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尚书·甘誓》与夏代始末

已有 2283 次阅读 2022-11-8 19:4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上周的《诗经研究》课上,我在黑板上默写了《尚书·甘誓》。《甘誓》全文只有88个字,前一周,我用半个多小时背会。年纪大,忘得快,第二天,又读了几遍。如此几天,方才成诵。《甘誓》全文如下:

   

甘誓

大战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

下面简单地对经文作一点解释。甘,地名。所在地,古今多异说。古人以为在今陕西户县一带,王国维以为当在今洛阳、郑州之间。有扈氏,当时的一个部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句,诸家理解不同,清儒王引之以为“威侮”当为“烕侮”即“蔑侮”,亦即轻慢之意。“五行”或以为指天象,三正,或以为指历法,或以为指官正,我同意后者。“左不攻于左”的“左”,指车战中居左的射手。“右不攻于右”句中的“右”,指车战中执戈搏斗者。“御非其马之正”句中,“御”意为驾车者,“非”乃“违背”之意。全句意谓若御者不正确驾车。“恭命”,《史记》引作“共命”,即执行命令,或履行职责。“孥”即奴。

对于夏代史的研究来说,《甘誓》很重要。它是现存第一部,可以说是唯一的一部可靠的夏人所传历史文献。近几年,我专注于思考中国早期历史,薄弱之处是夏代历史。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重读《甘誓》的原因。

我在《诗经研究》课上讲到《甘誓》,有多重含义。首先,向同学们展示一个七旬老人不停顿的学习,用榜样激励同学们认真诵读基本文献。其次,我在前几次的课上,曾讲到过《尚书·周书》中的《牧誓》一篇,用它与《诗经·大雅·大明》相关诗句的对比,说明《诗》《书》之间的关联,以及两者由于文体不同而在内容方面的不同取舍,和表达方式方面的差异。

在课堂上,我曾向同学们询问,所默写的《甘誓》中是否有错漏。田庆琳同学回答说,漏了一句话。我回头看了一下黑板,发现漏掉了“予誓告汝”这一句。我表扬了发言的同学,然后说:我现在年纪大了,记忆力差,同学们正是好时候,稍加努力,一定比我记得快,记得清楚。

现在提起《甘誓》,是想从它与《牧誓》的比较中,看有哪些内容可能是当时留传下来的,哪些可能经过后代的改写。

在进行这项工作之前,首先要肯定《甘誓》的文献价值。《史记·夏本纪》曾引用过它的全文(个别字句有异)。这证明太史公对它的可信性是充分肯定的,也证明它和西汉以后出现的多个“伪古文《尚书》”文本没有关系。它应该是司马迁所看到的伏生所传真《尚书》,甚至有可能是西汉皇家“中秘书”所藏战国真古文传本(事见《史记·儒林列传》及《汉书·儒林传》等)。

下面将《甘誓》与《牧誓》作一点比较。方法是先将《甘誓》相关语句列于《牧誓》相关段落之后,再加以按语。


牧誓 

  时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

  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

【按:《甘誓》相关语句为:“大战于甘,乃召六卿。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汝”。两者详略有异,但内容有高度的相似性。都是先叙述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接着是领誓人即王对听众即各职事官的呼唤语,套用卜辞的术语,这段话可以看作是“誓”的“前辞”。那么,为什么《牧誓》的“前辞”较《甘誓》长许多呢?这是不同历史背景所决定的。武王克商系帅联军作战。即周军本身的组成也显然较夏人的武装力量复杂。加之,自启与有扈战于甘,至牧野之战,已历千年。文献传承关系及其他情况之复杂,已非今天所知。】 

王曰:“古人有言曰:‘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妇言是用,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

【按:《甘誓》的相关语句为:“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惟恭行天之罚。”值得注意的是,启对有扈氏的政治指责“威(蔑)侮五行,怠弃三正”,与《牧誓》的“昏弃厥肆祀弗答,昏弃厥遗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是以为大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足可对读。“昏弃”一语,孙星衍《尚书今古文注疏》以为犹“蔑弃”。此与《甘誓》的“怠弃”绝相类似。而《甘誓》的“怠弃三正”与《牧誓》的蔑弃亲故,而用“四方之多罪逋逃”类似。唯“牝鸡无晨”无说。此乃商人之独特传统。由甲骨文所见“妇好”等诸之带兵征战可知,与他族不类。《甘誓 》的“今予惟恭行天之罚”与《牧誓》的“今予发惟恭行天之罚”,语句完全相同,只是后者多了发言者武王本人的名字“发”。

  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于商郊。弗迓克奔,以役西土。勖哉夫子!尔所弗勖,其于尔躬有戮!”

【按:这段话是武王对参战将士作出的具体战法训令。《甘誓》相关语句为“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两者从精神实质上来说,完全相同。所相异者,《甘誓》所言乃车战之法,而《牧誓》所言为步兵战法。《牧誓》的时代,人口数量与战争规模都较夏代开国时期大得多,步兵战阵应该有较前更为规范。而夏代系古代中国所用车战之早期。故特重而言之。】(待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362879.html

上一篇:我的学术小传
下一篇:手机充电的乌龙
收藏 IP: 111.200.19.*| 热度|

7 尤明庆 王安良 郑永军 张晓良 孙颉 史晓雷 马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4 10: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