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zh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mzhu 非传统同位素与环境地球化学,地质微生物学

博文

教授跳楼谁负责? 精选

已有 16812 次阅读 2012-5-3 08:55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教授

    每年4月是研究生提交论文的时间;每年5月是研究生答辩的季节。这两个月也是导师最为紧张和上火的时间。一方面是来自上级的通知,提防学生的意外和想不开,注意“和谐”;一方面是导师看着学生提交的论文,心里不时暗自坠泪,着力润色和修改。我在几年前曾经遇到过一个从二三流大学保送过来的学生,毕业时以没有搬抄他给自己写的评语,而直言面对我,声称我是逼他跳楼。我那时也是年青火壮,想当然认为你跳楼与我屁关系,不行就是不行,你有何能力让我违心做事。尽管最后我接收教育处和所长的规劝和说服教育,但那都是不忍看好友在那教育处长位置的艰辛和所长的苦心,心中明白也就放水,无非是给学生打打工,写篇文章让他毕业拿到学位罢了。经过了这几年的苦熬和冷眼看各处有关学生的消息和帖子,不时有疑问,社会想当然地认为学生是弱势群体,出了事情导师就应该有责任。可我想问的是,人们从来思考过没有,导师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一个活生生的人,教授跳楼谁负责?
    我在美国做研究时时也接触了许多美国的研究生,他们中的许多都想当然地认为导师的“baby-sitting”式教育令他们生厌。反观国内,一个读了几年研究生和已经具有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不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事情,而把那种极端方式强加在导师的身上,不知道是认为导师的好欺负还是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就是弱者,你不给我想要的你也得给。长期如此,国家怎么能够拥有真真为国家出力的未来栋梁之才。我私下从心底里,同情的只有那些生活在底层没有赋予过机会的人,而对于研究生,则是上天给了你机会,你自己没有抓住奔向更为广阔天地的机会,能怨谁呢?谁都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叶浮萍或一颗沙粒,谁都在努力艰辛地寻找自己的合适位置,凭什么弱者就能以弱者所谓的强势方式,不用艰辛的劳动就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我自己清楚地记得,我在地质队工作出野外时遇到生死抉择的那刻,耳畔还不时想起同伴的哭泣声。尽管最后活着回来不敢对人言经历过的风险,同伴也悄悄溜号换了工作,但那刻给予我的启示就是冷静思考和为生存的努力。所以,我从未怨过各3年半的硕士和博士求学经历,从来都是以感恩的心态接收导师的苛刻教诲。之后的四处游学也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在默默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在的研究生既然拥有自己的年青实力,又有什么不可学和不能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去获得呢?导师都需要不断的努力学习充实自己,何况学生呢?
    成为教授或研究员的路途上本来就险恶四伏,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在人心彼此间的斗争上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作为研究生的那一刻,学生就应该感谢导师给了自己向上的机会而不是未来彼此间的怨念。导师本来就过的非常辛苦,在中国当下的科研环境中,无背景和关系的导师得来的每一笔经费不都是含有导师的血和泪,甚至是屈辱。但在学生面前导师能告诉学生什么呢?只有高兴地告诉学生,你们下一年的研究津贴又有了保证。在这层面上,学生是受益者,又有什么成为不努力学习和工作的客观和主观理由呢?研究生因为自己的原因甘愿成为让人鄙视的弱者,继而以弱者的强势方式去胁迫导师,那么也就不妨问问自己,导师或那些教授跳楼,又有谁负责呢?如果人心真的都是肉长的。
    感悟于科学网上的一些博客news。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3189-566341.html

上一篇:教授应该把自己当回事

102 刘进平 曹聪 许培扬 胡瑞祥 李志俊 曾荣昌 肖海 马英 贾利军 陈永金 李宇斌 苗宪广 丁国盛 陈安 李学宽 唐常杰 安海龙 张伟 肖重发 尤明庆 徐绍辉 马仁锋 谢志强 张玉秀 郑波尽 方晓汾 夏鹭 王善勇 徐耀 刘旭霞 喻海良 薛海斌 仇文利 曹建军 张骥 路志群 解官宝 迟菲 王承志 柏延臣 王红磊 陶凯 高清松 朱鸿鹄 潘学峰 郭宁 钱磊 梁进 刘凡丰 赵增典 刘鹏飞 杨正瓴 姜宏斌 张鹏 孔梅 石磊 苏力宏 黄宁燕 赵斌 曹俊兴 徐东 逄焕东 曹广福 王恪铭 刘宏 方跃文 吴锦宇 肖振亚 胡自民 王枫 娄开阳 佟冬 鲁雄 杨秀海 徐长庆 赵凤光 尚松浩 陈学雷 王学庆 qinmingyan loseedeng stexplorer wdping119 congda ddsers zhujia zhongmiaozhimen shawn2008 tianyuthu Weater1 iamtalent lingling101 schist vaccum kaicn juaner_xm 笑傲江湖 seanhhu jinlin284210 GuaNan cmhuang vangu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7 23: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