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承志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kucarer4300 穷人的孩子早当科学家

博文

西行漫记02 美国初夜和美国初日

已有 5238 次阅读 2010-8-27 02:46 |个人分类:西行漫记-我的留学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美国初夜(First Night in US)




凡是看到标题以后浮想联翩的人士请绕道去www.youarecolorwolf.com,本文为良家小伙所著的少儿皆宜的正经游记。




话说我住到了Holiday Inn这个小旅馆。旅馆虽然小,要价却不菲,一个晚上要一百多刀。不过老板已经帮我订好房间并付了钱,我也就无所谓了。进去以后发现连吹风机和熨斗都一应俱全的旅馆居然没有烧水的水壶,才想起美国人是喝冷水的。想到以后要过每天喝自来水的日子就很郁闷。收拾好行李,我便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联系各位亲朋好友。和家人视频了一会,结果由于网络糟糕,传过来的声音时断时续,堪比国产恐怖片那并不恐怖的恐怖配乐,让我不得不切掉声音改为打字。这样一直弄到深夜,本来准备写西行漫记,无奈实在疲乏,写了两句只好作罢。沐浴更衣完毕躺倒床上,开开电视,发现很多台在放President胡和奥巴马亲密接触的新闻,可惜老美不会读中国字,不同的播音员对我们的胡主席有不同的叫法,有的叫扶紧套,有的叫护紧套,还有的叫who jean tall(我怀疑没听过我们胡主席大名的老美会不会把这种发音理解为谁的牛仔裤比较高),不一而足。堂堂中国主席在美国居然没有统一翻译和读音,我不禁想要是奥巴马这名字在中国没有统一翻译,岂不有的电视台叫殴爸妈,有的电视台叫卧霸马,那却不知是什么样子了。翻了几十个台不是广告就是新闻,没啥正经节目,也就懒得再看了。钻进被窝进入梦乡。




2. 美国初日(First Day in US)




一早我刚洗漱完毕,还没开始穿衣,就听有人敲门。我还以为老板来接我,只好在里面大喊Wait a moment并飞快地穿好衣服。对着镜子欣赏一下并确认到了地球另一边我的鼻子依旧是长在眼睛下面嘴巴上面以后,准备好并保持住一个中国式笑容,然后缓缓打开门,发现门外居然空无一人。左右看了看,发现一个Lady正在敲不远处的另一个门,手里还拿着一摞报纸。再看地上有一份美国日报(USA DAILY),原来是送报纸的,真是太浪费我的表情。我捡起报纸,发现头版头条依然是胡主席和奥总统如何亲密接触的新闻。不一会,总台打来电话,说有人在楼下等我,看来这次真的是老板来了。我赶紧下去亲切接见老板以及其工作人员,并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双边会谈,就双方感兴趣的话题如我昨晚睡得怎么样进行了不太深入的交流。然后我说我还有行李在楼上,于是他们就在楼下等我去拖行李。他们开来的福特轿车的后备箱显然无法装下我那比麦当劳巨无霸还要霸的大箱子,我只好把它们竖起来放在后排座椅上并帮它们系好安全带(防止它们倒下把前面的座椅和座椅上的老板给砸趴下),然后我坐在它们旁边,就像坐在两个相扑选手旁边一样。汽车启动以后我很Politely地问这里离实验室有多远呢,结果老板说,你看这就到了。我顿时晕倒,就200米的距离还弄车来接,有那装行李和启动车的时间,我都可以拖着箱子走到实验室了。




实验室很大,老板领着我与每个同事见面,并说这是中国来的“情寄”,我听了半天才明白才知道是在说我的名字“承志”。同事们的中文发音也相当别扭,有的叫我“情致”,有的叫我“亲唧”,还有一个比较类似于标准的中国发音,可惜把我当成水果叫我“橙子”。想到我长了二十几岁只有一个名字,今天一下有了那么多名字,我不禁暗自好笑。接着老板给我展示了一下我的实验台,还配给我一整套全新的移液器,让我受宠若惊。接着又带我去办公室,指着一张桌子说这就是你的办公桌。我一看桌上还放着一个苹果电脑,还以为给我用的,连说thank you thank you。结果一个同事过来热心地说我帮你搬走啊,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给你收拾桌子,我立刻晕了。




到了午饭时间,同事带我来到实验室餐厅。想不到这个实验室还有个相当正规的厨房,各种食物和饮料可以随便取用,还有非常适合我这种懒人用的洗碗机,我不禁感慨资本主义社会的这个腐朽啊。老板带来炸鸡和色拉,同事解释说这是“典型的美国食物(typical American food)”,然后我们开始聊天吃饭。由于我来到美国还是一穷二白的无产阶级,老板提议让一个同事下午带我去沃尔玛买点东西,以便生活。于是我们下午去沃尔玛疯狂采购了一把,帮我租房的同事说我的房间without any furniture,我说床也没有吗,她说没有,很多美国人喜欢睡地板。我显然无法适应这种睡觉方式,于是忍痛花了五十刀买了一个full size的大床。然后回到公寓,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室友。一眼望去,那皮肤白里透着黑,黑里透着黄,那颜色就像牛奶里加了咖啡,然后又倒上黄油,让我无法确定他的血统。没说两句他说我要去学校了,你先安顿行李吧,于是就走了。我来到房东不止一次提起的without any furniture的房间,发现真的是除了墙壁和地板,就再也找不到其它可见的东西了,这让我深刻理解了“家徒四壁”的确切含义。




收拾到晚上,室友终于回来。聊了几句我忍不住问他是从哪来的,他说I'm from Turkey。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从火鸡国来的,怪不得肤色那么像烤火鸡。然后他说要做一顿土耳其菜与我共度良宵,我便好奇地看他怎么做。原来所谓的大餐也就是洋葱烧牛肉,然后拿生的蔬菜叶子拌拌。由于家徒四壁,我们只好拿报纸铺在地上,然后盘腿坐在地板上开始这异国情调的豪华晚宴。他那英语发音十分大舌头,比如drink说成“得临客”,interest说成“因特雷斯特”,让我过了好一会才习惯。吃完饭又聊了一会,他说要开始study,我们就各干各的事了。上上网,然后躺到刚买的床上,终于结束了在美国的第一天。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64637-356653.html

上一篇:西行漫记01 跨出国门
下一篇:西行漫记03--迷路
收藏 IP: .*| 热度|

3 李万峰 张亮生 高绪仁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5 14: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