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yingx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yingxiao

博文

神迹,偶然,还是必然?

已有 3248 次阅读 2012-2-11 12:27 |个人分类:宗教|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神迹

 

1. 用俺文科的头脑看

冥冥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把我们引向玫瑰公园。

本来这个时间我应该在实验室的。如果不是前一天老板白天黑夜连轴开会,如果不是整个晚上没怎么睡得着,我的身影一定在实验室。

本来L应该去参加聚会的,因为我的缘故,L取消了第一个聚会。

去哪里了?稍远的玫瑰公园? 步行可达的Goodale公园?两个人左右摇摆了多次,最后一刻决定去稍远的玫瑰公园,这样可以顺便送L去参加第二个聚会。本来每次都是C来接送L的,这样就不需要C来接了。

冥冥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玫瑰公园把L引向一红衣女子。

我的经历:

我们带上了风筝。车停在公园草坪边上,L收拾车子,我先拿了风筝去草坪上放起来。

左等右等,竟然找不到L了。估计L在给车子大扫除,于是继续一边放风筝一边等。

过了很久,停放的车子一望可及却始终不见人影。我走近车子看车里有没有人,一红衣女子问我是不是在找L,我说是。她向草坪上吹个口哨,原来L正在草坪边上找我。两人碰头后我听到了下面的故事。

L的经历:

L早就收拾完车子,向身旁的草坪望过去却没有发现我。——绿色的草坪、红色的衣服、硕大的草坪连我就四个人,竟然没有发现我。

于是L放弃身旁的草坪,以为我看玫瑰去了,于是穿过一排房屋向反方向花圃走去。——冬天怎会有玫瑰绽放?

L看到一个红衣人以为是我,跟着走了很远。看着红衣人走上花圃制高点那个塔。发现红衣人身材很小、又戴着帽子,意识到不是我,于是往回走。

回到草坪边,有人叫L。一看就是那个红衣人。红衣女子说:刚才我忽然有个感动要为你祷告。原来那红衣女子冒着寒风站在高塔上是在为陌生人祷告。有关希望的祷告。并且要L回去以后看诗篇第62篇,红衣女子甚至不知道L是不是有圣经。——虽然见过很多基督徒为素不相识的人祷告,但顶着寒风登上高塔突然即兴产生念头为陌生人祷告还未见过。祷告就祷告了,但在路上拦着陌生人讨论宗教之前在美国还从来没见过。

神迹:

前面的一切都不稀奇。稀奇就稀奇在当红衣女子问起L的名字后,惊讶地问L是否是认识C。红衣女子和C是最好的朋友,经常听到C为L祷告,祷告内容是让L体验到神迹。所以红衣女子虽然和L之前从未见过面,但对L的名字还是很熟悉的。

L每周和C会碰头参加一个妇女组织的活动,L从来没有感受到神迹,所以心底里总是不相信上帝的存在,没想到C一直在为这事暗暗祷告。

我正要送L去参加的聚会就是这个聚会,和C碰头后L说起刚刚的经历。C泪流满面:长期的祷告终于突然以如此多的巧合应验了。

 

2. 用俺理科的头脑看

让我们做个思想实验:构造一棵树,每个枝有10个分叉,每个分叉再有10个分叉,这么一直分叉N次后,最终末端的树叶将有10的N次方片。

你从树根出发,10个分叉随机选一个,沿着选中的一枝走下去后再碰到10个分叉再随机选一个,如此走下去,走了N个分叉口后碰到了末梢的叶子。

这片叶子会非常感动:冥冥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你找到了我,你做了N次10选1的决定,每次都必须正好是选择了冥冥之中要你选的那一个分支,否则我们就必然相隔天涯。我们相遇的概率是10的N次方。

但从我这个实验设计者来看,每次分叉口的选择其实都是完全随机的,根本没有那神秘的力量在控制。一切都是偶然,无论你每次如何选择,最后都会碰到一片叶子,这片叶子会感到冥冥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让你选择了它。

没有神秘力量,只有随机和偶然。如果说有神秘力量的话,就是规律在起作用,它让看似偶然的神迹必然出现。

这个思想实验似乎很完美,但和俺文科的头脑看到的似乎又不尽相同。换个更贴近的思想实验:几个人一起沿着这棵树走,每个人在每个分叉口都自行随机做出选择,最后发现大家在同一个时间都走到了同一片叶子。当事人更会觉得这个巧合是上帝安排的神迹。

但理性地看,如果走的人足够多,哪怕所有的人都随机做出决定,总会出现多个人走到同一片叶子的情况。如果树枝之间有交叉,还会出现殊途同归的现象:我们都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

这个思想实验更贴近俺文科的头脑看到的了,但还差一点点。如果我、L、红衣女子和C本身就有某种关系,又都在等待某片叶子。大家一起沿着这棵树走,每个人在每个分叉口自行做出选择,最后发现大家在同一个时间都走到了同一片叶子这里,这是神迹吗?

