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鹏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peng1

博文

有感于超分辨获得2014诺贝尔化学奖 精选

已有 35268 次阅读 2014-10-8 19:11 |个人分类:STED|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诺贝尔, Palm, 超分辨, STED

 

早上5点半,在美国出差的我收到学生发来的消息,超分辨率显微获得2014诺贝尔化学奖!心情激动得让我几乎是从床上跳到电脑前,写下这些文字。

 

中国有句古话:十年磨一剑。

这句话对于Stefan Hell来说,是两倍的考验。1994年,他发表了第一篇STED的文章。在接下来的5年里,由于方法太过于前卫,导致很难被主流学界认同。而且搭建实验的难度超过公认较难的共聚焦几条街。可以想象,是怎样的意志,让一名科学家在寒风中,百折不挠,终折桂枝。

 

对于Eric Betzig,又何尝不是如此。从贝尔实验室出来进入父亲的公司,一别科研10年(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586605.html)。随后,和好伙伴Harold HessJennifer Lippincott-Schwartz一起,在家里搭光学平台做实验。

 

关于Moerner,我了解不多,随后会写更多关于他的科普,敬请关注。

 

可惜,我认为有另外两个人对此领域做出了同等重要的发现,然而没能获奖。Gustafsson是因为英年早逝。而庄小威没能获奖,我大感意外。要知道大家一般都是写PALM/STORM,而STORM是庄小威发明的,在同一时间。

 

EricBetzig, George H. Patterson, Rachid Sougrat, O. Wolf Lindwasser, Scott Olenych,Juan S. Bonifacino, Michael W. Davidson, Jennifer Lippincott-Schwartz, HaraldF. Hess, “Imaging Intracellular Fluorescent Proteins at Nanometer Resolution”,Science 2006 Vol. 313 no. 5793 pp. 1642-1645

(Received for publication 13 March 2006. Accepted forpublication 2 August 2006.

 Rust, Michael J., Mark Bates, and XiaoweiZhuang. "Sub-diffraction-limit imaging by stochastic opticalreconstruction microscopy (STORM)." Nature methods 3.10 (2006): 793-796. (Received 7 July; accepted 31 July; published online 9 August 2006)


庆幸的是,我在2009年有幸追随Stefan Hell学习STED2010年回国建立国内首套STED(http://news.sciencenet.cn/htmlpaper/20126281046454225044.shtm)  ,在超分辨领域做出一些工作。可惜的是,目前我用的经费仍是北大的科研启动经费和基金委的一个面上,在这个竞争白热化、比拼科研烧钱度的领域,深感资金压力。但是,既然5年前我被这一领域深深吸引,我就将在这一领域钻研下去,再接再励,踏着前人的脚步,不断前行。

 

我翻了翻我的博客链接,有一些有意思的,再给大家分享一下:

如何实现光学超分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573091.html 

STED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573771.html

PALM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586605.html

STOR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581950.html

SI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595570.html


席鹏实验室: http://bme.pku.edu.cn/~xipeng/news.htm 

赛先生的评论: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OTgzMzUzOA==&mid=200920471&idx=1&sn=5dd8b9fc3537c30e8efbc00c27a9c866#rd 



2014年诺贝尔奖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99502-834005.html

上一篇:《一个》就够了
下一篇:北京大学席鹏课题组JT-SOFI高时空分辨率超分辨成像

37 戴德昌 薛加民 孙学军 陈轩泽 张鹏 王国强 刘全慧 王春艳 张海霞 余党会 陈敏 董侠 张文超 黄永义 薛宇 曹聪 李天磊 秦培武 翟春洋 孙雪 唐小卿 王守业 游文武 张强 马红孺 强涛 张阳东 许培扬 许红彬 李颖业 李路长 biofans zdlhsh shenlu nature2014 beenused memschin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7 18: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