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qchen8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qchen88

博文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精选

已有 13705 次阅读 2013-3-23 10:42 |个人分类: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抗震, 结构保护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听过那个时代的故事,但是我们这些人的记忆是抹不去的。记忆犹新,回忆加反思,说给朋友们听听。

“三面红旗”“大跃进”中最响亮的几个口号是:“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工人阶级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我们这些当年的中学生也曾利令智昏地挖地3,埋上死狗死猫(有机肥料)、烧完的草木灰,力图创造亩产超万斤的小麦世界记录。“人民日报”曾登载某“人民公社”把几亩地砍下的小麦叠在一起,亩产万斤的相片。据说也没能说服苏联的小麦专家相信。

全民大炼钢铁是另一个疯狂的记录(年产上仟吨)。我们不是照样回家“造反”,把多余的金属用品都捐献送去回炉(我们北京二中学校操场布满了挖地筑起的小土炉),炼“成功”的熔化铁块(是钢吗?),给大炼钢铁作了“贡献”,这些熔化的铁块会送去造枪炮反击美帝,解放台湾,为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做贡献。可怜我们家仅有的两个青铜汤壶(可能算古董吧?)也不知去向。

记忆中的“超声波”大概是另一个大发明吧,家里钢管早交光了,响应学校的号召,我们骑车到自行车厂去“帮助”他们贡献钢管,好好的自行车制造用材料--钢管,也要为“现代化”作贡献,我们这些第一次造反的中学生按领导指导把它们截成30-40公分的一段段,一头砸扁,遇水或空气据说就能发出“超声波”,可以有多种创世纪的用途,至少炸油饼可以省油,洗衣服可以省肥皂。如果全国都用上,对全人类是多大的贡献呀!

这不是在讲故事,都是我们的亲身经历。往事并不烟云,过去了半个世纪,我又回到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一切都变了,过去不敢想的建筑桥梁都矗立在北京,作为中国人多么高兴自豪。

住上几年,才慢慢发现,三百红旗的影响是这么深远,一切事情从骨子里还留下那个时代的影子和烙印。

每当我们取得一定成绩,不都是要想到“首创”“世界第一”“破纪录”吗?

“创新、科学发展”对我们国家是多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看看国际上、科学上的真实情况,看看我们的真实成就和贡献。“实事求是”就这么难于实现。如果再考虑“面子工程”、“政绩工程”,我们的科学创新就都会走样。

我们不是还在大吹特吹,并引以自豪的大部分零件都是进口的“大飞机”吗?实际上,进口先进的发动机组装我国的重要战机,不正是考虑我国现有的科技水平,明智的选择吗?

 三句话不想离我的本行。“结构保护系统”是世界土木工程界从上个世纪起最伟大的创新之一了,人们把已经用于机械、航空等行业、成熟的机械产品引用到我们传统的结构工程领域,去增强结构的承受地震、大风等灾害的破坏。世界上已有上千个建筑、桥梁用上了经过严格控制质量的结构保护系统。然而,任何事情到了中国,大概就会走样。

人人都想自己“创新”,不顾“人命关天”的质量、效果,这就是现实。不难查到的至少有上百个“垃圾”产品的“专利”、“科技奖”。“重要的不是有人敢想,而是没人敢管,没人愿意管,对事故没人处理和惩罚”——这是我最近我见到美国著名的康教授,他这么评价中国的结构保护市场。

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们国家这么“幸运”,吹牛、造假者总可以这么逍遥法外。意大利不是开出特大罚单了吗?7300个中的首批200个造假摩擦摆不是被法庭判定要取出更换吗?作为主要供货商的意大利Alga公司不仅被告上法庭,还在破产边沿上挣扎《评意大利ALGA、FIP公司总裁被告上法庭 》。韩国也把一批的和我国一些做法类同的工程师、管理者(见《重返危机现场——韩国三丰百货坍塌事件》)送上法庭了吗,中国会吗?很难,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留下的习惯做法,有人能清算吗?

我是从搞科研出身的,现在也习惯性的总在思考怎么创新、怎么发展。但我清楚地知道科研和实际工程的巨大界限。一些粗之烂糙的山寨产品《陆董事长开始骂人了不是在大肆推广在我们工程中应用吗?不是到现在,还不停有人到国外早已淘汰的“科研库”里去收集理念、产品、未经有成效的发展,就拿来报到我们的“重大发明”“专利”吗?更有甚者,依仗特权和关系把它用上重要工程,捞取政治资本和金钱!我更清楚,我们土木工程中,从一个简单的理念发展到实用的产品的发展过程。从学习了解历史、建立概念到产品,从小产品到大产品,从大产品到工程试用,特别是工程和长期的检验,每一步都要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几代人的努力。狂想在几个月内成功,只能是极不负责的梦想。

人人都想自己创造、自己生产这些跨世纪的产品,花点钱,请几个“专家”“院士”“教授”做个鉴定,捧捧场,就可以通过。就可以用到我们赖以生存的重要建筑和桥梁上,就是举国瞩目的“超级工程”也不例外。实际工程的需要、真正已有的科学结论都不重要。太可怕也太可悲了。反正在我国鲜有人真正提出问题,更没有人真正去审核这些工程的结果,对于实际造成的工程事故更是没人揭发、没有惩罚。特别是对于造假者,如果不加惩罚,不叫在我们工程上的造假者付出沉重的经济代价。当然最好的惩罚举措就是不仅不能叫他们获得财富,还要付出惨重的经济代价,政治代价,成为造假者一辈子的痛。

不用我再举例了吧!关键是真有人过问。

知道科学发展观的口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真按科学发展的规律去做,希望至少按这个努力。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4208-673070.html

上一篇:《重返危机现场——韩国三丰百货坍塌事件》
下一篇:关于电涡流TMD在工程中应用的讨论
收藏 IP: 111.161.8.*| 热度|

29 闵应骅 蒋迅 滕立 林涛 赵斌 彭思龙 杨正瓴 何宏 刘洋 王春艳 王伟 张焱 李宇斌 陈安 文克玲 陈冬生 田云川 李文亮 翟自洋 何士刚 吴浩宇 彭振华 yunmu biofans qinzhaosu anran123 liuzhan001st netmeter liangqi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9-29 09: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