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plan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ggplan07

博文

在重庆上枇杷山

已有 643 次阅读 2021-11-2 16:0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本以为过了那酷热的夏天,就有一个可以肆意撒欢游玩的季节,那是我梦里的秋天,温暖清凉,一人在路上,可以秀户外装不怕日晒,五彩的路上朝阳日落皆是美景。可惜,这里的秋天阴冷潮湿,每天的空中都飘着雨丝,真的是雨丝,不是雨滴,水一般的液状物体不会落到地面去的,它只在空中飘着,间或钻到你的衣服里。打伞是不需要的,但秃着顶在外面走一会儿,水就会顺着脸颊呲流下来。

爬山就不要想了,只想揣着热水躺在床上,不过还是坚持去了枇杷山。山不大,山顶的园子也很小,沿途本是可以看见江水的,但满眼都在雾里扒拉,隐隐操操的可以勾勒出对岸的一些建筑来。这本是重庆市中心的最高峰,也是个公家建筑的旧址,现在是个闲衙门,那天逢了一个公务员的考试,意外的看了一些精致描过的小美女。

山脚下在娜姐的遥控下去了一个小酒馆,为原来讲的重庆伙食不好吃的话道歉。本不是重庆没有好吃的,而是自己在村里遇上的馆子都不是好吃的,进了城里果然不一般。当时坐下后因为担心麻辣和口味不好掌握便寻了四个菜,不料各个都很好吃,煞是出乎意料。当然了,虽然误打误撞的只是入了一个小馆子,不过看上去却是很红火的样子,过了正午竟是打烊不再招待客人了,只余三个同我一样的孑然身,捏着小酒壶在喝酒。酒一般,并不是东北小酒店馆里的那种刀子酒,而是南方最近火起来的各种水果酒,没寻最常见的梅子酒,而是喝了圆脸丫头推荐的桑葚酒,估计是寻常的江小白兑了一些水果汁,有些甜。

酒后出来自是满意,特别是因为意外地发现重庆很好吃而带来的快乐,从而坚定了在此待下去的信念。趁着快乐,折一段青葱的绿枝,抽打着身下意想中的白马,打马下山。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76855-1310607.html

上一篇:看孟京辉的话剧“我爱XXX”
下一篇:底层的诗歌永远是诗歌的主力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0 12: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