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医科大学汪凯的科学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wang02 重医感染性疾病分子生物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汪凯的个人主页

博文

Nature: 如何在病毒学研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niche in virology research)

已有 518 次阅读 2024-4-18 10:1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2024年4月17日,《自然》杂志的SPOTLIGHT专栏发表了题为《致命疾病和充气防护服:我如何在病毒学研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的文章(“Deadly diseases and inflatable suits: how I found my niche in virology research”,By Nikki Forrester)。病毒学家胡尔达·约翰斯多蒂尔(Hulda Jónsdóttir)向《自然》杂志讲述了她在病毒学研究中如何开辟自己的道路,以及为什么她选择在瑞士和施皮茨实验室追求职业生涯(Spiez Laboratory由瑞士政府资助)。

   胡尔达·约翰斯多蒂尔(Hulda Jónsdóttir)在瑞士施皮茨的施皮茨实验室研究一些世界上最具致命的病毒。对她来说,高致病性病毒更多的是好奇心的源泉,而不是担忧的来源。约翰斯多蒂尔在施皮茨实验室领导一个研究小组,她经常穿着巨大的充气防护服来研究消毒剂和抗病毒化合物,以对抗包括埃博拉病毒和拉沙病毒在内的几种致命病毒。

为什么你要研究致命病毒?Why do you study lethal viruses?

   我一直对病毒着迷。它们几乎不包含任何东西,但却对生物体有如此大的影响。我的实验室和我研究的大多数病毒都是高致病性和致命的,如埃博拉病毒、拉沙病毒、纳伊罗病毒和尼帕病毒(Most of the viruses my lab and I study are highly pathogenic and lethal, such as Ebola virus, Lassa virus, Nairovirus and Nipah virus.)。因为这些病毒都是如此致命并且没有疫苗或治疗方法,它们被认为是生物安全等级(BSL)四级。当我进行实验时,我必须穿上一个连接到房间外空气供应的大型充气防护服。

你现在在做什么研究?What are you working on now?

   我和我的同事们刚刚开始了一个为期三年的项目,以开发一种针对尼帕病毒的抗病毒药物测试模型,尼帕病毒是一种引起脑炎的呼吸道病毒。我还在研究高致病性病毒的消毒工作。目前,我们正在研究自制肥皂作为拉沙病毒消毒剂的有效性。

是什么让你在施皮茨实验室获得了职位?What led you to your position at the Spiez Laboratory?

   2016年,我在苏黎世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TH)完成了我的病毒学博士学位后,我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在实验室又待了一年。到那时,我不确定我是否想继续留在科学界。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在伯尔尼大学为期两年的呼吸毒理学博士后职位的广告。我认为这种经历会帮助我确定我是对整个科学感到厌倦,还是只是因为我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而对我的当前环境感到失望。在那里,我意识到我仍然喜欢做科学,并且我想念病毒学研究。

   两年后,我在施皮茨实验室看到了一个为期两年的博士后工作,研究一种实验性的埃博拉疫苗。这个项目需要BSL-4级别的工作,这是我自开始从事呼吸病毒学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我决定申请这个职位。到现在已经五年了,我仍然在这里。

施皮茨实验室与学术实验室有何不同?How does the Spiez Laboratory differ from academic labs?

   我们是政府机构,是瑞士联邦民防办公室的一部分。在生物部门,我们有政府授权进行与瑞士民防相关的研究,尽管我们当然也可以关注其他主题。我进行了很多有益于公众的应用研究,例如寻找针对传染病的抗病毒药物。我们还与军方合作,每年两次为生物民防训练士兵。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士兵帮助施皮茨实验室的人员进行COVID-19的诊断测试。

COVID-19大流行对你的研究有什么影响?How did the COVID-19 pandemic affect your research?

   我在博士期间就开始研究冠状病毒,所以当大流行来临时,我已经有了很多经验。当我在施皮茨实验室第一次听说COVID-19时,我正在接受BSL-4培训。当时,我感到沮丧,因为我正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取得进展,然后被拉回到冠状病毒研究中。但我必须想办法研究SARS-CoV-2,否则我的实验室就会被关闭。到2020年中,我不断被研究人员联系进行抗病毒药物测试,以及被军方联系进行士兵的血清学测试。我和我的同事们分析了士兵对病毒的反应,并估计了无症状人群的百分比。进行COVID-19研究有一段时间非常混乱;每个人都希望立即得到结果。但某种程度上,我很感激我仍然可以去工作,即使非常忙碌。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远离了我的家人,所以孤立感很困难。

为什么决定留在瑞士?Why did you decide to stay in Switzerland?

   我在冰岛长大,一直想在国外学习。我12年前来到瑞士,原计划只为我的博士学位停留。但我不断地遇到好地方和好人,在那里我感到得到支持和启发。

   正如听起来很肤浅的,这也与金钱有关。瑞士在科学上投入了相当多的资金,我有幸成为已经获得资金或容易获得资金的项目的一部分。

   但我不认为人们总是谈论搬到一个新国家的困难。2012年,当我初次来到瑞士的圣加仑时,我感到孤立,因为我不懂语言,很难交到朋友。2014年1月,我搬到了伯尔尼,情况要好得多,因为周围有更多的人,我喜欢这个城市。我还加入了一个名为“守护者”的英语剧团。我认识了很多现在成为我最好的朋友的人。当你出国从事科学工作时,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你的许多同龄人在合同结束后离开,所以你的朋友遍布世界各地。我的剧团更加稳定;它对我来说是救命稻草。

你对早期职业科学家有什么建议?Any advice for early-career scientists?

   如果你想做好研究,充分休息很重要。这个系统倾向于让你尽可能多地工作,但你最终只会精疲力尽。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建议的,那就是更多的假期时间。在瑞士,我有5周的假期,其中4周是法律强制的。但我认识到,能够休息这么长时间是一种巨大的特权。根据个人的财务状况、实验室环境或居住的国家,这并不一定总是可能实现的。

   我强烈反对的是——学术文化经常给博士生和博士后施加如此大的压力,以至于他们被挤压到一无所有。作为一个研究小组,我认为我们应该通过游说更多的休息时间来努力改变这种文化。作为一个个体,即使你不能旅行或长时间离开实验室,你仍然可以在你和你的工作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例如,如果你在周五在家工作,下午五点就关闭电脑,把它放在另一个房间。只是有这么一点空间就能有助于你更好地工作。

原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4-01098-1  

参考资料:Deadly diseases and inflatable suits: how I found my niche in virology research,Nature 628, S4 (2024),doi: https://doi.org/10.1038/d41586-024-01098-1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46272-1430175.html

上一篇:Cell: 糖酵解副产物丙酮醛促进癌症发生的新机制
下一篇:Oncogene:ULK1依赖的PKM2磷酸化拮抗O-GlcNAc糖基化修饰并抑制乳腺癌的机制研究
收藏 IP: 183.230.199.*| 热度|

3 宁利中 杨正瓴 刘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7 2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