环节。如消防厅的应急响应等级,在30日上午11时,搜救基本完成之后,应急等级再次被宣布回到一阶段应急状态。此外,搜集人员的信息输入系统启动时间和结束时间都明确列出也显示了政策周期的完整性。从公共政策角度来看,不但重视政策执行阶段,更要重视政策终结阶段,宣布政策终结代表着科学执政水平的提高。我国在政策终结方面基本是缺少的,很多临时政策究竟何时终结,基本就没有下文,老百姓就靠自己猜测来判断是否继续执行,降低了政策的科学性和完整性。

第四是非常注重心理咨询和弱势群体公共服务便利性。搜救一结束,就为参与搜救的公职人员进行心理咨询资源,同时也为所有目击者提供心理咨询,尽最大可能缓解因剧烈心理冲击对目击者造成的心理伤害。此外,首尔市政府在咨询电话中安排了四种使用人数较多的外语咨询服务,这也是站在使用者立场上非常细致的公共服务。最后,及时设立共同祭拜场所,缓解百姓的感情冲击等这些细节都充分体现了人文关怀。

该文修改后刊载于今日《中国科学报》综合版。

中国科学报-首尔踩踏.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361956.html

上一篇:疫情科普应该重新披挂上阵了!
下一篇:书摘:人类和病毒之间的关系必将是长久的
收藏 IP: 159.226.34.*| 热度|

10 刘全慧 武夷山 康建 李学宽 郑永军 吴斌 蔡宁 姚小鸥 信忠保 彭振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1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