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晖: 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rithwsun

博文

什么样的高中生适合读庄子?

已有 1407 次阅读 2022-11-13 21:48 |个人分类:Book-W|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什么样的高中生适合读庄子?

王永晖


我当年高中生的时候,读过庄子,用的哪个版本,不记得了。读了两三年,到了大一的时候,把书烧了,当时同时烧掉的,还有老子那本书。


烧掉之后,反而觉得自己有点儿读懂了。


这样一晃儿过了三十年出头,中间再未摸过庄子那本书,虽然对里面的故事,内心很熟悉,毕竟当初摸了两三年的时光。


如今,看着我们的子辈也长大了,也进入了高中生阶段,重新想起庄子这本书。


高中生会喜欢看金庸小说,尤其是男生。我就对一位这样的高中男生说过,你应该同时看一下《庄子》这本书,既然你那么喜欢金庸,很可能你也会喜欢庄子,两本书可以一起读的。


当然,作为70年代生人,我应该是先看庄子,大学期间或研究生期间,才看了金庸的。我对金庸不痴迷,实际上我虽然喜欢看小说,但几乎所有的小说,我只看一遍,很少有兴趣再看第二遍,纯当做消遣,有时候看完了,主人公的名字,我都会记不全。


当时据说有清华的本科生,在宿舍里把金庸小说,当作智力抢答题来搞,我完全不是他们那种路数。


我对金庸的理解是,这是中国第一代融入西方爱情观的武侠小说,西方爱情观,可是利器,那可是能让英雄倾城倾国的态度塑造,我们传统文化,之前还是比较务实,比较少这个的。


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爱看,也难免。实际上,现在有些网络小说高手,文字水平并不比金庸老先生差了,极个别的,波澜壮阔,是我唯一读过两遍的小说。


我推崇庄子,也是欣赏里面的那种浪漫气息,正好适合高中生。


庄子跟小说毕竟不一样,而且是文脉,是经典,是要读很多遍的。


我在最近,逐渐动了这个心思之后,就重新看了一下《庄子》,才发现,我当年应该是没读懂,应该是连最基本的意思,都没太领会好。


因为我每隔三、四年会带一次大一新生,所以知道这样也很正常,高中生年青人,很容易产生这种错觉,以为自己懂了,实际上还比较浅。此时,如果有人带着,有人陪读,有人互相讨论,想必对年青人的阅读理解能力,会有相当大的促进,打下比较扎实的人文基础。


那么,什么样的年青人适合读庄子呢?


我是从青春盎然气息方面,去发现《庄子》跟年青人的共通之处的,不过,哪些年青人,会像当年的我一样,喜欢读读庄子,当作人生之阶?


庄子,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一脉,我为什么不会带着年轻人读孔子论语呢?


论语这本书,其实是四五十岁以上的人,发出的一些人生感慨而已。孔子对中国教育界居功甚伟,但是生平记录却太简,不像圣经记录事情的那么丰富,而且变成主要记录感慨了,这也是圣人的态度,觉得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的感慨。


我年轻的时候不爱看《论语》,就是这样的原因,到了年纪大的时候,发现自己偶尔也爱感慨一下的时候,就想起翻翻论语,看看孔子当年是如何感慨的,做科研的人么,参考他人是习惯。


年轻人,当然是没兴趣看中老年人感慨的,人情大抵如此。


当然,儒家和庄子,都是我们的文化基因,可能各种性格的年轻人,会有不同的选择而已。


这种书要精读,往往一个时期,主要攻读一本,真正读懂了,再转换它书为宜。


庄子这本书,年轻人看的时候,往往看的是热闹,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啊,这也是初接触武侠小说的年轻人,读金庸小说时的感觉。


今生读书已太迟,这句话说的意思,其实是,好些书,像庄子级别的这种书,真正读懂,可能要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像脱胎换骨之后的另一个人了。


这就要求,适合读庄子的高中生,脑子要记事!


