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其实我们的观点都是听来的,读“印象派的敌人”

已有 952 次阅读 2022-11-27 18:4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印象派的敌人 马萧著,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7

先说,这个书的封皮我留着了,因为是一幅(名)画,是关于法国艺术学院的争吵。

书聚焦在十九世纪法国绘画艺术界发生的那些事情,不是考察印象派生长的土壤,虽然印象派也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但书是分析和讨论在印象派出现之前发生的那些“主流界”的事情,讨论那些在当时名噪一时的人物,虽然他们的画现在已经不那么“优秀”了,但他们在当时是很优秀的。

书中认为将任何一个群体脸谱化的倾向都值得怀疑,毕竟历史不是戏剧,任何人物都是附丽于他们的那个时代。印象派不是一群不暗世事不追求金钱的纯粹的艺术追求者,他们是因为不被社会接受才得以贫穷,贫穷不是他们的目标,更无法定义的美学与艺术而奋斗。后世的评论家将绘画的商业化归罪于学院派,或断章取义,或演绎夸张。将他们的绘画动机简化到了追名逐利,以凸显印象派的高尚与纯粹,这是完全罔故事实的。

印象派强调户外写生是反对记忆作画吗?传统理论中也认为记忆作画是带有个人思想的,不能反映客观实在的了。印象派之前就有了线条与颜色,甚至线条与颜色之争由来已久。还有成品与半成品、严谨与浪漫之间的争论,更重要的反叛与反抗精神(有的时候叫突破)是绘画及其他艺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印象派独有的,所以印象派在艺术史上并不是完全独创的什么新鲜东西,称之为革命,过誉了。

究竟十九世纪发生了什么,使得离经叛道变得可以被接纳,管制为什么放松了?书中确实有皇权对艺术学院统治变松的叙述,但并没有利用这个史料来分析当时的艺术转变。说科学是共同体,其实艺术更是共同体,更是一个又一个范式的孤岛,倾轧、出头、为生计而拼命,哪里是为了灵魂或者艺术而挣扎。你入了圈子,自然就有了成为富豪的基础,你若是没有入圈子,恩,你就是想法入呀!包括那些印象派的人,还不是一辈子想入沙龙。(沙龙是一个官方展览,不是美女的客厅。)

书还涉及了照相术在绘中的应用,说“相片是一个瞬间的凝固而绘画是静谧的永恒,无古无今”。这种区别也是来自思维过程吧,因为你看的时候就分出了看的是相片还是绘画。这书读来我就在想,什么是好什么坏,其实我们都是在随帮唱影,重复别人的话。美与艺术如果存在的话,也是外界赋于我们的,黄金分割、对称、三角稳定,最基本的这些要素都是客观实在叫我们耳熟能详,从而固化在我们思想和认知中,哪里有不是被塑造的东西。我们活在别人构造的世界里,我们不能讲红楼梦只是一个孩子的叛逆期,也不能说宝钗比黛玉好,因而几百年来,各种评论家都在讲这是一部描述社会的书,黛玉是高洁的而宝钗是低俗的。所以你便有了这样的观点和认知。

所以好坏的分辩是因为你接受了他人的灌输,比如印象派最大的特点是作品的未完成性,你看出来了好。而音乐是破音走调的摇滚,这两个我接受起来很容易,那是因为传统形式的东西接触的很少,虽然也听肖邦,也听交响乐,但是同摇滚一起听,经典的东西远没有熟稔的程度,总不想三十多岁靠克莱德曼启蒙的人有什么巴赫的音乐性吧。同样的,靠川美罗中立的“父亲”启蒙的绘画,哪里会知道传统绘画的力量,有多少人读得懂蒙娜丽莎,只是别人讲这个好便是了。因而接受起来印象派就很自然了,而其实又看了多少传统绘画。当然你以为可以分辨出好坏时已经是不错的了,有时你干脆连好坏都分辨不出来。

我是没觉得那些画不好,只是有些疲惫。实在话,在卢浮宫一筒子一筒子的油画,刚看是新鲜,后来,便只是做一个样子了。特别是有一筒子的静物的花卉,画的主题就是摆在桌上的一大瓶花,这一个长走廊两侧全是这个,哇,真是晕。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读了那时的传统绘画的介绍,虽然不是艺术史,也没有主述古典画浪漫画洛可可之类的,但这种轻松的叙述还是很容易接受的。

其实绘画最初是嘴替,是个说书人模式:将故事、宗教以视觉的形式表现出来,叫替别人讲话。后来自己成了艺术的表达,为大家讲话,讲大家想听而没说出来的话,告诉大家我看到的客观世界是什么,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再后来,就是自说自话,只是为了自己高兴,自己玩自己的,不为他人玩了。那个就叫现代或者后现代派。

作为博士论文,专业性不太强,但是能拿出来出书,也算是不错的了。记得我博士毕业的时候,有一个从德国回来的博士说,书拿来我看看。我一脸蒙逼,什么书呀?却原来在德国不但要出一本书而且还会有一个庞大的聚会,我虎拢虎拢就毕业了呀,难道是个笑话,噢,也确实是个笑话。当然了,也别说我,我的那些学生以及我所见过的学生或者导师,能拿出书来的很少,能将博士论文拿出来当书的没见过。当然了,写的好的书也没见过,哈。还是批评这本书吧,书的史料不多,而且多是二手史料,引述他人的话或结论,这样其专业性就打了折扣。再者,整个书没有灵魂,其思想性没有读出来,更没有从哲学或者人文的角度进行分析与判断的,所以只是一本科普级的书,提示了一个不太被大家了解的尘封历史事件,而已。

书写的蛮流畅的,文字也很有功底,比如“自相抵牾”:若是我来说,一定是自相矛盾,这词儿会读但不会用,这样就没有人家用的形象,画面感超强。可惜,后记开板就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出乎我的意料和意料之外都对,但“出乎之外”就错了,难道是用了双重否定在说在我的意料之中?!(类似的最常见的就是将球路踢出了界外,那是回到界里的?)。瞬间塌房掉了一星。一个学画的嘛,偶尔用错几个字儿也没必要苛求,只是问那个也叫丹青的编辑难道也是学画出身的吗 ?不会是学体育出身的吧。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6855-1365530.html

上一篇:范围与方法都是一个很专业的书,读“父权制”
下一篇:勾勒姆第一部:人人应知的科学
收藏 IP: 106.92.113.*| 热度|

1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1-30 18: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