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勾勒姆第一部:人人应知的科学

已有 971 次阅读 2022-11-30 09:4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人人应知的科学,科林斯和平奇著,潘非和何勇刚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

勾勒姆三部曲的第一部,勾勒姆原型的故事就不讲了,美女身旁的那个丑闺蜜,你这样理解便好了。这书放在了最后读,本以为只是对“科学革命的结构”的一种实例解读,心里没有多大的盼头,不料,细读起来还是蛮有内容的。有些在人人应知的技术中的内容在这里便提及了,只是在那本书里做了详述。

书中选了七个科学事件,有些是历史著名的实验,有些是被遗忘的事件(在我看来是小众的事件),读起来蛮有趣味。

可识的知识:这是被淹没在历史中的一次研究,记忆是化学物质吗?如果记忆是化学物质,那是不是就可以被转移,在不久的将来,吃一套莎士比亚全集的药丸下去,你便会默诵了全套的英文经典,哈,不需要穿越你就可以成为诗坛领袖,多么美妙的感受呀。但最后这套实验没有坚持下去。“每一个否定的结果都可以通过解释来消除,但确定的结论却不能。从这一点来说,记忆转移是引起争论的科学研究的典型范例,我们不再相信记忆转移的问题是因为我们厌倦了它,而从来没在被证明为虚假,它只是不再占据科学的想象力”。不过这个构思还是可以被科幻小说借用的,虽然我还没有读到过这个主题的小说,也许只是像这个实验一样被尘封在哪个角落。书中没有明确写为什么做生物的人转移了兴趣,估计是基因那套东西出来后更加引人注目。

麦克尔逊干涉试验与爱丁顿的水星近日实验。爱丁顿实验还是两次大战间的插曲,英国科学家为德国科学家的理论去做实验,虽然是个德国犹太人,因而更有戏剧效果。但其实两个实验结果都没有证明了广义和狭义相对论。实验的条件和误差都超出了范围,虽然这两个实验后来都进行了改进与测量,但符合性都不好。不是说相对论是否正确,但这两个“著名”的实验并不支持相对论的结论,只是人们选择了那些可信的结论,选择了那些他们认为可信的实验结果和理论依据,只不过幸运的是他们选择相信的结论是正确的。“科学需要一个明确的时刻证据以维持它的高大形象”。“‘反常’这个概念以两种方式被运用在科学中,可以用它来描述一件讨厌的事情,也可以用它来描述严重的事情”。由这事儿想起来了密立根的油滴实验,将不中看的数据剔除之后,便得到了完美的数据,毁他的人说是数据造假,挺他的人说是正常筛选。还想起来刚入师大代课的时候做单摆实验,规规矩矩的将所有测量数据记录下来并做了一个很漂亮的直方图,结果被带队的杨老师质疑,是不是北大毕业的。实验做的不认真这一点批评是对的,但正确处理方式应该是严苛实验条件,而不是使用部分数据。完整数据的处理是正确态度,话说回来,爱丁顿也是选了部分数据进行处理的,过去以为伟大者需要故事,比如牛顿的苹果瓦特水壶华盛顿的樱桃树,只是没想到需要重大实验这种事件也会是个“故事“,更没想到那么正确伟大纯洁的科学事业还有这样的瑕疵。

冷核聚变1989年,两位化学家宣布他们在试管中发现了核聚变,但最后被物理界推翻,这项研究也归于了沉寂。这个案例是典型的因为对科学者的人格判定来对“客观现象”的可信度的判定。科学共同体的巨大力量在这个案例中充分展现,包括新闻、专利、资金等领域。那种传统领域中的傲慢、自信、不屑,不能说他们一定是有充分而明晰的判断是说来抢蛋糕的,但他们从骨子里还是处在鄙视链顶端的。当然你可以讲民科是一场充满荒谬的闹剧,但谁又能来保证里面没有重大突破或新的发现呢?

巴斯德的鹅颈,这也历史上伟大的实验被多次提及。结果,实验也是不对的,本是为了证明非生物不能得到生物的结论,虽然只是个灭菌实验,并不满足非生物与生物之间的关系,更不能用来反对达尔文的进化论的,结果,判官和运动员一伙的,便判了巴斯德胜出。

引力波的探寻,这我还真没想到,对引力波的探寻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做过大量的工作,那这最近这波是第二春了呀。学生不管是否通过参考标准结果而很好地完成了一个实验,他们就能拥有一个正确的思想,如果结果错了,那么就是在什么地方做错了,思想是没有错的。而在科学探索的过程中,正确答案是不存在,你有一个实验结果,存在四种情况,你的实验过程出现了错误,得到了错误的结果,而思想可能对也可能错;或者你的实验过程没有错误,得到的是正确的结果,而思想可能对也可能错。引力波在中国比较热,是因为这都是些浩大工程,有很好的可视性。化学、生物学这种瓶瓶罐罐的怎么去炒作不清楚,物理界的人是很喜欢这种大工程的,比如搞口巨锅,弄个对撞机,整把天琴啥滴。有些成了,有些没成,还有些正在做。

鞭尾晰的性生活,生物学实验与心理学之间的一场讨论,最后也不了了知了。太阳中微子问题,这次实验物理学家没有造假,因而对理论的解释不那么圆满。哈,开玩笑了。在这个叙述里还是提及了在美国的实验,印象中后来日本人也做了一个实验,可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的了,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整个书的翻译和排版就不去评价了,那么早的年代,瑕疵是肯定有的,但应该肯定译者和出版单位的辛勤工作,也感谢为科学文化的推广所做的贡献。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6855-1365866.html

上一篇:其实我们的观点都是听来的,读“印象派的敌人”
下一篇:一本文学气息深厚的介绍:读“波德莱尔”
收藏 IP: 106.92.113.*| 热度|

2 武夷山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2 2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