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坪博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mu 广学馆记

博文

春山里的密蒙花 精选

已有 4219 次阅读 2022-2-10 09:11 |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立春刚过,寒风依然料峭,院子里的梅花也还开得正好,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到山野中去寻找春天的脚步了。不过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依然紧张,有分析预测说,上半年全球感染人数或许会迎来海啸般的增长,那么太远的旅途显然是有一定危险的,今年春天大概率依然只能在附近走走。

 

有些春天的野花,不出远门也是可以见到的,像蒲公英、天葵等小草花,甚至小区的绿化带和草地上也会有不少,但是像密蒙花这样的相对高大一些的树花,市区里面就难以看到了。密蒙花已经是连续几年未见了,想起来,还记得是哪几道山坳的密蒙花开的最好,还想找个阳光好的日子再去好好拍一拍呢。

 

密蒙花的盛花期在农历的二三月间,清明节期间也可以见到。这时候的树梢都刚刚返绿,整个山野都是以明亮的黄绿色为基调的,但看久了也会觉得单调,这时候若能见到一两树粉紫色的密蒙花点缀于其间,会觉得很惊艳,一时间感觉整个山谷都变得生动起来了。

 

密蒙花单个花朵并不大,看起来并不打眼,密蒙花的美胜在整体,尤其是在微风轻拂的时候,一整树淡紫色的柔软的枝条都在春光中轻轻地摇曳,很有一种紫气东来的盛世之气。微风过处,清新的花香也是沁人心脾,闻之欲醉。仔细看,密蒙花花萼圆筒型,花冠淡紫色,细碎的花朵聚合成圆锥状聚伞花序,看起来很像是我们熟悉的醉鱼草。从分类上来说,密蒙花(Buddleja officinalis)和醉鱼草(B. lindleyana)这两种花也确实都是马钱科(醉鱼草科)醉鱼草属的植物,但是花期却有着较大的不同,醉鱼草的花期要晚上一些,持续时间也比较长,一般在阳历的410月之间。宁宗时袁州教授施德在《抵袁阳》诗中写有“曲涧萦纡树密蒙,放船正值楝花风”,这里便是早春时节;而明代著名学者、被誉为明代三大人才之首的杨慎在《白崖》诗中说“还见前年山下路,密蒙花发艳新秋”,看来是乌龙了,将两者弄混淆了。

 

密蒙花一名的名字由来可能与密蒙花密集的花序有关。明陈嘉谟《本草蒙荃》注释说:“产自川蜀,木高丈余。叶青冬不凋零,花紫瓣多细碎。十房一朵,故名密蒙。” 但宋《开宝本草》及宋苏颂的《本草图经》中,用命则是“蜜蒙花”,清陈淏子在《花镜》中对此作了注解:“蜜蒙花,二、三月采花,曝干,则味甘甜如蜜。”此外,密蒙花历代以来有很多不同的其它别名,如染饭花、鸡骨头花等等,广西人称为“哇麦”,可能和壮语发音“vamai”有关:壮语中va就是花,mai有做标记的意思,vamai意思就是“用来染色的花”。“密蒙”一名据称最早见于大唐名相李德裕的《平泉山居草木记》,但我尚未见到原文。

 

密蒙花在我国尤其是西南被称为染饭花,用于制作三色饭、五色饭等等,是当地常用的主要天然食用色素之一。有意思的是,虽然密蒙花的花瓣不是黄色的,还略微带一些淡紫色,仅喉部为桔黄色,但是煮出来的水却是明亮的黄色,是三色饭、五色饭中黄色的色素来源。在我国西南至东南亚包括泰国等部分国家和地区,常有用颜色指代时间的习惯,泰国仍保持着按照星期色来更换每日衣着的习俗。贵州的布依族则有不同季节食用不同颜色的多色糯米饭的习惯:三月三吃白、黑、黄三色糯米饭,四月八吃白、黑、黄、紫四色糯米饭,端午节吃白、黑、黄、紫、红五色糯米饭。其中黑色素来源是枫树嫩叶,黄色素来源是密蒙花,也与这些植物的物候相关联。新鲜的密蒙花,也可以做成蔬菜饼直接食用,或者将采来的花晒干磨成粉,则一年四季都可以做蔬菜饼售卖。

 

密蒙花在古代药书中多用来治疗眼疾。明李中梓在《雷公炮制药性解》中说:“密蒙专入肝经。故治目之外无他长,眼科之要剂也。”其实密蒙花并非“治目之外无他长”,也有抗菌的功效,根叶可治疗黄疸型肝炎,但还是以治疗眼疾较为知名。并非我国西南的多个少数民族,如苗族、傣族、哈尼族、布朗族等,都有使用密蒙花治疗眼疾的传统方药。汉地也有类似的传统,如《医宗金鉴》中的绿风还睛丸、《和剂局方》中的密蒙花散以及《原机启微》中的拨云退翳丸等等。宋代翰林大学士毕士安在《答王黄门寄密蒙花》诗中曾提到:“多病眼昏书懒寄,烦君远寄密蒙花。”我国传统医学认为:密蒙花甘寒入肝经而清泻肝火,并能明目退翳,可治肝火上炎之目赤肿痛;其既能清肝,又能养肝,故可用治肝虚有热所致目暗干涩、视物昏花者。如今身处高科技信息化时代,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在为人们的生活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随之而来的眼目干涩、视物昏花者也越来越多,适当饮用密蒙花茶或不失为养护眼睛的自然保健方法之一。

 

需要注意的是,密蒙花是醉鱼草属的植物,这个属的植物大多有一定的小毒,并不适合长期食用。据有关文献介绍说,密蒙花毒性很小,一般不会给人体带来危害。有没有办法去除其中的毒性使其适宜于长期日常保健呢?这会是一个有意义的课题。南北朝成书的《雷公炮炙论》中关于密蒙花的炮制流程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凡使密蒙花,先拣令净,用酒浸一宿,漉出候干,却拌蜜令润,蒸,从卯至酉出,日干,如此拌蒸三度,又却日干用。每修事一两,用酒八两浸,待色变,用蜜半两蒸为度。”有毒的物质或可以通过酒精等有机溶剂去除。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4206-1324691.html

上一篇:傲雪开放的紫菜薹花
下一篇:武汉 今天核酸检测
收藏 IP: 159.226.127.*| 热度|

14 孙颉 尤明庆 徐耀 郑强 黄永义 张晓良 陆波 郑永军 康建 姚远程 张珑 李学宽 杜占池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2 1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