否则的话,读了就忘,那么,就远远不能等到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的消化之时,早没影了,读了跟没读一样,花的时间相当于浪费掉了,基本就跟读小说消遣差不太多了。


当然,我这里指的是我自己读小说的习惯,并不代指其它人。我认识一位高中生,他把看电影当作学问来研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估计也是,极少人会像他那样。


我们想弄的“拜读庄子”高中生小讨论班,大意就是这个标准,至少不是那种忘事型人格的,愿意在之后的十几年里面去揣摩,去体会。庄子这本书,是值得这样对待的。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的高中生来看,其实,我们为讨论班选书,也就挺容易的了,就找比较平实的白话文译本就行了,反正他们以后再结合人生,结合中华文化历史,都来得及。中华书局的就不错,另外,作家出版社的也有好处,有生僻字拼音标注,方便学生录屏朗诵之依据。


不过,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个符合下述要求的白话文译注版本,那就会更好了,我咨询了一些人,可能国内懂庄子的比较少,看庄子的也比较少,尚未得到满意的标的,我们的需求如下:


庄子白话文译注,“译”即为段落的古文意思,这个需求比较好满足,其实庄子文言文,本身难度并不高,有些古代生僻字,有译文解释,也就很容易读懂,不算难点,所以,“拜读庄子”高中生小讨论班微信群,不需要学生有什么特别的古文基础,正常的高中生语文水平就可以了。


我们主要期待的是“注”,即庄子的这些文章,对我们后世的影响,对我们中华文化的影响,用后世之事,后世之人,来注“庄子”之文。


这样的目标,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但是,我不知道哪本书,能够反映出我们这个需求。


南怀瑾的《庄子喃哗》,还是挺好的,但还不是特别适合我们这个小讨论班。南怀瑾还是挺有思想力思考能力的,对介绍中国传统文化,居功甚伟,不服不行。他的解释,是以义解文,确实做到了,不像有些其他版本,作者其实是瞎诌,属于现在心理学上说的那种打岔型思维。


我们的需求,跟南怀瑾的书稍有参差,我们更希望的是文学的角度来看《庄子》,以符合我们对青春盎然这一文脉的期待。也就是说,我们期待的庄子版本,是以后世文学,后世故事,来注庄子。


如果实在找不到这样的书,我们退而求其次,将南怀瑾的书,当作第一参考书也行,差强为之,而以那本带拼音的白话译本,为朗诵用底本。


我们可能需要面试一下高中生,但这跟数学不一样,所以也不是太好面试,也许可以采取先进微信群,然后以活动度为标志,不再活动,不再贡献的,就请退出微信群。


所以,是否适合读庄子,主要就是靠高中生们自查自检了。另外一个可行的标准,是金景芳老先生的《周易全解》,也是白话文写就的。


如果一个高中生,很喜欢看金景芳老先生的《周易全解》,那肯定,绝对是有资格进入我们的“拜读庄子”微信群。


拜读庄子  解读周易


易经讲座与精选资料  里面录屏只讲到了几个卦,基于金景芳老先生的书为底子,稍有发挥。


我们为什么是把《庄子》这本书,跟《易经》搭配在一起,而不是跟《老子》呢。因为,《老子》这本书,其实并不难,要读懂,其实不算太艰难。


练练太极拳,就能懂老子想说的是什么了。


我们更重视的,因此是《易经》,一个孩子,如果是高中生阶段,就喜欢看金景芳老先生的《周易全解》,那肯定是挺有慧根的,这样的学生,喜欢看庄子,能读的进去,能放在心里揣摩,想必也是自然的。


当然,如果是初中生的话,人是不分年龄先后的,有些人可能很年轻,但是头脑发育远超于同龄人,也是有可能的,极少。


例如,清华大学的丘成桐计划项目,用它的实践,证明了,中国的初中生里面,能够靠自主学习,真正学懂微积分线性代数的,人数极少极少,至少目前几年会是这样。

我跟云南数学小天才李宣佑的故事

比我当初预计的还要少。


周易全解,可能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微积分线性代数更难,因为它是社会科学,需要有年龄经验做基础。如果初中生就能喜欢,那真是有慧根了,即使是高中生能自发的喜欢,而不是爱慕虚名,那也就相当的不错了。


如果我们能找到合适的两三位高中生,可以开始启动我们的“拜读庄子”高中生微信群的话,大概运行方式将是,尤其前期试运行期,将会是:

