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皇权不下乡不是史实,兼并抑或不抑都不对...一系列的另类观点:读秦晖的“传统十论”

已有 687 次阅读 2022-9-29 10:3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传统十论 秦晖,2019,山西人民出版社。

国内人写的书读的很少,总是觉得知识性少。秦晖的介绍偶尔能碰上,虽然次数不多,但这十多年来总是在这或在那碰见,这次是因为总想不通传统东方即大又强的原因何在,娜姐说不妨找一本秦晖读读,便随手翻了一本,或许并不是作者最好的一本书。

1、    书中认为皇权不下乡是个错误的认知,这种假象来自于清季与民国时期的真空般的政府控制力的特殊时期,当时传统习惯与体制坍塌了,其实从秦简上看秦以降便是严格的控制到户(人)。这一点可以从沿海与海外交流多的地方乡间组织活跃而在内地相对传统的地方乡间组织反到是很少得到说明。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政府的强控制力是东方传统。

2、    书中认为西方是个人与大共同体对抗小共同体的历史,而东方是个人与大共同体的抗争,干脆没有小共同体的历史。小共同体与大共同体也就是有一定基层权力的自治区域与国家之间的区别,猜测是作者引入或者明晰的概念,小共同体是因为历史上的具体形式可能是村可能是族群可能是宗群,而大共同体一是对应二是在西方语系中估计很晚才出现国家的概念。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西方有王权的存在,这是因为当年在公民社会建立之时王权是起了极大的作用的。

3、    书中认为“抑兼并”和“不抑兼并的”的讨论基础就不对,东方的传统是国与民之争而不是豪族与佃户之争,强干弱枝的传统是周期性循环的基础。

4、    书中认为东方历史套不进西方体系,西方人总是想做西方中心论,其实中心论干脆就不存在。这一点只是简单提及,并没有详细论述。

5、    书中认为东方历史是一个“儒表法里”的历史,儒的吏化和儒的痞化的进化史,而中间的润滑剂是道教。

6、    书中认为应该“穷则兼善天下,达则独善其身”(改的真好!)。穷也就是无权的时候才需要争取权利,达也就有权的时候才应该学会严格要求自己,草民可以不顾私德,而公众人物却要洁身自好。

7、    书中认为黄宗羲谭嗣同一脉是其近代的思想本源,而熊十力冯友兰则是玄学化的一派,“五四式的民主理念 固然 是既针对父权专制也针对皇权专制,但五四式的自由理念 ,至少在很人那里,却只针对家族整体主义,不针对 民族 国家 人民的整体主义“。读到这让我想起了小说“家春秋”和“子夜”,以及很少人看却宣传的很多的“出走的娜拉(玩偶之家)”。

这是一个散乱文章的集子,所以各篇之间并不是整体布局下的剥茧抽丝,好在作者观点总是一贯的,所以感觉上有些事情反来复去的说了好多遍,有些事情又没有很好的论述。书中还夹了一篇瑞士游记和一篇谈话录。记主要关联到北欧农民(史),作者自称专业是农民史;而那篇谈话录主要关联到相关问题的反馈,猜测观点是被质疑过的。因为不是系统的论述,所以扣了一星。

算是我的嘴替,早先本是自己想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东方既大又强),结果人家早就讨论过了,好不容易学了一个观点(皇权不下乡),人家又早就批判过了,好在他的观点让我耳目一新。虽然书写的时间不短了(二十年前),这种文章多数的生命周期都没有这么长,但这本书(应该叫集子)还是蛮有现实意义的,反思东方的文化历史,寻找那些正确、坚强的基因,扫除那些遮人眼的花里呼哨的东西,摒弃那些劣根的传统,甚至远离西方的思想模式,构建东方的文化结构。

我还有以下的想法,在书中没有找到答案,收罗了他所有在卖的书,看是否能找到答案。

1、    东方的传统都是先进被落后外强打败的,那么鸦片战争是不是也是被落后打败的,现在普遍认为西方先进是因为我们在用西方体系来看东方。

2、    东方应该有自己的历史体系,比如民族国家这样的概念完全不适合东方历史,文史哲这里应该有很多这样的问题,甚至科学与教育。

3、    为什么不应该保存各种各样的国家模式,为什么西方总是要推广自己的“先进”理念。

4、    先进与落后是不是个伪概念?为什么要改良,或者说进化。

5、    开疆扩土是不是落后的腐朽,那么探寻未知、寻求突破会不会由此被延伸从而得到批判。

近代书写的书读的少,所以不清楚还有大家的论述可以达到这种高度。想一想或许可以与熊逸的书相比较。但我觉得这本书的思想性比熊逸的东西好,总的感觉熊的东西像是在科普知识,而不是在科普思想,在那些形而上的地方打转转,绕来绕去的,像在是做作业,而不是在面对问题。或许是因为这本书解答了我的困惑,正好契合我的思想,所以我觉得好。

书是一本好书,文字也不错,想像作者也是个儒表法里的模样,外表温文尔雅,内里犀利如刀,看是漫不经心,实际夜半偷着用功。哈!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6855-1357309.html

上一篇:参观陈独秀旧居陈列馆(重庆江津)
下一篇:“码农”视角中的世界,读【黑客与画家】
收藏 IP: 36.48.101.*| 热度|

2 尤明庆 许培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28 1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