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度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心有余而力阙兮 饮酒喝茶随心所欲,谈天说地信口开河。

博文

雨中一段意识流 精选

已有 4859 次阅读 2009-7-10 02:23 |个人分类:社会|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昨天上午先到海淀图书城(里面很乱很萧条的),然后到中国地调局。中午在地调局吃了工作餐回宾馆。从地调局的大楼出来,已经下过雨了,还在下。没带伞,好在出门就马上拦到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女司机显得轻松、惬意的表情告诉我,好雨知时节,当夏乃发生,这雨下得真好。果然,她说,“这雨下得真好。”她接着说,“北京这么热,南方下暴雨,说什么安徽、江苏都成灾啦。”我说是的,但同时纠正说,成灾的主要是广西、广东、湖南、湖北、江西等地。“嗨,要是把南方的雨轰过来多好!”她继续说。我没太明白,迟疑了一下说:“怎么轰呀?”“大炮啊。”这下我知道了,是说人工降雨。“那什么不是南方的水都可以调过来吗?”我知道她这说的是“南水北调”,笑了笑说:“天上的东西可不比地上的东西好办呢。”然后给她解释了一下人工降雨的大致道理。“所以假如天上晴空万里,没有云,那是降不下雨来的。而要把南方的云赶过来,现在还办不到。”不知道我这样说她心里是否会有些许遗憾,反正她沉默了。然后,是我没有外化出来的意识流---
    把南方富余的雨“调”到北方来,这位师傅的想法肯定是好的。在自然界里劫“富”济“贫”,和社会生
活中适度地调剂贫富一样,也具有正义性和合理性。但自然界毕竟有它不一样的一面,它的“贫富”分布具有它的规律性和必要性,而这些规律是它维持其自身正常运转的保证,不可以轻易地“人工干预”。当然,人类对于自然界并非不可以有主动性,但在我们对自然界的整体了解还甚至谈不上九牛一毛的时候,对大规模的人工干预措施采取十分谨慎的态度,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们还无法对人类活动的时间积累效应、蝴蝶效应等后果进行准确的估计。
    但是,人类由于看到了“人定胜天”的某些事例的短期好处,从此欲望就膨胀得不可收拾。再加上有些“
人定胜天”工程中的利益驱动,与天奋斗的决心就更变得不可阻止。殊不知“人定胜天”其实就是人类或人类中的某些个体的一厢情愿,用现时的话说,意淫罢了。人类本来就是“天”所分娩出来的孩子,“人定胜天”的意念、主张因此也显得有违伦常和孝道。然而欲望却使很多人忘记或不顾恩格斯早就提出的“报复”说,甚至也顾不上大自然的伦常了。
    所要庆幸的是,即便有暂时的人“胜”了天的那些例子,那也是数目非常有限的。更多更多的事例是
人无论如何胜不了天。比如,海水是咸的,地球是圆的,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等等。天就是这样用它铁的手腕维护着它的天道。天道不仅维持了自然界的有序运行,而且还维护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正义和公正。例如,要是人的生命也可以通过“手段”来生出自身的两条命、n条命,甚至无数条命,一些强人(如有权或有钱者)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不知那样是会有利于生物多样性还是不利于生物多样性?我感觉是后者。不管怎样,倘若天道都可以被人任意改变,那指不定地球会被强人捏弄成什么模样。
    所以,看来我们不能老想着怎么把南方的水调来北京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想着减小北京对环境的压力,
让北京的环境有个自我修复的机会和条件呢?这个问题简单而复杂。简单是因为人人都会想到这一点,复杂是人人都无力做到这一点。北京城就像膨胀的宇宙一样膨胀着。为什么膨胀?因为是趋之若鹜之地(这个词不妥,只是说明大家都想去,北京的朋友不要生气)。为什么会趋之若鹜?从两个事例就可以看出个大概。一是尽人皆知的“跑部钱进”现象。另外一个也是钱的事。记得是去年或是前年,某部委有个项目招标通告(好像是全国中小城市土地遥感监测软件方面的),注明的条件之一是“在京注册的公司”。百思不得其解。解不解不是重要的,满足条件才是重要的。所以人能不往北京跑吗?
    意识流,的确难免东拐西弯的。下车了才告一段落。接下来是进入买票回家的意识主线。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723-242749.html

上一篇:细雨霏霏访成都
下一篇:“欧洲多日游”影像记
收藏 IP: .*| 热度|

8 武夷山 刘玉平 郑融 马昌凤 陈绥阳 钟炳 徐会会 王立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23: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