似乎是神迹,这个太巧合了。

但是,再换一个思想实验:足够多的人走这个树,每片叶子聚集了足够多的人。按照六度分隔理论,平均只需六个人就可以把两个互不相识的人联系起来。因此同一片叶子中的人很容易发现共同点。于是大家就会感慨:你认识我,我认识他,他认识她。我们经过了这么多偶然的选择各自绕了一个大圈子最终殊途同归又到了一起,真是个神迹。

但其实,从我这个实验设计者来看,这个让当事人感觉到是神迹的现象是必然会发生的。

这么说,世上没有神迹?所有的神迹都是个美丽的误会?

且慢:这一切都只是证明了产生神迹感的一种可能性:必然的巧合带来必然的神迹感。但并不能排除其他的产生巧合的可能性。就像你看到地上有水就说有人在浇水,我做了半天的思想实验只是证明了地上有水也可能是因为天上在下雨,但并不能证明没有人在浇水。

更复杂一点,即使我有能力证明所有的神迹都不是上帝安排的,但我如何证明我不是那缸中之脑,我所看到、经历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某个类似上帝的人在向我大脑的输入各种神经信号呢?说不定那人正在一边向我那根神经输入信号,一边对着缸中我的一堆脑组织在窃笑呢。我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是0,但却无法完全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3. 用俺工科的头脑看

玫瑰公园回来后我头脑里就这么绕啊绕,隔了一天,周六翻看那每日花两分钟读一段的小册子时,看到了那一天有这么一句话:不要让分析和规划弄得自己精疲力尽,要让感恩和信任指引你这一天,那样会使你离我更近。

确实,从俺工科的头脑看,之前分析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工科上,很多时候只靠经验公式,能解决问题就行。理论再正确,总是加了很多简化和限定的,照搬到工程上是要出问题的,最后总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加上个经验系数。

对于神迹,不管神学还是科学的解释,对我们这种在生活中沉浮的弱者来说,不在于谁更对,而在于谁更能解决问题。

如果在生活的逼迫下无法奋起抗争,那就不如接受上帝获得心灵的平静,至少这样可以让自己心身健康活得更长。

在真相扑簌迷离时,就该选用对自己有用的解释。

即使真相很明显时,是否要揭示真相也是有讨论余地的。

要不要告诉绝症病人真相,那得看病人的接受能力。这时需要追求的不是真相。

当病人无药可治时,如果告诉病人:你现在吃的是安慰剂,里面就是蒸馏水,没有任何药物成分在里面的。那是很缺德的。虽然你说的是真相,但安慰剂本来可以缓解病痛症状、提高生活质量。被你这么一说,客观上让病人活得更差了。

当儿童和诗人咏诵皓月中的嫦娥时,不要时时提醒他们:月亮上一片荒凉。至少在这一刻,我们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不受拘束的想象。真相只需要科学家知道就行了。

明显的真相都是如此,神迹就更是要实用主义地看。神迹是否真是是神迹?是否是上帝的安排?科学上虽然认为每个神迹最终都可以有科学解释,但也留着一条缝:科学上也无法去证伪神学的解释。所以实用主义地看神迹还是能自己说服自己的。

4. 另类神迹故事

以前读过一个故事:一个人买了一辆车,每次开这个车去买香草冰激凌,车子就没法启动,而买其他口味的冰激凌就可以启动汽车。

这一现象可重复,工程师跟着反复实验,结果都是这样。难道这是科学上可以验证的神迹?

然而工程师反复仔细观察试验后发现背后的原因:香草冰激凌离店门口最近。导致汽车能否启动的决定因素是停车时间的长短,而不是买什么口味的冰激凌。

再进一步从工程上研究,发现再背后的原因是温度:停车时间短,发动机冷却不足。再背后的原因是:发动机冷却不足发生“蒸汽锁死”。再背后的根源是,发动机过热时汽油还没到喷油嘴就气化了。最终用高压避免气化或者改变汽油沸点来解决,新车不再有同样的问题了。

这个故事是为科学说话的,同样说明了很多匪夷所思的神迹最终都可以找到根本原因。

但从实用主义看,如果这个汽车用户有能力,他可以自己去挖掘根源,解决问题。如果没有能力的话,在工程师解决问题之前,这个汽车用户最好的经验之道就是相信汽车不喜欢香草冰激凌这个神迹,不要去买香草冰激凌。虽然不科学,但有用,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烦恼。真相留给工程师去挖掘吧。

生活比这个要复杂些,很多问题你明明知道根源,但就是无能为力,不断深受其害。此时,科学分析再正确也没有用处,如果无法反抗,那就只有享受了。只有相信神迹、让自己获得祥和与平静。

生活就像什么的,如果无法反抗,那就只有享受了。这句名言倒和圣经的道理是一致的:为生活中的一切事情(不管它是多么的好还是多么的坏)赞美和感谢主,这样你就会获得喜乐、宁静。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4160-536334.html

上一篇:2012,世界末日左右走
下一篇:儿童也过情人节
收藏 IP: 65.60.175.*| 热度|

6 陆俊茜 王涛 齐伟 张志东 刘艳红 徐建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8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