1. 使用芦笋录屏软件,而不是腾讯会议,相当于采用的是异步沟通交流方式,将芦笋录屏发布到微信群里,供成员们在各自方便的时候浏览和反馈。

    不光老师录屏讲,更重要的是,高中生们看完书后,自己先讲,老师们看了高中生们的录屏之后,觉得他们挺认真,挺天真有元气,在高中生们干劲的推动下,老师再重讲一遍该段落。

     孩子们倒底还是孩子,有老师跟没老师,有核聚变似的共同兴趣讨论小组跟没有,区别还会是很大的。虽然我自己不是文科老师,我只是年轻高中生时候也读过庄子,算是兴趣爱好者,但是学理相通,我们求的是意境,求的是理解,确实跟南怀瑾的风格有点儿像,不走考据那一套,前人已经为我们打好基础,就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内容本身上面了。

     想必这样的微信小群资源,高中生们能遇到,还是会挺稀少的,所以也就不揣冒昧,靠着意兴,勉强试试。

2. 芦笋录屏的录制内容,将是 

     a. 庄子的一段话,或意思相近的几段,先朗诵,一气下来,中间不用解释来打断。

     b. 字词解释与段落解释,这个时候,如果采用哪个版本的讲法,可以说明一下,也让中学生好知道,不要将前人之功,据为己有。

     c.  用后世之事,后世之人,后世之文学,来注庄子之文,阐发其文章之义,对我们中华文化流传的影响有多大。我们缺一个这样角度的白话文译注版本,欢迎有识者推荐,真正看过的真正符合我们标准的才推荐,别自己光听说过个名字,其实自己也没看过,就不用您说了,我们自己也能网络搜索到的。这个部分,对于中学生们来说,主要属于是复述训练了,他们自己还不太可能有这个学识。

     因为同一段落,可能有几个孩子贡献各自的版本,所以a.b.c环节,在微信群里,实际上会呈现出循环的状态,从而正好方便咀嚼和反刍。

3.  我们的读书阶段实际上是分为两阶段的,至于具体是哪两个阶段,就像中国传统武术教学一样,我们先不公布,等学生真正做到了之后,等上面的第一阶段走的差不多了之后,我们才会告诉学生们,第二阶段重读之时,我们要干些什么,从哪个角度去干,现在不能说。

     当然,很可能在讨论过程中,有学生会按照第二阶段的角度自发地就那么去干了,可能在很多中国文科人士的眼里,在一些学养不够的老师眼里,这些属于麻烦学生,让老师很烦而又拿他们没办法,只能是粗暴对待。但是,我们会很喜欢这类学生,因为这恰恰是我们第二阶段,要干的事情,这样,我们才从青春开始走向成熟。


微信群加入联系人:张璇研究生助教,微信号 xxxzzz_11  她只帮我负责一下加人事宜,并不参与之后的日常活动。另外一个联系人,是陈文英硕士,已经毕业几年工作了,微信号 cwy0192837465,同时爱讨论数学的高中生,可以偏向于加他。

      联系时,请向她/他出示高中生本人的身份证,学生证,从而表示确实是中学生,而不是成年人混入,加入后可以用昵称都没问题,顶多加上年级备注,大一大二感兴趣的也可以。家长可以同时进入旁观,但主要是高中生本人参与活动。这些成年人,微信群管理员会备注为某某爸某某妈,与孩子同进退。

     如果已经跟我熟识的家长们,直接微信联系我告知即可,不用通过张璇。


附注1.  陈文英: 老师,那些特别注重隐私的中学生,会不会就不来了?

永晖: 我们不公开他们的个人信息的,只做检查之用,检查之后也不留底不保存。

附注2. 忘说了,没有学费。纯粹大家互相凑个热闹,所以,我们对于不做贡献的学生成员,直接就请退出微信小群了,操作因此变得很简单很容易。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5143-1363583.html

上一篇:幼小数觉游戏进度目录表
下一篇:面临未来的学校教育和新型课堂场景
收藏 IP: 223.72.77.*| 热度|

1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2-6 05: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