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读书202112,这期好文章不多

已有 826 次阅读 2022-7-4 09:2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一期好文章不多,上一年度的最后一期,是不是把所有的人情稿都放在这一期了,哈,戏说。这一期有好几篇文章是谈论帝国政治的,以为可以有助于阅读“帝国技艺”,结果阅读体验都不好,原注释是重新读一遍。想了想,又不做专业,不费那力气了,所以这个读书笔记拖延到最后也没有新东西,反而是放弃了那几篇关于帝国的论述文章。

难得儒者知天下(侧写朝贡圈):这么大的学者还卖弄“侧写”这种词儿,总觉得有些下作。只是描写了万历年间的一个福建巡抚如何清醒的认识当时明日韩关系。朝贡是我国很特色的一个地方,藩属国的地位不是西方的殖民地,这一点很有特色,但这篇文章只写了一位明官员对当时形势的一个清醒的认识,与朝贡没啥关系,遑论“圈”了。

以崇高和绝对之名(怀念马拉多纳):在当时是为赶时事热度写的一篇文章。名人之死嘛,总是要吃点馒头。可开篇一段,“时值从日本回到广州的闷热天气”之类的语言,甫一见面便令人生厌,你说日本、闷热这些词汇同马拉多纳有什么关系?这种“春秋笔法”已经流行有十几年了,特别的遭人厌烦,流行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不“凡尔赛”就不会写文章了。类似的有刚回国、凌晨老总请我喝咖啡、某人邀我回故里、会议请我做报告,以突显自己的过人之处,对了,还包括穿拖鞋叨烟卷,甚至一位老先生谈哲学开篇是借上海开会吃了一屉煎包云云。不知本意是要营造轻松气氛,还是说要显得涉猎广泛表明人间烟火我也懂的意思?

芜村的俳与画:“买了葱回家,枯木萧疏下夕阳,一把翠生生”。“三日不唱芭蕉(之作),口生荆棘”。(松尾芭蕉,日本俳圣,17世纪,蒲松龄年代)买过一本俳句,但没在手边,难道要读了之后再去写喧嚣的读后感?

欧洲的黄昏:写欧盟与各自国家的主权地位。“在欧洲居于全球主导地位的时候,它是分裂的而不是统一的,而且其主流意识还深为列国并立的状态而自豪。散装的社会。民族的国家,拼凑的欧盟。”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这种小国是需要外部掠夺来维持的。“德国的现象学既能避免新康德主义封闭的科学模式,又能防止滑入过分主观唯灵论的柏格森主义。”

拉丁美洲(几度迷茫的土地):聊了半天也没说明白为了什么叫了拉丁美洲,和拉丁什么关系,拉丁是个民族吗?南美主要是使用西班牙语,而西班牙语是世界上第三大语言,使用的人数没有汉语多,但使用的国家比汉语多。我估计是因为西班牙语是拉丁语系的关系,所以叫的拉丁。美肯定是来自美国,不知道这个 America 的由来是什么样。

“面容”的抵抗(后奥斯维辛的哲学遗产):介绍列维纳斯的哲学思想,最好玩的是由“狱中的哈维尔”引出的,可这哈维尔是谁呀,上百字的第一段是说哈维尔写信如何如何,没看出来和全文有什么关系,需要他来背书说明列维纳斯的影响力?不过列维纳斯的东西看来也蛮是很有趣的,网上搜了搜没有太好的科普书,想想还是算了,这么严肃的东西还是不去读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6855-1345769.html

上一篇:读【帝国的技艺】
下一篇:介绍俳句和茶道的精神的一本书,很好。
收藏 IP: 183.230.10.*|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8 1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